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混血之裔3 : 永恆> 26

26

  我从地穴底下爬出来,外面烟消雾散,轮番射击的枪声终于止息,当我俯视花园四周,发现受困在封印猎人与堕落天使之间的纯种吸血鬼大都奄奄一息,濒临死亡边缘。

  有些纯血像瓷器般当场爆裂、粉身碎骨,其馀的则是起火燃烧,冒出白色火光,瞬间融化、变成一滩泥泞的水坑。纯种吸血鬼的残骸跟灰烬漫天飞扬,炸开的吸血鬼的体液甚至溅向四面八方,就像鑽到油井一样,连花园边缘红色、白色的玫瑰都受到波及、染上污黑。

  堕落天使的歌声逐渐归于寂静,侥倖存活的第二代吸血鬼宛如大梦初醒,即便能够移动,也是步履蹒跚,走得跌跌撞撞。堕落天使的队伍随即解散,从悬崖边缘一跃而下、投进河裡,再度出现的时候,似乎载浮载沉,本来微微发出蓝绿色光芒的双脚幻化成了鱼鳍,为了躲避任尼波和纯种吸血鬼的追击,他们在水裡藏匿了几千年,已然演化成海中生物,就是几世纪以来,人类口耳相传的传奇美人鱼。

  老橡树后面传来艾欧娜的尖叫,立刻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疾步衝向加百列、艾欧娜跟乔纳所在的地方,看到他们跟任尼波释放出来的最后一批第二代吸血鬼缠斗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

  复原的乔纳虽是凡人,却依然挂著特有的招牌笑容,一脸傲慢、笑嘻嘻地击退围绕他的恶魔,他这回用的是现学现卖的银制武器,肩膀挂著十字弓,反手挥出刺刀的模样,彷彿他是杀戮恶魔的专家一样,让我忍不住纳闷是不是菲南亲自指导他操弄武器的技巧。该不会就在我离开的这一年当中,这两个人化干戈为玉帛,变成结盟的好朋友。

  攻击加百列的恶魔佔了上风,独特的黑手套让我认出了对方的身分——汉诺拉的伴侣。牠已经连续好几次试图夺走加百列的性命。

  右手边是乔纳,左侧是加百列,两人都在缠斗,同时需要帮忙,我左右为难,眼前只能帮一位,就看我怎麽抉择。

  乍看之下,加百列的处境比较紧急,生命危在旦夕,我正要衝过去帮忙,眼角馀光却瞥见攻击乔纳的吸血鬼陡然扑向他的肩膀,双手掐住咽喉不放。

  听到乔纳近乎窒息的声音,我出于直觉地衝了过去。我的撞击力道极大,地面直接被撞穿,吸血鬼陷了进去。

  位于左侧的艾欧娜扑向攻击加百列的吸血鬼,一面举起削尖的木桩,对方正揪住加百列的衣领,已然料中她的行动,抢在她衝过来之前,伸出一隻脚,绊了艾欧娜一腿,害她重摔在地上,鲜血从耳朵后面流了出来,加百列大叫她的名字。

  乔纳弯腰驼背,双手放在膝上,不停地喘气,等他抬起头时,已经不见我的踪影。我立即衝去支援加百列。

  吸血鬼率先一步、抢在加百列之前抓住了削尖的木桩,一心要致他于死,毫不顾忌我在背后。

  牠火速举起木桩插进加百列的胸口,鲜血从他的嘴巴狂喷而出,身体不停地抽搐。

  我听到自己在尖叫。

  我飞身扑向吸血鬼,掐住对方的咽喉,牠对我吐了口口水,就在我收拢手指、用力掐紧牠咽喉的时候,牠的肌肤逐渐温暖,当下我就知道是怎麽一回事。虽然在那一瞬间,我是多麽希望不要发生这样的事,好让我可以以暴制暴,把牠折磨致死。

  我的五脏六腑好像整个被掏空,感觉无比空虚,内心的破洞越来越大,变成阴鬱黑暗的所在,让我可以躲进去逃避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

  为什麽牠可以活命,而加百列却要横死在这裡?

  我的片刻犹豫让吸血鬼有时间眨眼睛,血红眼珠中的凶光逐渐黯淡,变成清澈的绿。

  身下的吸血鬼再度回复成人类,我气愤地啜泣,留下哀怨憎恨的泪水,虹膜裡的黑点往外扩散膨胀,使我眼前看到的就是一片墨黑,但是我的手指头依旧感觉得到对方跳动的脉搏。

  我大声哀号,只能鬆开双手。

  浅促的呼吸声就像奋力喘息的加百列一样急促、艰难。

  我不想转身。

  也不要他死去。

  但我终究转过头去看他,这是他的最后一口气。

  我停住脚步,艾欧娜手脚并用地爬到加百列身边,倾身靠近他的胸口,一声声哀求他不要走。加百列虚弱地举起手,隔著艾欧娜的肩膀和我相视一眼,犹豫不决地伸手抚摸她的脸颊。

  加百列看著我的眼睛,用尽最后一口气低声呢喃。

  他的手臂变得虚软无力,垂落的瞬间被艾欧娜紧紧抓住。

  加百列躺卧的地方,地上的落叶随风扬起,在空中飘盪旋绕,飞散到逐渐褪去的橘红色光晕裡面。

  当我举步经过艾欧娜旁边时,双脚几乎无力支撑身体的重量,我摇摇晃晃地走到悬崖边缘,俯瞰底下的河水。

  看起来如此沉默。

  安静不动。

  艾欧娜的啜泣声逐渐停息,开始张口唱歌。我了解她的心意,她试著联繫加百列,用歌声把思念传给她心所爱的、但刚刚失去的人。

  我知道这首歌,它的曲调跟加百列和我曾经合唱过的一模一样——那首歌是他跟我之间的联繫。

  虽然艾欧娜唱的是《丹尼男孩》的歌词,这是现代重新改写过的版本,然而还是同一首歌——这首民谣把她和她所爱的人圈在一起。

  加百列向来相信命中注定,我一直提醒他不要再寻找徵兆,应该倾听内心的声音。无论加百列现在身在何处,他终于听见了。

  艾欧娜从加百列的胸口抬起头来,脖子上挂的是我的水晶,依旧镶在加百列送我的指环上,这时垂在胸前的坠子开始发光,就像微小闪烁的星光,光芒伸向加百列的鼻尖和嘴巴,跟渐次褪去的极光馀晖像不同色的缎带一样捻在一起,闪烁的水晶光辉缠绕加百列全身上下,把他重新组装,打包成世上最珍贵的礼物送给艾欧娜。

  加百列失去光芒的蓝眸再次恢复生机,湛蓝的眼珠清澈明亮,一道光笼罩在他们身上,即便我盯著他看,这回,加百列却选择凝视艾欧娜。

  他坐起身,一隻手仍然被艾欧娜紧紧握住,他把手举到唇边,亲吻她的手指头。

  她救回了加百列,这是我做不到的事。

  让他不再堕落。

  他不再是我的天使,从今以后只属于她。

  雨势停歇,树叶摇晃摆盪,剩馀的家人一个个爬上山坡会合,包括布鲁克、佛格、还有菲南,他的手臂环住卡麦伦的肩膀。

  卡麦伦。

  当我环顾四面八方,每一位大难不死、倖存下来的第二代吸血鬼都恢复成凡人的模样,这让我想起梅拉奇的理论,他说只要任尼波死去,经牠一手建立的骨牌屋就会跟著倒塌,果然是这样。

  我的思绪率先转到乔纳身上。

  他的纯种吸血鬼主人一死,按著因果关係,艾莫瑞这一系的吸血鬼都应该变回人类,只不过艾莫瑞消灭之后不到几分钟,乔纳就坠入第三度空间,时间的扭曲延缓毒液脱离他肉体的过程,等毒液终于消逝的时候,不只是乔纳,也影响了被乔纳创造出来的吸血鬼——布鲁克,等她也恢复了人性之后,被她所感染的佛格也跟著解脱束缚。

  任尼波的末日导致牠注入在大天使身上的毒液随之蒸发,只是沦落在黑暗世界的时间太久,他们已经没办法回复原来的形体,偏偏又不像人类,可以生活在灰色地带,大天使们灵魂的生成和存在都处于纯粹光明的状态,因此每一位质变成纯种吸血鬼的大天使都逃不过死劫。

  然而他们的死带来人类的解放,使被转化的人类得以恢复自由。

  我的指甲掐入手掌心。我也受到了任尼波毒液的感染,并且同时拥有天使的身分,但我依旧站在这裡,活得好好的。

  陡然有一股刺痛的感觉。

  红色液体从手指间渗出来。

  我在流血。

  就在极近的距离,蓝色蝴蝶脱离了我的表皮,停驻在鼻尖,接著伸展翅膀、凌空飞去。

  我跟乔纳一样,一路以来做了许多抉择,即便在似乎不像有选择的地方,也是一个选择的过程,当我决定接受并拥抱灰色的灵魂时,我认为自己是超人,而此时此刻,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

  我终于容许自己直视乔纳的眼睛,我们目光胶著在一起。

  我活下来了。

  乔纳和我都是凡人。

  本来我要用自己的命换回乔纳的人生,但是艾密特说宇宙的结构已经被扯得支离破碎,必须由我把它缝合在一起,原来这就是我要偿还的代价,并不是我一开始以为的要拿命来交易。

  我有自由意志。

  艾密特留了诸多的徵兆和隐藏的讯息给我……如果我注定要死在悬崖,他又何必给我那些警告?作用和反作用,艾密特说道,有因必有果,这是自由意志运行的本质。

  现在发生的事将交由我来决定。

  或许乔纳和我可以拥有童话般的未来,或许经过努力,我可以得到乔纳的三字箴言。

  就在几乎被连根拔起的老橡树弯曲的枝枒底下,乔纳移动步伐,来到洞穴上方,定定凝视著我。

  等等。

  我记得这个。

  我再次环顾四周,放眼所见只看到家人,他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橡树底下,当我正要迈步走去乔纳身边时,肩膀后传来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我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对右方,没有看到预期中的机器人杀手,只看到面容憔悴的达文,他脚步踉跄、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双手握拳靠近胸前。

  我放鬆地吁了一口气。

  来回看了看我的家人跟达文。

  当下决定家人即使少了我,还可以活一阵子,于是我迳自走向达文。

  即使受了伤,至少达文还活著,如释重负地感觉立即取代了我心底的恐惧,他露出苦笑,似乎非常感谢能够看到我。他用我一贯熟悉的姿态,慢慢地走近我,然后举起双手,与我十指相握。

  他用力握住我的手,某种尖锐的物品刺入我的掌心。

  针尖轻而易举地穿透了皮肤。

  我低头一看,针筒末端突出于他的食指跟拇指之间,他按著注射筒,把热的暗物质推送到我的皮下。

  「达文,你做什麽?」

  他藉著交握的双手把我拉近胸口,在外人看来,这动作彷彿善意的拥抱。他凑近我的耳朵嘶哑地低语。

  「如果你错怪我们,难道我们不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他用我的话回敬。

  他的呼吸变得很沉重。「原来一直都是妳,把自己伪装成某种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他没有说下去,低声补了一句。「但妳掩饰不了那些印记。」

  达文指的是自从罗德韩死后、缠绕在我手臂上的刺青,图案看起来一定很像他在闭路电视影带上看到在法国谋杀他弟弟的纯种吸血鬼身上的印记。

  达文以为我是杀死艾略特的凶手。

  我用力吞嚥了一下才开口。

  「她……我……的确杀了某人,但那人的名字是布莱德里。」

  达文一脸鄙夷地哼了一声。「父亲常常囉哩囉嗦的强调家族姓氏非常重要……」

  他不许我动弹,手腕的血管发出嘶嘶的声响,噁心反胃的感觉越加强烈。

  「妳看到我的名片时,说了一句话,『你的名字也太长了。』显然妳没看到重点的那几个字。」

  我往后拉扯,这回他终于鬆手。

  「达文B.B.蒙莫雷西,」他停顿了一下。「艾略特的家族姓氏当然跟我一样,全名就是艾略特‧布莱德里——包利‧蒙莫雷西。他平常惯用中间名介绍自己。」

  整个世界似乎扭曲变形,达文玳瑁框眼镜的镜片裡反射出一幕幕影像。

  「你要去哪裡,孩子?」那是罗德韩的声音。

  在安列斯的穀仓裡,乔纳溜进加百列的办公室翻箱倒柜,站在名片架前方翻阅了半天,最后在标记加百列生意伙伴的姓名标籤「亚伯特‧布莱德里——包利‧蒙莫雷西」后面,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只有简单几个字「LE BARON20,利穆镇」,乔纳将俱乐部的资料键入手机,动作迅速无比,回头对罗德韩嚷嚷了一句。「我要出门。」

  在俱乐部的吧檯前面,布莱德里坐进旁边的高脚椅,主动搭讪。「我只是经过……顺便来看一眼,我父亲是这裡的老闆。」他瞄了一眼我脖子上的水晶。

  漆黑的夜色裡,唯一的照明是忽明忽暗的旧灯泡,布莱德里从口袋掏出尖刀,阴影中的女孩突然现身,一个过肩摔把布莱德里甩飞到夜店牆边,撕裂他的身体、尸首分离。

  「你确定要看?」

  父亲的手按著肩膀,达文坚定地点头,接过平板,四平八稳坐进壁炉旁边的扶手椅裡面,手肘抵住膝盖,按下播放键……

  达文脚步蹒跚地站了起来,看我悍然拒绝加百烈的安慰,我正沉浸在极度悲愤中,阴影中的女孩身上独有的刺青图案缠绕我的手臂,玷污本来白皙的皮肤,达文陡然睁大眼睛。

  世界的脚步慢了下来。

  暗物质朝著我的心脏而去,梅拉奇在第三度空间的设计,要顺时钟搅动暗物质,因为他跟达文都知道一件事:只要粒子相互碰撞,就会摧毁对方。

  感觉头好晕。

  达文退后一步,这时我才看见。

  圆圆的脑袋、绿色三角形眼睛的机器人、双手戴著黑色手套。

  神的名字是艾密特,显然死亡也不例外。

  他的名字叫马文21。

  机器人一直是一个警告性的徵兆,隐约指向达文,就在他衬衫上银河旅游指南的标记上方,綉了一个机器人公仔的图案。

  达文虽然心裡忿恨不已,但表情还是流露出了些许哀伤,他踌躇了一下,才默默转身离开。

  我举起手臂稳住身体。新的一天,黎明乍现,最后一道极光盘旋不去、环绕在我周遭。我从悬崖顶端俯瞰我的家人,即便滚烫的暗物质在血管裡面万马奔腾,我却全身冰冷。

  金色光晕环绕在加百列轮廓四周,衬著灰色背景越显得光芒万丈,我欣然微笑,静静看著这一幕。当他察觉眼前发生的事情,就算嘴角想弯也笑不出来,想起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爱与诸多回忆,他用眼神回应我的笑容。

  加百列伸手揽住艾欧娜的背,目光依然停驻在我脸上,他的下巴贴著她的太阳穴,直到这时候才移开他的目光。

  我的焦距转向菲南和卡麦伦,他们兄弟俩并肩站在那裡,背脊挺直,头垂得很低——严肃地对我表示敬意。

  布鲁克想要走过来,佛格扣住手腕硬是把她拉回去,她把脸庞埋在他的胸口,低声啜泣。

  最后我跟乔纳四目相对。

  我们差一点就成功了。

  就差一点。

  在回忆飞逝而过的瞬间,我感觉击鼓的声音配合著我的心跳,节奏一致。

  「对不起。」我用嘴型表达。

  为了我曾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也为了现在即将要离开乔纳,而深深感到抱歉。即使此时此刻的恐惧远远超过以前,我也不会因为任何因素而后悔爱上他。

  艾密特在此时蓦然出现,他慢慢走上前,身上的外衣亮得让人眼花撩乱,我这才领悟自己不再是摇摇晃晃地走在悬崖边缘,而是直坠而下,这时我轻声告诉他。

  「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接著我眼睛一眨,在灰色微光中看到了罗德韩。他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悄悄地飘到家人后方,然后他的嗓音就在我脑海中响起。

  「从来没有人做好预备,甜心。」

  我弯曲膝盖、闭上眼睛、双手平举,从悬崖掉了下去。

  在身体著地之前,一双结实的手环抱住我的腰,我睁开双眼看见乔纳。

  极度的黑暗在我的皮肤底下汹涌翻腾,我大声警告,要他离开。「快走!」

  乔纳现在变回了凡人,已经脱离黑暗,不再孤单。

  也不再需要我的陪伴。

  他把我的头髮塞在耳朵后面,轻声说道。「妳为我而活,现在让我为妳而死。」

  我哽咽得近乎窒息,泪水滂沱而下,他紧紧抱住我,用鼻尖磨蹭我的皮肤,抹去我的眼泪。

  我不停地抽气。「乔纳——」

  他摇摇头,低声说道。「别怕。」嘴角一弯,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低头吻我。

  炙热的暗物质在胸腔内相互碰撞,但我毫无所觉,一心一意倾听乔纳凑近耳朵低声的告白,他信守承诺,给了我今生最重要的那三个字,是我人生故事终了的时候真正配得的奖励。

  在那完美的瞬间,灵光一闪。

  瞭解了箇中深意。

  黎明时分、微光之中,我终于找到自己的定位。

  强光一闪,照亮天际,我们一起化身成无数美丽的蝴蝶。

  20 LE BARON,二○○四年于巴黎开幕的夜店,现在成了全球知名的连锁品牌。这裡只是借用名称。

  21 《银河旅游指南》一书中的机器人名字。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