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混血之裔3 : 永恆> 23

23

  真的就像走向一道耀眼的白光,这裡就是菲南跟他手下号称天堂的地方,有趣的是,他们对两个世界之间转换的描述,出奇不意的正确。

  一开始,交汇口的另一端就是炫目的光。

  我启动所有的感官,搜寻生命迹象,毫无发现。

  眼睛适应光线以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圆形的房间,直径至少四十六公尺宽,房间就像一个光环,中间什麽都没有,就是直落到底。

  沿著外圈的边缘放了四十张座位,每一张都有我两倍的高度,外观清澈带著光泽,看起来就像用冰块雕刻而成,乍看之下,它们面对著彷彿是毛玻璃做成的窗户,但是当我伸手压著圆形窗,触感竟然像涟漪一样,整片变成液体,然后像瀑布一样冲刷而下,现在裡外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

  地板开始移动。

  光环在旋转,带著我一起,转动的时候,让我得以拥有三百六十度的角度鸟瞰这个世界,呼吸它甜蜜的柑橘香气。

  白色云雾缭绕在我下方的建筑物周遭,云雾从地上盘旋升起,由白变蓝,变橘,直到最后一圈是红的,五彩缤纷的雾气直到抵达海洋的时候才散去。

  海洋跟加百列之前形容的一模一样:蓝得璀璨斑斓,如水晶般透明,没有一点点污染。第三度空间或许有一个灵魂之海,而属于这个世界的海洋闪闪发光,就像是星星构成的,就像一面明镜反映上方所有的东西。

  天空裡有著全宇宙汇聚而成最美的银河,刚诞生的新星为阴影中的行星提供后方的照明,充满立体感,外环散发出绿和黄的霓虹,螺旋状的银河相互碰撞反弹,彷彿有一隻看不见的手把它们推到一边,腾出空间,给予新生新奇的景观。

  天空有无数的行星、月亮、和星星点缀在其中,就像洒了一层又一层的发光体,明亮耀眼,看得人眼花撩乱,让这个世界的白天跟它的夜晚一样。

  眼前彷彿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表演节目,而我有幸坐在第一排观赏,舞台设计的目的是要呈现艾密特的创造之美,这个空间如同一面镜子。

  而我来的目的却是要让它粉碎。

  脚下的转速慢慢放缓,然后静止不动,前方突然出现一扇看起来像玻璃门,我张大眼睛,向下的绿色箭头闪啊闪的,门自动开了。

  是电梯。

  真要把这个世界带向终点,第一步要先寻找利用人类光明灵魂为燃料的水晶所在地,再想办法关掉它。既然左右都看不到标的物,乾脆进入电梯。我一进入电梯,玻璃盒子旋即坠入隐形的竖井,穿进白茫茫的雾气裡面,视线内再也看不到海洋。

  电梯停住的时候上下微微震动,叮咚一声,门开了,我站在外面,瀰漫在空气裡的白色云雾挡住我的视线,等我调适过来,建筑物的钢筋宛如从地面伸出两隻长长的手臂,一路纠缠向上,最后像摊开的手掌,捧住在我头顶上方的光环。

  急促的心跳声像敲锣打鼓一样在周遭迴盪,左手边似乎有异样的动静,我闭上眼睛,灵魂一分为二,我命令黑暗的一面,如薄雾般散去,然后我睁大眼睛,终于看见了,属于这裡的生物在我前方蹦出来。

  我倒抽一口气,很像雪豹的幼兽缓步前进,但是小脚支撑不住,跪在地上,一身美丽的白色皮毛,湛蓝的眼珠,然后一隻接一隻,更多小兽出现在眼前,有一小群彼此翻滚嬉戏,经过我身旁。

  这群动物迳自走动,似乎无视于我的存在,然后有两隻闪闪发光的蓝眸盯著我,母猫走上前,然后屁股坐在后腿上跟我对看,我心跳加速,努力遏止体内的黑暗从皮肤渗透出来,就在这时候,体内的阴影陡然出现。

  母猫吓得往后一跳,奔回小宝贝旁边,磨蹭地催促牠们往前,试著逃离我的存在,我不是故意要吓牠们,看牠张开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才发现牠没有牙齿。

  在水晶星际的世界裡,整个食物链只有一环,全然倚靠水晶的光辉供应所有的居民,猫没有牙齿,因为不用吃东西。

  找不到水晶的位置和欧利菲尔的踪影,我转头望向环绕在建筑物底层那片浓密的林地,信步走向两棵大树,两侧半弯的枝枒刚好形成一道拱门,从树梢的冰霜和地上的积雪来看,时间应该是十二月,感觉却很温暖。

  景色看起来是冬天,温度却像夏季。

  顺著蜿蜒的小径一路穿越森林,随著每一个脚步,越来越觉得奇怪,一股失重的状态涌过全身,最后甚至无法辨别四肢的移动,整个飘了起来。

  就像顺流而下的一片落叶,途中看见更多的生物,或穿梭或跳跃在河岸两旁的树干中间。

  右侧有一隻像白色孔雀的大鸟,长长的脚,细细的脖子像火鹤一样,从我前面经过,动作轻巧地从一颗石头跳跃到另一颗石头上,牠伸出长长的脖子,扇动羽毛,晶莹剔透的水晶点缀在上面,突然像金色烟火似的爆开。

  白鸟后面,是一隻纯白的阿拉伯牡马,贴著树干磨蹭鬃毛,当它转身慢慢走开之后,头上的角微微发光,原来不是马,而是独角兽。

  森林裡的动物让我看得入迷,几乎没有发现自己杵在原地不动,却已然来到森林尽头、靠近河流旁边,从左看到右,都是奔流的河水,薄雾瀰漫在河岸另一端,现在变成淡淡的蓝。当我从光环顶端望过去,白色内圈已经是终点,我就站在它衔接到第一个颜色的交叉点上。

  宝蓝色的雾气垄罩在河床上,从这裡看过去,衬著色彩的光束显而易见,开启的缝隙细得像髮际线,还有单调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裡的每一分钟远比地球的时间漫长,反而让任尼波有更多机会将B计画付诸实现。

  我迅速动脑,想办法越过河面,弯下腰,手指探进清澈的河水裡面,闭上眼睛,命令体温下降,血液转凉刺得我浑身发颤,接著命令寒气离开身体,导入清澈的液体,河水开始结冰,一点一滴,上游流下来的河水逐渐结成冰,我挥动双手,紧抱在胸前,重新提高身体的热度。

  接著我纵身弹起,跨步越过冰冻的河面,进入蓝色的云雾裡面,再度花了一点时间让眼睛调适光线,雾气开始散开,视力的障碍通通清除之后,发现自己正跟一个天使的后裔面对面,他高大、金髮、蓝眼,五官跟加百列颇为相似,只不过他不像我的天使那麽英俊美丽。

  他站立的位置似乎在一根折断的树梢上,事实上,土壤看起来寸草不生,也没有下雪,无论是周遭的环境、或是这一侧河岸给我的感觉,都对这裡气候的变化感到不解。

  天使的脖子后面闪闪发光,水晶跟空气中形成的裂缝产生交互作用,他伸手指著我,刚要开口说话,但声音还没有出来之前,就被拽进裂缝裡面,往地球而去。

  有一隻手按住我的肩头,无须回头看,我便猜出对方的身分。

  「欧利菲尔。」我说。

  他没有应声,当我转身面对,他退后一步,凝视著我的眼神只能用冷静来形容,虽然面无表情,但巨大的翅膀全然开展,气势逼人,也展现了他心底的盘算。

  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力量。

  「来吧。」他挥挥手,意思是要我跟他往回走。

  我当然不能示弱,因此特意展现自己黑暗的力量,将黑雾凝聚在手掌心。欧利菲尔点点头,承认我有自主权,我将黑暗甩开,加紧脚步追赶,不过保持一段安全距离、走在他的身边。欧利菲尔一直等到我们回到浓密的森林裡,才开口说话。

  「莱拉,我一直在等妳。」他说。「我们跟妳预期的一样吗?」他举手向上,彷彿在对我展现他所居住的世界之美,介绍我认识这裡的居民。

  「你知道我来这裡的目的?」我没有回应,故意用问题回答他的提问。

  他也採取相同的策略。「告诉我,妳看到什麽?」

  我摇摇头,就在这时候,一隻介于貂和兔子中间的动物从旁边经过,微微碰到我的脚,我低头一看,小径泛出蓝色光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这是一个封存已久的秘密,也是平常不会轻易询问的问题,只不过考量妳的初衷,问问看应该没有任何妨碍才对。」他的语气彷彿我是值得信任的对象,昂首阔步的模样似乎毫无畏惧,也不担心我的来意。看我没有作声,他不死心地再试一遍。

  「妳穿过交汇口而来,从展望的观景台俯瞰我的世界,有看到云雾裡的彩虹颜色吗?」

  「是的。」我说。

  「那麽妳就知道在这裡、在彩虹的中心点,是光最凝聚的地方,而妳在这裡看到光的频率只是将妳大脑创造的景象显现出来,」他停顿了一下。「因此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妳现在看到的是妳潜意识的投射,是妳预期会看到的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肺部充满清爽的柑橘气息,但我依然不肯回答他的问题,仅仅盯著他看,偶尔转移注意力是在我们靠近空地的时候,我会分神观察附近是否有其他动静。

  另一隻像貂一样的小动物飞掠而过,欧利菲尔暂时停住脚步,让道给牠。

  「每一个生物、每一位天使,包含水晶星际所有的居民,都是极度真实的生命。」

  「你是在告诉我,是我的潜意识创造出一个白雪霭霭的森林?」我终于回答他的提问,这就是梅拉奇提醒,要我看透真相的「设计」吗?

  「但是雪豹、独角兽等等都是真的?它们并不是潜意识的彰显?」一大部分的我并不希望听见他证实我的疑问——因为一旦听见了,只会让我想做的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但是现在,我开始质疑眼睛看到的东西。

  「一个来自于地球的生命,妳真的认为自己能够幻想出如此神奇的生物?领悟这样的生活?」他的语气近乎鄙夷和轻蔑,随后又恢复轻鬆的姿态。「积雪的森林,那是——」

  「平常的很,不,一点都不平凡。」

  我的思绪转回到安列斯山脉的杜蒙山巅,积雪让夜晚变得几乎没有差别,以致那一处既不是黑暗也不是光明,彷彿我的灵魂从裡到外整个大翻转,用来涂抹周遭的环境,就在那裡我再一次死去,因此从潜意识投射出一个积雪的森林,在我看来并不觉得讶异,综合过去与现在,两者连结成为我死亡的布景。

  我们继续前进,我才留意到树梢和枝枒上的霜雪逐渐蒸发,彷彿在欧利菲尔告诉我这个地方是想像力虚构的,一切跟著融化。

  「你该了解我并不想要结束这个世界,」我说,「是你的抉择逼得我毫无退路,你的举动导致地球上太多生命流失……」我犹豫了一下,再度重複提问。「你知道我为什麽在这裡?」我低声呢喃,举步跨出树林,这个问题纯粹是修饰语。

  正前方,许多美丽的生物成群聚集在那裡等待,数目至少上百,美丽而耀眼,各个都有宝蓝色的眼睛。

  让我想起加百列曾经说过,拥有光明灵魂的人类被带来这裡,作为水晶的燃料,然后大量产出相同的光芒,用来创造世界和居住在裡面的生物,因此,牠们的灵魂一度也是人类,在小雪豹的眼睛裡,是一个年轻女孩的眼神,我眨眨眼睛,影像随即消失无踪,然而我已经明白自己看到了什麽,这些都是人类灵魂的化身,被带来第一度空间,一旦我在这裡散播黑暗,牠们会有怎样的下场?

  另一群天使们从钢铁后面走上前,跟那些生物并肩而站,他们的体型比欧利菲尔矮小,没有翅膀,这些都是天使的后裔,感觉很新很嫩,相较于加百列跟我,他们的肤色更加苍白,大大的眼睛满是惊慌和恐惧——彷彿刚出生一样。

  我抬头往上看,虽然失去左眼的视力,依然看见大天使们坐在宝座裡,然而我越是聚精会神,越觉得不太对劲,头顶的银河是真的,我感觉得到,就像可以强烈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一样,但是每隔一小段时间,又觉得似乎少了些什麽。

  「以前妳问过我。」在我继续专心研究,搜寻知觉受到干扰的理由时,欧利菲尔从容说道。

  我来回扫视过地平线的每一个方向,最后专注在头顶上方,这一次,就在玻璃反射光芒的短短一瞬间,我终于发现端倪,揭发隐藏的真相。

  我们在一颗大巨蛋裡面。

  一度笼罩在这裡的漆黑,如同第三度空间黑暗的翻版,围绕在巨蛋外围。

  我往下看,白光上下震动,梅拉奇说只要掌握了方法,几乎可以利用光隐藏所有的东西。四周的景象再次稳固,终于露出水晶的面目。

  铁条不只往上爬升、托住光环状展望台的重量,巨大而壮观的水晶更是稳稳坐落在扭曲的钢条中间。璀璨的光辉充斥在我身体裡面,当时我只知道这些。

  然而它似乎在跟我交谈,婉转地传递出讯息,只是受到部分的扭曲,以往加百列和其他人听见的故事,都是预先编好设计的内容,真相现在才揭晓。

  一系列的影像闪过脑海,终于让我恍然大悟,明白一切的真相。

  黑暗降临的那天以后,一向是数以百万计的人口视为家园的水晶星际,逐步开始枯萎,濒临死亡,欧利菲尔横跨时空带进来的光明灵魂,强迫水晶再度散发出光辉,只是它的光芒弱很多,延展出去最多不超过一百英哩,因此欧利菲尔指派梅拉奇进行一项任务,在光芒的周边建造一个大圆顶,把这个奄奄一息的世界剩馀的部分圈在裡面,同时在光明跟黑暗中间画上分隔线。

  原来这裡现在是一个小岛,岛上的居民甚至不明瞭在海洋之外什麽都没有——这是他们世界的尽头。

  一个深奥的问题浮现心底:你如何逆著光看光?

  说起来彩虹般云雾的用途非常清楚,裂缝必须靠著有色的背景幕衬托才能够分辨,因此那一层又一层的彩虹就是最底层的地基,天使后裔执行任务的所在地。

  这一切只为了要维持最纯洁的白光十英哩的周边范围,一个重生的地方,一个实现梦想和想像力的所在地,更是为了让大天使们可以继续坐在他们的宝座上俯瞰繁星点点的奇观。

  或许,只是或许,看到这个世界如此神奇,真有可能会考虑值得让它存留下去的可能性,或许。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

  哭声。

  同样的哭声曾经从任尼波脑海裡传入我的耳际,随后就被切断。

  可怕而单调的声音,却让我的眼睛立刻泪水盈盈。

  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水晶底部的基座,天使们和那些生物张大眼睛瞪著我,他们听不见这个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哭声时有时无、摇摆不定,就像收音机的电波在AM跟FM的频道之间转换时一样的状况,这个地方的居民已经被谎言同化——埋没在梅拉奇设定的频道裡面。

  唯有我知道真相。

  欧利菲尔处除掉他的兄弟,把他丢到第三度空间的原因。

  还有他差派梅拉奇调整声波的频率,再把他驱逐到第二度空间。

  而我即将消灭第一度空间的理由。

  水晶是活体。

  「妳的问题。」欧利菲尔最后一次提问。

  哭声依旧在脑海中迴响。水晶奄奄一息,濒临死亡,但是运送进来的光强迫它继续喘息,每一次的呼吸对它而言都像柔肠寸断、痛苦无比。

  就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后方通往中间地带的门突然打开,欧利菲尔倾身靠近我的耳朵,以牙还牙,用我之前赠送给他的一句话当作回答。

  「休想求饶。」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