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蟲林鎮2:守護者 下> 49

49

  「快跑,薇嘉.简!」戴夫尖叫。

  我感觉他就在我身旁,拉扯我的臂膀,但我没在看他。我在火焰山熊熊燃烧的劈啪烈焰声外,可以听到勒克兰迅速冲下山边,狂吼着要我们跟着他快跑。

  我用眼角余光瞥见佩特菈跪下来,低头等待结局。我脚旁是哈利二号,牠在和我做相同的事—瞪着燃烧的死神朝我们直冲而来。

  我看着魔杖,我知道,尽管它法力强大,却对此无可奈何。阿苏特嘴里喷出的火焰山几乎瓦解我的咒盾,而现在冲过来的是百万倍强大的力量。我的洪水咒语在面对火焰时只能幻化成一片蒙蒙迷雾。

  我有戴斯汀缠绕腰部,但我无法将我们飞高到足以逃离火焰。我继续观看时,发生了最不可思议的事。

  我的恐慌止歇,恢复平和的镇定。我不知道那是否只是出自领悟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的认命,还是另外一种全然不同的感情。

  戴夫试图将我拉开,我的脚却似乎像在这里深深生了根。

  这是我的最后战役。我会死在这,或者,我会在此存活下来。非生即死。我了然于心。

  我伸手探入斗篷口袋,掏出芬恩。我不知道怎么会想到它,因为此时有千头万绪闪过脑海。

  我已经将芬恩重新打结。我低头看着它,不确定我一旦采取下一步后,会发生什么事。

  我打开芬恩的第一个结。

  火墙冲上阿苏特的小屋,瞬间蒸发成水气和雾霭。

  我打开芬恩的第二个结。

  火墙撞上阿苏特,整整百呎高的汉子剎时消失无踪。

  现在,我们即将被火化。

  「薇嘉!」戴夫尖叫。

  但我没在听。

  我正看着死神以极快速度和猛烈力道朝我们冲过来。

  我打开芬恩的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结。它是唯一以前没被打开的结。当我的手指放开已经重获自由的绳子时,我不确定哪个较糟:火焰,或我刚释放的力量。

  我被猛然直直抛入空中,力道强劲,我可以感觉到我的肺部塌陷,头晕目眩,衣服几乎被扯离身体。芬恩从我紧握的手中扭开,呼啸的狂风像滚滚巨浪般向外迸射,猛烈地推着我前进。

  强风以剧烈力道撞上强大的火焰墙壁,力道大到我不认为有东西能存活下来。如果我还困在地面,我确定自己会在剧烈的撞击力量下分解粉碎。

  巨风以强大威力横扫过我刚才的所在地,我得闭上眼睛。我害怕我的心智无法接纳所见到的景象。倘若我不停止观看,我的脑袋会因此爆炸。

  但我终究得张开眼睛。我往下看,凝止不动。不只是树木弯腰,石头被压扁,火焰全都熄灭。

  所有这些事情真的都发生了。

  但其他事也发生了。

  整座蓝山消失不见,它现在平坦得宛如我的手掌,什么也不剩。火焰不但熄灭,甚至连一缕烟雾都没留下,空气异常清澈。

  我鸟瞰这景象,因为我在几乎一哩高处。那和戴斯汀无关,我会知道这点是因为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在高空中。戴夫、勒克兰、佩特菈和哈利二号。我们全部悬挂在空中,彷佛有条从上端凭空出现的绳子滑下来绑住我们,我们的包包飘浮在身旁。

  芬恩第三个结的力量横扫之处,所有事物都消逝。就我们视线所及,前方一片虚无。就像是有人卷起第五圈,将它带走。

  然后,狂风像来时般一眨眼就离开我们。

  我们开始迅速坠落,彷若从天而降的绳子突然被割断。

  我坦承,我在观看下面的每样东西消失时恍惚出神。但现在,就在我们快坠地而死时,我立刻回过神来。

  我在空中翻身,射向左边,抓住哈利二号,将牠系紧。其他人在我下方,坠落速度很快。我将头朝下,冲向戴夫,他离我最近。

  我指着魔杖大叫:「套绳。」

  我将他绑住,接着立即冲向佩特菈,如法炮制。现在只剩勒克兰要救。我在半空转身,加速朝他飞去。

  我飞近时,眼角余光瞄到它。

  火焰闪电。怎么可能?我转身。

  阿苏特从平坦的地面起身。我无法了解,他如何幸存过火焰之墙和芬恩的第三个结。他遍体鳞伤,几乎体无完肤,尽管他仍旧是个巨人,却不再有火焰缠身。他现在只是个烧焦的废墟。

  但他还残留一些火焰,他将火焰猛然丢向我们。

  我大吼:「格挡!」

  火焰闪电击中我的咒盾,爆炸开来。接着我将魔杖指着阿苏特说:「攻击!」

  阿苏特立即炸成碎片,消逝无踪。

  那时,我听到尖叫,转回身子。

  我刚好及时看见手脚慌乱挥舞的勒克兰撞击地面,发出轰然巨响。

  然后他躺着没有动弹。

  我的身体直指向下,疾飞向泥地,降落的撞击力道如此之大,我们全都在地上翻滚。我胸前仍旧系着哈利二号,但我拔腿狂奔,在其他人重新站起恢复平衡前,就赶到勒克兰身边。

  我在他身旁跪下。他看起来撞得很惨,但一息尚存。

  他抬头看我,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们做得很好,不是吗?」他喃喃嘟哝。

  我的双手在口袋里拚命搜寻阿德石。

  「撑着点,勒克兰。」

  「做得很好。」他低语。

  我找到石头,挥舞过他。「你不会有事的。」

  「做得……嗯……」他缓缓闭上眼睛。

  我想着美好事物,最美好的事物。我不断将石头挥舞过他的残破身躯。我不断重复,戴夫和佩特菈跑过来,跪在我们身旁。

  「勒克兰!」惊愕万分的佩特菈说。

  「你不会有事的,我有阿德石。」我反嘴。

  戴夫低头看着勒克兰,然后抓住我肩膀。「薇嘉.简。」

  「你不会有事的。」我说,眼泪开始滴答滴答流下我的脸庞。

  「薇嘉.简。」他轻声说。

  「你不会……你不会……阿德石。」

  美好事物,薇嘉。勒克兰,你不会有事的,就快好了。

  我没看见佩特菈伸手去合上勒克兰的眼睛。

  我没看见戴夫从我手中取走阿德石。

  我没看见哈利二号趴在勒克兰旁边,用鼻子推他的手。我没看见这些,因为我闭上眼睛。我闭上眼睛,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再保持眼睛睁开一秒,我将永远无法离开这地方,我会当场死在这里。

  就在勒克兰旁边。刚死的他旁边。

  阿德石无法起死回生。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我感觉戴夫温柔地扶我起身,将我转离尸体。

  「我们会处理一切,薇嘉.简。没事了。」

  我走远些,坐在地上,背对着他们。他们在地上挖洞,将勒克兰放进去。哈利二号坐在我旁边。牠用鼻子推推我的手,但我第一次没有轻柔地拍拍牠。

  每个人都警告过我的牺牲,刚以我们其中一人丧命的形式成真。在此,死亡无处不在,但我们总是千钧一发地逃过它的魔爪。我早就知道,我们全体安全穿越魁格的机率是微乎其微。阿丝崔雅告诉过我,但她其实不需要提醒我。

  我认识勒克兰不是很久,但我觉得已经够久了。

  他的丧命残酷地啃噬着我,就像这样的失去总是带给人的巨恸一般。

  当最后一把泥土覆盖他的尸体时,戴夫和佩特菈加入我。

  「埋好了,」戴夫安静地说:「埋好了。」

  我终于睁开双眼,抬头看他。他的脸庞爬满眼泪。我看着佩特菈,她也一样。

  我回头看那个泥冢,起身走到那边,低头默默看着。我指着魔杖,一块焦黑的木头向前飞过来,插在泥冢跟前。我将魔杖当成墨棒,在木头上写下碑文。

  勒克兰.赛普瑞斯静躺在此,到最后一刻都忠心耿耿。

  然后我下咒,让咒盾掩盖泥冢,保护他安葬之所安全无虞。

  我转身凝望前方。不再有山峦阻挡,我们的前路现在相当直截了当。尽管这里的事物永远不可能像它外表看起来那般单纯,不是吗?在此处绝不会如此简单。

  我从地上捡起掉落的包包,背着它。

  我经过戴夫、佩特菈和哈利二号。

  我已然改变,与以往有所不同。我从身体的每个毛细孔都可以感觉到这分改变。我曾是位不情不愿、迟疑、怀疑自己能力的领袖。后来,我变得更有自信,得到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因为索恩和那些圈。现在,一件事发生了。一件惨烈的灾难。

  我带领的人之一,他信任我会带着他安全穿越魁格,现在他静静地躺着死去。是的,我已改变,永远改变。

  我手握魔杖,再度领路。

  直到尽头。

  直到该死、该死的尽头。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