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蟲林鎮2:守護者 下> 48

48

  我们行过五哩几乎呈垂直状态的路,直到精疲力尽,无法再举起手臂和腿。我们在一片小高原上扎营,在那可俯瞰魁格景观,或说魁格该有的景观。

  我转身看我们来时的路。在此地时,我从未真的回首眺望,我总是专注于前方。

  但即使仍在白光,后面除了黑暗外,什么也没有。那就像在毫无星光的夜晚,瞪视穹苍。什么也没。我不由得打个冷颤。

  我望向戴夫,他正帮佩特菈做饭。他们都在此留下伤疤,戴夫的手臂和佩特菈的手。毫无疑问,他们的心灵也早已千疮百孔,如同我的。我观察着他们,心里传来阵阵嫉妒的刺痛。他们状若合作无间,能读透对方心思。

  我们沉默地用餐喝水,彷佛那场灵魂攫者之役夺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我们正试图弄懂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勒克兰漫不经心地抚摸受伤的脸。戴夫卷起袖子检查烧伤的手臂。但当我望向佩特菈时,她只是专心地盯着她的魔杖,神情好像她以前从未见过它似的。我知道她的感觉。妳手里的魔杖担负着期望和某种重责大任,后者沉甸甸地压在心头,重量几乎等同于我们在攀爬的蓝山数吨。

  佩特菈轮第一班守卫,戴夫和勒克兰先就寝。我跟着佩特菈到岗位周边。

  我瞥瞥她的魔杖,决定有话直说。我是个非常实际的沃葛。「妳知道多少咒语?」我率直地问。

  她似乎大吃一惊,但我咄咄逼问。我们没有时间拐弯抹角。「妳显然不是第一次用死咒语,」我说:「而其他妳用的咒语,尽管是我先说出,但妳的魔杖挥舞动作非常到位。所以妳知道多少咒语?告诉我,这很重要。」

  那就像我试图算清我们全体还剩多少发摩他枪子弹可以对敌人发射。我清楚第五圈会很艰困,我毫无能轻易闯关的幻觉。我曾仰赖佩特菈的魔法能力逃离灵魂攫者,我知道将来还会需要她和她的法力。

  她尖声说:「那重要吗?我无法从狼人手里救出我家人,不是吗?」

  我指着嵌在她魔杖底端的指甲碎片。「那是妳叔叔的指甲,对吧?这不是他的魔杖,而他特地制造来留给妳的,对不对?这是妳的魔杖。」

  她用过我的魔杖大开杀戒却因此受伤。从她以纯熟技术轻易挥舞魔杖的情况看来,我知道她以前显然用过它。

  她低头看着魔杖,将它握得更紧。「要是真的如此,那又怎样?」

  「所以,妳懂多少咒语?」

  「几个,比我们用过的还多几个。他原本想教我更多,那晚狼人来袭时,我们不在,跑去取水。一只嘎姆攻击我们,杀了他。」她恶狠狠地瞪着我。「我随即杀了牠。那是我第一次用死亡咒语,我叔叔告诉我,我得有那股感觉—」

  「更胜于仇恨或憎恶的感觉,而且妳身心的每吋得都有那种感觉?」

  她静静点头。

  我认为我们俩都因嘎姆而失去挚爱这点很值得玩味,她失去叔叔,我则失去我的第一只狗,还有我们第一次用死亡咒语,对象都是嘎姆。

  她看着我的魔杖。「妳能做的比我多很多。」

  「嗯,我接受过适当训练。」我说,仔细观察她的反应。

  「妳能给我适当训练吗?」她热切地说。

  我早在期待这个要求,但我仍不确定该如何回答。

  我看着远方。「将妳的魔杖指向那边。妳以前听过我用放大这个咒语。」我示范她如何适当挥舞魔杖。

  她拿好魔杖。

  「集中妳的心灵、肉体和精神,」我说:「让那股结合的精力流过魔杖。」该死,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阿丝崔雅.普莱。

  佩特菈在我指导下照办,但头三次都失败。尽管如此,她并没有像我刚尝试时那样变得挫折沮丧。她问更多问题,我则给更多答案,而在她试第六次时,几哩远的地貌变得就在我们面前几吋而已。

  她望着我微笑,满脸胜利。我回报以微笑,尽管没她的那般热忱,然后我们一起凝望着我们隔光会面对的景观。

  「那袅袅上升的是烟吗?」她说。

  我瞇起眼睛好看得更清楚,其实我不必这么做。那景象就在我眼前。虽然如此,那幅景象里仍旧有地方扭曲变形,难以辨识细节。或许佩特菈没有精准正确地施展咒语。

  「看起来是。」我指指一处地方。「那可能是烟雾升起的小烟囱。」

  「所以有人住在那吗?」她说,声音里带着疑惑和忧虑。

  我非常了解她的问题,因为谁会想住在第五圈?

  「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答案。」我突然有个点子,我说:「或许我们可以不用攀登这座山,或许我们可以飞到山巅。」

  「我记得妳说过那不可能。」

  「现在可能可以了。」

  「妳为何那么觉得?」

  「有人曾告诉我,在这任何事都有可能。」

  我转身要离开她,但又止步。

  「佩特菈。妳叔叔曾和妳提过马拉顿吗?」

  我想看到她最先闪过的真实表情。

  「没有。」她说:「马拉顿是什么意思?」

  「算了,那不重要。」

  隔天我们收拾包包,我将哈利二号系入套具内。鉴于上次发生的事,我不准备将他们一一送过去。就我所知,还有像灵魂攫者这样的人潜伏在四周。我们要集体行动,共生或共死,不要落单。永远不要。

  我们像上次般彼此牵着手。我纵身一跳,我们笨拙地冲上天际。佩特菈在最后,空出来的手握着魔杖。

  我们往上窜升,我得承认,从高空看到的景观令人屏息。接近后,那座山比远看时更蓝。山有部分覆盖着繁茂树叶,但其他地方则是裸石,不知为何,显然没有生长任何植物。

  到目前为止,没有黝暗阴云聚积,空气平静。我低头看着下方,再次看到佩特菈和我用放大咒语看到的袅袅烟柱。从高处这里,我可以辨识更多细节。我们先前看到的简陋小屋很小,整座以蓝石砌成。我向前弯着头,我们向下飞低。现在我可以看见森林间的一片蓝色泥地。然后我看见他。

  他是个小个头男性,慢慢跋涉过泥地,朝小屋而去,怀里抱着一堆几乎和他一样高的柴薪。这应该是那道烟柱的柴薪。他穿着老旧粗硬长裤、格子衬衫和—我更向下俯冲时可以清楚辨识—戴着有点歪向一边的尖顶红色无边帽。

  我没想到会在第五圈碰到任何生物,我以为我们只要直接飞到山巅即可。

  这想法一闪而过,暴风雨陡然哗啦啦骤降,我几乎没时间来得及再吸口气。佩特菈尖叫,勒克兰在天光之矛于侧边劈啪打下时惊恐大喊,它们打得如此之近,我以为它们一定会刺穿我们。雷电力道很大,我们在空中翻滚。我感觉握住戴夫的手松开,然后另一声尖叫让我再度震动,连忙握紧。

  我往下看,看见佩特菈朝下翻滚。

  勒克兰抬头瞪着我,脸上一片惊慌。「她……她的手就那么松开。」

  刚是他尖叫,而不是她。

  「撑住!」我大吼。

  我俯冲而下,戴夫挂在我肩头,以致于我的肩膀用力过猛,我还以为那条手臂会自躯体断裂。

  我眼见无法及时抓到她,但我不用如此做。我指着魔杖说:「套绳。」

  薄薄光芒从魔杖顶端爆裂而出,绕住佩特菈的手腕,我将魔杖往上提,佩特菈往上冲向我们。

  「勒克兰,抓住她的脚。」

  他照办,也抓紧了。

  「我想她失去知觉了,」他大喊:「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她还在呼吸吗?」我狂叫。我第一个念头是她被天光之矛击中。

  「我……不知道。我想是吧。」

  我将头瞄准下方,暴风雨在我们四周肆虐。我们比我预期的还要用力撞上地面,但我立即起身,跪在佩特菈旁边。她仰躺着,眼睛紧闭,五官痛苦地扭曲。

  「佩特菈、佩特菈!」

  我用魔杖打她的脸。

  她的眼睛啪地张开,慌乱地环顾四望。「什么?在哪?妳?」

  「妳受伤了吗?」

  我快速审视她全身,没看到明显伤口。我的眼光转回她的眼睛,戴夫和勒克兰从我肩膀后头探头看,表情忧心忡忡。

  我说:「妳差点死掉,我们及时抓住妳。」

  她慢慢起身,碰碰额头。「我……我猜我昏过去了。我最后记得的事是……」

  「哈啰?」

  我们全都倏地转身,瞪着刚刚讲话的人。

  他就是那位头戴尖顶红帽的小个儿男性。我们降落在他的小屋附近。我扫视周遭,看见小屋和烟柱离我们不到十八公尺远。

  「你是谁?」我问道。他以柔和的棕褐色眼眸和非常友善的表情看着我,我立刻警戒起来。友善在此并不存在,我很清楚那点。狡猾和杀人不眨眼,绝不会有友善。

  「我叫穆思培的阿苏特。」他说,他的声音尖细,吱吱作响。

  「穆思培?」我说:「那是这地方的地名吗?」

  「我叫这里穆思培。」阿苏特说,他的身高不及我的腰。他的确像虫林镇的伊昂一样娇小,尽管他的皮肤很红。

  「你在这里做什么?」戴夫问。

  「我砍柴,维持火燃烧旺盛。」

  「天气很温暖,」我说:「你真的需要火吗?」

  「我总是需要炉火,」阿苏特回答:「你们需要食物或水吗?」

  我们彼此面面相觑。暴风雨在我们降落地面时消失,我想继续走,我知道我们现在应该步行上山了。

  我说:「那会很好,谢谢你。」

  阿苏特转身,我对其他人比个手势,要他们保持警戒。那家伙也许无害,但话说回来,你永远说不准。

  我们走经过一堆非常巨大的柴薪,木头全切砍得很整齐。阿苏特怀里堆着高高一堆、摇摇欲坠的木柴,领着我们走进小屋。

  小屋从外面看起来很娇小朴实,里面看起来也一样。墙壁简单以石头砌成,石头外面是屋子外面,背面就是里面。地板骯脏,家具只有一张椅子和桌子。整个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是石砌壁炉,占据一整面墙,从地板到天花板。

  我们一进去屋里,里面炙热难耐,我开始浑身冒汗,炉火燃烧猛烈,奔腾的明亮火焰刺眼,我得用手遮蔽双眼才能直视。

  我看着其他人,发现他们也有相同反应。我朝熊熊烈焰迈进一步时,得马上后退,因为实在太过炙热。但阿苏特毫不受影响地直直走到壁炉前,将那堆柴放上去。火焰立刻窜升十呎高,似乎威胁着要逃离壁炉的桎梏。

  该死,我想,他都离火焰那么近,难怪他皮肤那么红。

  阿苏特转身面对我们说:「食物和水?」

  他指指桌上,我们赫然看见食物和水出现,只不过食物都烧得焦黑。当我走过去拿起一杯水时,我失手掉落,因为金属杯滚烫,而杯内注满沸水。

  阿苏特似乎没注意到这点。他返回外面,又拿着另一堆柴火回来。他将柴火丢入壁炉,火焰跳跃得更高。

  我看看其他人,看见他们的脸神变得更忧虑。戴夫指着门。

  「嗯,谢谢你,阿苏特,我们现在该上路了。」我说。

  他转身看我。「上路?去哪?」

  我还来不及阻止,勒克兰就开口:「上山离开这鬼地方,就是这样。」

  我的身体剎时僵住,因为我可以感觉到紧张气氛升高。就像我在虫林镇都轮大会上和拉登.托斯对决时一样。一种紧张氛围,一种力量迅速堆积、升高。

  「快跑!」我凭本能尖叫,冲向门。

  阿苏特个头不再娇小。事实上,他的身躯迅速胀大,冲破小屋屋顶,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他身躯巨大,有着长长的头发和长及腰际的胡须。原本只是红通通的阿苏特此时通体燃烧,那些是真正的火焰,他的胡须在胸膛前着火,头发也一样。

  我们冲向屋外。我们回头看,阿苏特已经长到一百呎高。他的下一个动作让我的肺部陡然停顿。他伸手到地面,抓住某种似乎埋在泥地里的金属东西。

  他将它拉出时,我们看到那是一把燃烧的利剑,剑长达阿苏特身高的一半。他转身看着我们,那真是一幅可怕景象。他的脸单纯是一团熊熊火焰。他张开嘴,冒出的尖叫足以融化铁。

  好在,我已恢复镇定,急忙大叫:「格挡!」

  火焰正中咒盾,幸好咒语发挥功效。咒盾转为白热,尽管我远在二十呎外,还是可以感觉到它发出的热度和高温。

  我的胜利很短暂。

  阿苏特转身,举起剑,用力劈砍身后的地面,恐怖至极。火苗击中地面,接着火焰窜高至空中一百呎处。

  我们惊骇地观看着,熊熊火焰直接延烧到山的正面,一路点燃所有东西,移动的速度愈来愈快。它从我们所在地一路延烧到蓝山山巅的速度如此之快,我开始感到晕头转向,喘不过气。

  然后它就这么发生了。

  蓝山山巅猛然爆炸开来,摇撼剧烈,我从未见过那么强烈的力量。尽管我们离它有好几哩远,那个力道还是将我们全抛入空中,然后咚咚掉落地面不断翻滚。地面现在起伏不定,向下倾斜,宛如一艘在暴风肆虐的海上小舟。

  我们最后停止翻滚,抬头往上看时,整座山烈焰缠绕,一道火墙沿着长长的山坡直冲而下,朝我们迎面扑来。火墙有一千呎高,好几哩宽,火势势不可挡,凶猛地朝我们冲过来。

  第五圈刚才赢了。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