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混血之裔3 : 永恆> 25

25

  脸朝下摔进土裡的时候,我依然紧紧抓住欧利菲尔的袍子,拉著他起身,他背后的翅膀完全伸展,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交汇口依然银光闪烁,裂口逐步缩小,我们从苹果树底下鑽出来,进入梅拉奇隐形的透明罩裡面。

  梅拉奇从门口的台阶一跃而下,匆匆跑过来,帽子飞落在地上。「孩子!」

  「水晶星际消失了。」我坦白告知。

  「拿开妳的手!」欧利菲尔试著把我甩开。

  我转而眺望著果园深处和邻近的土地,尽力运用受损的视力,大略数了一下,单在视力所及的范围内,至少有两百名以上的第二代吸血鬼佈署在这裡,看到任尼波预备这麽多的武力,让人深感苦恼,然而让我近乎窒息的不是这个因素,问题在天空,极光已然从第三度空间渗透、满溢出来,浸润地球,虽然血红色主要集中在它泼洒到的部分天空,但是橘红的微粒像薄雾似的浮悬在地平线边缘。

  「我离开多久?」我匆忙询问。

  「平静下来,孩子,才过了一年,妳及时赶了回来。」他回答得急促。

  「是你派她去水晶星际?」欧利菲尔控诉般地质问梅拉奇。

  「是的,兄弟,是我。」梅拉奇脱掉外套和毛衣,转动肩膀,放鬆身上的肌肉,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从肩胛骨底下弹出来,随著翅膀微微发光,额头的皱纹像被烫平了一样,蓝色眼珠整个亮了起来,简简单单就把岁月的痕迹甩开。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大吃一惊,毕竟他是伪装大师,一流的易容高手,梅拉奇说自己是最早被创造出来的天使之一,我还以为他的意思是第一代的天使后裔。

  「你是大天使?」我沉重地吐了一口气。

  「是的,我的宝座就在欧利菲尔旁边,事实上,算是他的左右手,直到,当然啦,直到他不再需要我的时候。」

  「你了解水晶的状况,还替欧利菲尔遮掩那些哭声……」

  我没有说完,任尼波已经让我看过牠的故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任尼波反对欧利菲尔的统治方式,因此欧利菲尔使诡计让任尼波再也无法反对;而在另一方面,梅拉奇知道水晶是活生生的实体,不只隐藏水晶不让人看见,还掩盖那些哭声。那麽,为什麽既然梅拉奇都听命行事了,欧利菲尔还加以惩处、把他流放到地球?

  「是的,嗯。」梅拉奇开口。「在我完成第一度空间的工作任务后,我们伟大的领袖认为应该把我派到第二度空间、长期驻扎在这裡,不只看守交汇口、同时监视第三度空间的动静。」

  「你的任务是监看,不是採取行动。」欧利菲尔的嘴角流露出轻蔑和鄙夷。「我可没有指示你把那个女孩送到我们的世界,进而带来毁灭。」

  「不,你没有,但你非常乐意看到这个世界燃起战火,假若我不採取行动,也会一起烧死在其中。」

  这两个傢伙显然彼此防范,各怀鬼胎,从他们你来我往的对话裡面,更加证实我对梅拉奇的怀疑。他根本不想来到地球,是出于被迫和无奈,因此处心积虑地想要另闢蹊径,透过两面手法周旋在两方之间,确保自己的生存。他只重视自身的利益——就算拯救众多的堕落天使,把他们送到海那裡,也是为了要他们信守诺言,保证在他需要的那一天,听候他的呼唤,回来这裡为他奋战。他绝对不是值得信任的对象,只不过在眼前的景况,他的目标刚好跟我的目的一致,就算动机自私自利,对我也无妨。

  「聊够了。」梅拉奇挥挥手,要我离开相对安全且隐密的木屋。「任尼波在等他,孩子。」

  我犹豫了一下,还有一点琐事卡在心头。

  「这就是任尼波不曾要你穿越裂缝到第三度空间的原因,你答应要把欧利菲尔交到牠手裡,对吗?只要牠饶了你?」

  梅拉奇拍动翅膀。「任尼波不是人,是物种,牠的话根本不可信,一旦我对牠的利用价值到了尽头,牠会直接把我拉进第三度——」

  「届时你就变成纯种吸血鬼。」我立刻下了结论。

  他点点头。「那不是我想要的命运,孩子,幸好,还有另一个可以交易的筹码。」他再度望著欧利菲尔。

  「欧利菲尔离开之后,」我说。「你便再也没有可供利用的筹码,任尼波一定会来找你,所以你要我了结牠,对吗?」

  「我不能否认牠的毁灭可以让我得以活下去,不过,地球的人类也会跟著逃过死劫,当然啦,我知道妳要拯救的是全人类,如果妳成功了,这样的结果恰好也对我有利。」

  交汇口的光芒在我背后闪烁不已,立即引起远处那些第二代吸血鬼的注意力。

  梅拉奇继续说下去。「我故意操纵来自固定交汇口的光芒,为了隐藏我们的踪迹,现在水晶星际消失了,所有的裂缝也将会终止,来吧,不用多久,它们就会永远封闭,最好先去找任尼波,不要等牠找上妳。」

  梅拉奇又一次鼓励我向前,但是欧利菲尔极力抗拒,我才知道原来他害怕面对任尼波,心裡忍不住纳闷自从上回他亲自出手到现在,究竟间隔了多久,他都不曾再与人交手?

  「有问题吗,孩子?」梅拉奇追问。

  短短一瞬间我开始怀疑自己,再次想起罗德韩,如果他在这裡又会说什麽?但我甩开那些犹豫,我绝对相信一件事,就是凡事要公平,这个信念并非来自于黑暗的那一边。

  「没有。」直视欧利菲尔的眼睛,说道。「你兄弟报仇的时间到了。」

  我将欧利菲尔甩过肩头,快速穿过果园,来到花园正中央,扣住欧利菲尔巨大的翅膀边缘,大声呼叫任尼波真正的名字。

  「伊甸!」我大喊。

  空气凝结不动,四周寂静无声。

  然后天空打开了,倾盆大雨当头浇下。

  任尼波凭空出现,矗立在前方几公尺远的地方,转动下颚,发出尖锐的嚎叫,刺耳的声音让人手臂寒毛直竖,我还来不及眨眼睛,纯种吸血鬼就环成一圈,把我围在中间,热热的暗物质成液体状从牠们手掌渗出,环环相扣,一个接一个、连在一起形成致命的圆圈。圈子越围越广,一个堆一个,向上递增,最后把我们关在一个熟悉的圆锥状牢笼裡面。不过这一次的设计要锁的不是我,而是为了困住欧利菲尔。

  透过暗物质圆圈之间的空隙,我看到封印猎人冒著滂沱大雨往前衝,但在任尼波的肩膀后方,悬崖震动摇晃,地面裂开,老橡树的树根被连根拔起,树干倾斜歪向一边,上百个第二代吸血鬼从地底坟墓裡窜了出来,吼声震天。

  潘朵拉的盒子掀开了,恶魔降临人间。

  第二代吸血鬼急速地衝锋陷阵,迎战封印猎人,正当人类与恶魔的战争揭开序幕时,我跟著放开欧利菲尔,他终于被迫面对自己亲手残害的兄弟。任尼波举步上前,我退到旁边让出空间,恶魔跟大天使终于面对面的打量对方。

  欧利菲尔的身体语言看似自信满满,独独无法掩饰颤抖的声音。

  「河水又一次衝击石块,好久不见,兄弟。」

  但是眼前这位已经不再是欧利菲尔曾经熟悉的兄弟,就在伊甸坠入三度空间的那一天起,他已经彻底沉沦在黑暗裡,取而代之的是任尼波,至于任尼波思思念念的只有一件事,就从伊甸消逝的那一天开始,牠的所作所为归根究底只有一个目的。

  报复。

  任尼波咆哮一声,露出尖锐的獠牙,刺青印记从斗篷底下往颈脖蔓延,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冒出缕缕黑烟,毫不迟疑地命令黑暗捲向欧利菲尔。

  欧利菲尔採取类似的回应,扬手抛出护身的白光。

  光明与黑暗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碰撞。

  任尼波跟欧利菲尔的力量势均力敌,光与暗相互碰撞、分别弹开,连带两人往后滑行,欧利菲尔重重摔在地上,力道之大地面跟著裂开,但他迅速爬起来,及时举起防卫,抵挡任尼波下一轮的黑暗攻势,黑烟击中翅膀,那是欧利菲尔用来保护身体的盾牌。

  纯种吸血鬼们龇牙咧嘴、嘶声咆哮,充当欧利菲尔被判处死刑的见证人。欧利菲尔和任尼波都是拥有超凡能力的实体,唯独一件事他落居下风,就是人数上是任尼波取胜。我很纳闷任尼波是否会召集纯种吸血鬼加入战局,立即结束这场战役。不过目前看起来,欧利菲尔的死属于任尼波专有的权利,除非别无选择,牠不会愿意跟别人分享。

  欧利菲尔一跃而起,在半空中连续翻滚好几次,顺著最内圈的弧线,发出白色电光,宛如发射流星镖一样。它们咻咻地破空飞来,我低头避开,看著它们撞上一圈又一圈热的暗物质,随即被黑暗吞噬,一一失去踪影。

  在纯种吸血鬼黑暗的圆圈之间,第二代吸血鬼已经突破菲南的人牆,恶魔的喽囉轻而易举地屠杀人类,尸首分离、鲜血四溅,封印猎人依然不肯撤退,试著收复失土。一阵阵的枪声接连响起,虽然牢笼外有个吸血鬼崩然倒地,爆炸之前发出尖叫哀号,但封印猎人的进展依旧不太好。

  他们需要援手。

  我环顾纯种吸血鬼连接而成的圆圈,命令灰色灵力在浓雾中显现,专心一意发挥想像力,就像熊熊燃烧的篝火释放出呛人的浓烟,任尼波以为牠需要囚禁欧利菲尔才能阻止牠逃跑,但我能藉机对付这些纯种吸血鬼,同时也把欧利菲尔关在圈内。

  任尼波跟欧利菲尔继续猛烈地交火,我指挥灰色的灵魂脱体离去,快速散开、缠住纯种吸血鬼,只要遇上暗物质,灰色烟雾就化整为零,但依然可以缭绕恶魔的喉咙,像套住颈项的绳索一样拉紧,让烟雾侵入牠们。

  最靠近我的纯血即将窒息,身体前倾,切断了连结的锁链,暗物质的溶液逐渐枯竭,就此滴落。欧利菲尔并没有试图逃跑,事实上,当我恢复平衡的时候,他和任尼波同时纵身一跳,在半空中互撞,两位一起摔在地上,这回是大天使压在上方,欧利菲尔的大拇指插向任尼波的黑眼珠,电光滋滋作响,任尼波的眼球融化乾枯,顺著脸颊滴落,彷彿在流油。任尼波极力挣扎,挥动他的利爪,划破欧利菲尔的脸颊,指关节处突起的爪子越伸越长,挥出拳头,一举击碎欧利菲尔的骨与肉。

  欧利菲尔的外观看起来或许无懈可击,但是任尼波的尖爪切进去就像切奶油一样。

  我猛然反胃,专注力一分散,灰雾立刻熄火停顿。

  欧利菲尔鬆开任尼波,往后仰倒,发出痛苦的哀号。

  任尼波收手只为了再度进击,剪刀般的尖爪刀刺向欧利菲尔的身体侧面。

  欧利菲尔又一次惨叫。

  我别开目光,听见欧利菲尔皮开肉绽、骨头碎裂的声响,胆汁立刻涌向喉咙,注意力分散的结果,本来侵入纯血体内的烟雾,随即烟消雾散。

  任尼波抬高下巴,热的暗物质从牠蜥蜴般分岔的舌头两端涌流而出,黑色液体如项圈一般缠住欧利菲尔的喉咙,牠底下的皮肤焦烫,发出红光,任尼波使劲一拉,牵著一度高高在上的天使长走开,彷彿牵著铁鍊拴住的小狗,当牠转身的时候,斗篷的下襬随风扬起,纯种吸血鬼们让出一条路,目送任尼波掉头走进雨中,返回到悬崖的方向。

  我背后有一位纯种吸血鬼,正准备攻击,距离我脖子后方只有一寸远。我驾驭著光威吓牠,牠识相地缩了回去,在离开之前,牠嘶声咆哮,口沫溅在我皮肤上。

  花园跟墓地为血腥的屠杀提供施展的场地,我在混乱的场景中找到菲南的身影,他从教堂后面召集了更多人手,顺势佈署,试图从两侧夹击第二代吸血鬼,但敌方的人数实在太多。

  就在邻近处,佛格极力抵挡一个恶魔,这时艾欧娜突然凭空冒了出来,举起银制刺刀插进对手的肩胛骨中间。

  纯种吸血鬼从任尼波后面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出,彷彿是皇家贵族,人山人海的士兵分出一条路,让主人在极光的红毯上滑步而过。然而还有一位纯种吸血鬼躺在我的脚边,痛苦地揪住胸口,牠是被我的灰色烟雾侵入的第一位,虽然烟雾蒸发了,对牠而言依旧迟了一步,牠过往的影像和现在的身分交叉闪现,过没多久便起火燃烧。

  纯种吸血鬼的灰烬飞扬四散,在最后一道火星熄灭之前,梅拉奇出现在我身边,周遭状况之悽惨远远超过我能够想像的程度,菲南说对了,这是末日大灾难,恶魔即将得胜。

  现场一片狼藉,情势混乱,伤者的哀号声此起彼落,我听不到梅拉奇的声音,于是我登高望远,发现就在花园边缘下方的河岸上,梅拉奇的堕落天使大军终于出现。

  他们拥有浅色头髮、蓝色眼珠、白皙的皮肤,跟我以前见过的大不相同。他们光著脚,四周围绕著蓝绿色的光晕,赤手空拳,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但是当他们开口吟唱,曲调和谐、声音优美,我才领悟原来他们的武器来自于内心。

  他们唱的诗歌让人听得入神,举凡在现场的,不管是人类或恶魔,都停住手上的动作,彷彿被冻结,然后他们换了曲调,陡然提高八度音,依序排成队伍,每排三十人,大步往前迈进,曲调的变化唤醒了菲南跟他的手下,他们逐渐从催眠般的歌声中甦醒过来,歌声独独继续蛊惑吸血鬼们,牠们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视线黏在金髮天使身上无法挪移。

  男性堕落天使一丝不挂,只在腰间围了一条薄薄的银色布料,用叶子状的水晶别针繫著,每一个饰品都是独一无二的设计,女性配戴的饰品有的是项鍊上的坠子、有耳环、也有髮夹,这些天使停在花园中央,水晶饰物同时闪烁发光,类似摩斯密码的型态。

  天使的歌声更加嘹亮了,梅拉奇朝菲南挥手示意,他举起武器瞄准定住不动的第二代吸血鬼,举凡有枪的封印猎人开始砲火齐开,偏好用银制匕首的也掏出武器就定位。

  任尼波迟疑了一下,时间很短,歌声影响牠的效果不过一小片刻,牠很快就丢下那些犹在恍神的纯种吸血鬼,拖著欧利菲尔穿过花园和山坡之间的树林,我立刻察觉牠的目的地,就是通往第三度空间的交汇口,牠的目的不只是杀死欧利菲尔那麽简单,不,那样对他来说太简单、太仁慈,任尼波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牠的兄弟也嚐一嚐同样的命运。万一牠成功了,顺利达成报复计画,而今水晶星际已不复存在,牠的下一步会是什麽?

  我不愿意再花时间费心思考之后的可能性,我必须解决牠,不能再拖了,必须是现在。

  我脚跟用力一蹬,急速往前衝,同时左右闪避躲开封印猎人的子弹,诗班裡面某一个堕落天使吸引了我的视线,那麽多人当中,她是唯一一位没有直视前方的,那是我的母亲。在我漫长的存在裡,她一直站在远处关注我的一举一动。站在她右边的堕落天使头上戴著水晶髮夹,闪烁的光芒让我不禁眯起眼睛,饰品的样式看起来无比熟悉。

  「那个髮夹。」我自言自语,艾欧娜把衣服连同髮夹一起借给我,后来加百列说髮夹已经「物归原主」——原主就是堕落天使,也就是艾欧娜的母亲。

  她依然活著。

  艾欧娜站在前面,我呼喊她的名字,她转过身来跟我四目相对,我用眼神示意她望向堕落天使的队伍,从她丰润的下唇微微张开,我知道她已经看到思念已久的母亲,她激动地往前跑,脚步踉跄,另一隻手扣住她的手腕,是加百列。

  他突然看到我。「莱拉。」

  而加百列后面,另一位射手听到我的名字,垂手放下弓箭,是乔纳。而布鲁克就站在旁边,将刀子刺入站在她右边、文风不动的吸血鬼的肋骨下方。

  我亲爱的家人。

  他们都来了。

  展望正前方,任尼波快速逼近隐密的墓室,通往第三度空间的固定交汇口就藏在裡面,而今崩裂的地表让交汇口显而易见,暗黑的墨液徐徐渗透出来,这时我发现有人偷偷潜近洞口,即使背对著我看不见他的脸,却仍然从他架在头上的玳瑁框眼镜认出对方的身份。

  达文,他在搞什麽鬼?

  我加快脚步,跟第二代吸血鬼擦身而过,我陡然吓了一跳。堕落天使的歌声彷彿具有催眠的魔力,将牠们钉在原地,文风不动地落入封印猎人手中,要杀要剐,都不反抗,但是某些吸血鬼的脸庞似乎变得温暖起来,肌肤红润,其中有一些甚至恢复成人类的样貌。

  就在这时候,纯种吸血鬼从恍惚中清醒,大怒地暴吼一声,衝向堕落天使的队伍,打断催眠般的歌声,封印猎人穿梭在第二代吸血鬼跟重新甦醒的人类之间,试著协助天使抵御恶魔的攻击。

  当我追上任尼波,牠已经把欧利菲尔甩到背上,曾经的天使长脸上的表情充满绝望、痛苦不堪,但是我深切了解,对他而言,宁愿忍受此时此刻肉体的煎熬和折磨,也不愿意坠入第三度空间的虚无世界,变成跟伊甸一样的恶魔。

  任尼波明知我在后面,却置之不理,继续专注手边的动作,同时发出凄厉刺耳的吼叫声。从潘朵拉的盒子裡,那些任尼波精心保留最后一批的第二代吸血鬼大军倾巢而出,直接朝我扑过来,甚至无视于潜伏在附近的达文。达文正颤抖地打开随身携带的工具包,偷偷摸摸躲在渐渐缩小的交汇口旁边。

  我直觉地一跃而起,从空中落地时抓住一名短小精干的吸血鬼,扣住牠的手臂,用力甩飞出去,好像在掷铅球一样。牠凌空滑行,撞向树林边缘,也因此我刚好看见加百列跟乔纳拨开灌木丛,努力朝我靠近,艾欧娜就跟在他们后面不远的地方。我低声诅咒,心情矛盾极了,一方面气他们不顾生命安危跑来这裡,可是看见他们的脸庞又再次加强我的决心。

  第二代吸血鬼节节败退,我一步一步往前挺进,任尼波还在前面,抢先一步抵达裂开的墓室,牠直接跳了进去,我只差一点点就抓住欧利菲尔的袍子下摆。

  另一个恶魔突然从左侧冒了出来,因我左侧视力受损,没有及时发现而被牠击倒在地,被拖著往后走。

  我紧紧攀住墓穴突出的石块,一脚踢开对方,使劲抓住岩石边缘,并把它当成槓杆,整个人弹射出去,我在空中接连变换动作,从倒立转成后空翻,最后脚尖著地,直接站在任尼波面前,挡住逐渐缩小的缝隙。

  我以为会看到达文的踪影,这裡正是最后看到他的地方,现在却找不到人。唯一显示他来过的迹象就是那只被掀开的盒子,原本装了工具,而今空无一物,躺在交汇口旁边。想到他很可能是为了抽取洞口渗出来的暗物质,而不慎被吸进第三度空间,我的心几乎停止跳动。

  任尼波的速度快了一步,就在我聚集灰雾的时候,牠大吼一声,长长的爪子横扫过来,刺透我的肩膀,烟雾停顿不动,我砰然倒地,摔在冰冷坚硬的地上,痛得呻吟出声,身体侧躺,不停地颤抖,任尼波看也不看我一眼,迳自把欧利菲尔甩向黑黝黝的洞口。

  欧利菲尔虚弱无力地悬在半空中,受制于任尼波的威力,他完全无法动弹,直勾勾地看著我的眼眸,看来已经无能为力,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他颤抖地吸进最后一口气,再次重複我说过的话语,似乎想要印证我会履行自己曾经给过的诺言。

  「绝不留情。」

  他的光芒扩到皮肤表面,就如同电击般窜过全身,由内往外燃起,那一瞬间我的话衍生出另一个全新的型态,对比从前,突然具有完全不一样的意义。

  救世主跟英雄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它让我成了恶棍。

  裂开的皮肤迅速癒合在一起,我再一次命令灰雾升起,欧利菲尔的哀号声已经安静下来,他那如焖烧状态的身体,逐渐被交汇口吸进去,最先消失的是欧利菲尔的头和肩膀,他身上的长袍由白转灰、最后变成炭黑,整个黑洞被吞噬。

  交汇口瞬间鼓起,连同欧利菲尔一起消失踪迹。

  裂缝就此封闭,无论欧利菲尔的外观有什麽改变,在交汇口另一端,他都将被永远困锁在黑暗裡面。

  任尼波矗立在眼前,像大乌鸦一样自由飞翔,牠存在的目的就是要以牙还牙式的报复,但我可以从牠微微颤抖的上唇掀起,遮住獠牙、发出失望的咆哮声看出端倪,期盼已久的胜利带来给牠的却是极大的空虚。

  复仇不等于复原。

  我依然伏在地上,灰雾在手掌心逐渐凝聚显现,被我用力推出去。

  任尼波立即应变。

  牠从原地猛然转身,被雨水浸湿的斗篷随之飞扬,牠像飓风般打转,整个身体变成模糊的黑影,灰雾黏在斗篷外面,根本无法切入贴近皮肤,就像在烟雾瀰漫的房间,牠甩动沾水的毛巾,轻而易举地吸走浓烟。

  牠把最后一簇灰烟收进黑色翅膀形成的盾牌裡。

  任尼波停止转动,眼前的飓风终于归于平静。

  我筋疲力竭地躺在地上。

  我瞪著旁边那滩水漥,是牠黝黑眼球的残馀物,我眨眼睛,不想再看,然而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影像,一幕静止的画面,是未来世界的影像,任尼波在其中自由游荡。

  那个世界到处都是燃烧的火苗,硝烟四起。

  恐惧侵占我的心,像任尼波这样的存在不可能了解,类似的情绪唯有人类才能体会。

  我浑身发冷,血液瞬间冷却。

  任尼波的獠牙爆开突起,把我从地上拽起来,举起利爪的手,身体微弯居高凌下,蓦然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闪过脑海,想起第三度空间被冻结的纯种吸血鬼,时间停驻不动,让我有机会把感觉跟影像结合在一起,我终于明白要如何打败任尼波。

  我急促又尖锐地倒抽一口气,拇指插入牠另一边黝黑的眼窝裡,指尖按住牠的太阳穴,把我冰凉的体温灌输出去,套用我把水晶星际的河流凝结成冰一样的方法,开始冻结任尼波的灵魂。

  牠体内循环全身、炙热的暗物质直线坠落,从液体凝结成固态,任尼波狂乱地摆盪,在我的碰触底下,牠的皮肤鼓起、发红、变紫,试图把我甩开,可惜四肢逐渐僵硬,难以动弹。

  牠下巴脱臼,尖叫声卡在喉头,像蜥蜴般分岔的舌头随即结冰。牠根本逃不掉,庞然大物般可憎的躯体在原地变成坚硬的冰块,直到我的指尖开始灼热,黏住牠皮肤的乾冰,我才开始撤退。

  任尼波的头颅抖动两次,随后就变成雕像。

  我木然地盯著牠的脸庞,终于看见在恶魔的表层底下,有一个大天使困居在裡面,我凑近牠的耳朵,低声呢喃。「去吧,伊甸。」

  极光橘红的雾气在脚下凝聚,围绕著我们渐渐升起,在我扭转牠的脖子——一度是大天使的牠,躯干裂开,瞬间粉碎,变成无数的小碎片,像晶莹发光的星团,翩然离开这个世界。

  我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

  没有岩石。

  没有河流。

  也不再要复仇。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