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魔印人4:骷髅王座> 第三十三章黑暗中的声音

第三十三章黑暗中的声音

  334 AR春

  六个循环过去了,寒冷的月份来了又走,恶魔持续行动,一次一个原子地消磨他的镣铐。第一道锁已经快要粉碎了,其他锁则渐行脆弱。他很快就能准备好逃跑,但囚禁他的人并没有放松警觉。

  囚室开始变热,阳光自窗帘的织孔中泄入。太阳很快就会完全升起。

  他正要缩回去时,下方传来声响。他的狱卒又跑来对他大吼大叫了。

  对方共有五人,就是在大敌墓穴中攻击他的人。基于不明原因,他们愚蠢地和他们的躯壳断绝联系。他们的心灵有魔印守护,但他们还没学会掩饰灵气,而恶魔亲王可以透过他们身旁的光芒读到许多情报。

  最先进来的是躯壳。男性躯壳的魔力和心灵都很脆弱,不过像石躯壳一样忠心耿耿。他绕过地板上的魔印图案,来到恶魔亲王身后。

  女性躯壳的灵气比她父亲明亮,不过这并不意外。女性恶魔总是支配她们的父亲——这点恶魔亲王非常清楚。毕竟,魔巢女王也是他的后裔。

  低等躯壳站到他身后,统一者走了进来。第一个是大敌后裔,手持大敌的武器,透过恶魔亲王祖先的骨头和魔角提供魔力,包括他自己的祖父。

  恶魔亲王压下一声嘶吼。大敌后裔大费周章保护自己的祖先,却如此大摇大摆地展示敌人的骸骨。等身获自由后,一定要让他为此付出千倍代价。

  但是大敌后裔的灵气显示他正强迫自己忍耐。他的本能强烈地建议他直接杀了恶魔亲王,就此了结此事。他不会在没有遭受挑衅的情况下行动,但他会把握任何攻击的理由。

  恶魔亲王十分小心。不提供任何理由。他举手投足间没有流露任何威胁的意味,不过他直视大敌后裔的双眼,冷冷凝视。

  接下来进来的是探索者,找到大敌墓穴、带回恶魔亲王和其兄弟花费许多心力藏匿的战斗魔印。紧跟在身后的是他的配偶'狩猎者,只要闻到猎物的气味就疯狂的家伙。这两个人都用强大的魔印覆盖皮肤,借助窃取的地心魔法从体内提供魔力。

  大敌子嗣、探索者、狩猎者,每一个都绽放强烈的魔光,但即使在此刻,他们三个加起来还是没办法和恶魔亲王体内保留的魔力抗衡,如果他能使用那些魔力的话。

  “早安,”探索者说,“希望你还习惯这里的居住环境。抱歉我们招呼不周。”

  恶魔亲王困惑地打量着他。探索者总是以不真诚的场面话来开场。他们反复进行同样的游戏,却从未学会规则。

  大敌后裔的灵气显示他对探索者主导审问不满。他年纪较大,经验丰富,习惯支配一切,但是探索者的魔力较强,而到最后,能够主导的总是魔法高深者。

  这是这个同盟的小嫌隙,但就像他锁链上的链节一样,只要有时间,恶魔亲王就能加以利用。

  “我们怎么知道它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狩猎者问。这个女人有些焦躁,很容易生气——另一个可供利用的缝隙。

  “或许他的嘴不适合说我们的语言。”探索者说,“但他听得懂每一个字。”

  他沿着墙壁行走,目光保持在恶魔亲王身上。他的灵气中闪现新的特质。不耐烦。“只不过,我认为他可以说话。我认为或许他只是不想说话。”

  “想不出来为什么。”狩猎者说。

  “因为他是奈的产物。”大敌子嗣说。

  “问题在于,恶魔,如果不能说话,你对我们就没多少用处。”探索者抓起一面窗帘拉开。

  恶魔亲王疼得大叫起来,在刺眼的阳光洒入囚室时举起双手遮眼。阳光如同熔石般烫伤他的皮肤。

  探索者放下窗帘,恶魔亲王立即吸收体内的魔力疗伤。人类的瞳孔完全没有放大,但是恶魔亲王却没办法承受那种光线太久。会在画星升起,把它烧光之前就耗尽魔力。

  “有话想说吗?”探索者问,仍然抓着窗帘。

  这只是刑讯策略。这些统一者已经囚禁他很久,不可能现在救他。但恶魔亲王的眼睛仍然灼痛,没办法解析身边的灵气。他不能冒险。恶魔亲王吸收大量魔力,翻向侧面,魔爪暴长,割断被他腐蚀的锁头。锁链扭动之下,他一条腿立刻重获自由,接着伸出魔爪抓起锁头碎片。

  金属碎片在魔力驱使下腾空飞出。恶魔亲王和它的魔力都无法离开地板魔印圈的范围,不过离开魔爪后,金属碎片毫无窒碍地激射而出。

  大敌子嗣挥动武器挡开一块碎片。探索者瓦解形体,让碎片透体而过。狩猎者被击中了,但她的灵气闪烁,立刻治好伤势。女性躯壳调整盾牌,毫发无伤地挡开暗器。

  男性躯壳灵气暗淡,但是动作快又警觉。他如同恶魔亲王所料般向旁踏出一步,扭曲的金属掠过他身旁,以精准的角度击中后方墙壁,反弹回来,打中他的后脑,撞掉了魔印头巾。

  躯壳头昏眼花,跌入魔印地板中,瘫倒在地上,一手前伸,指尖越过魔印圈。

  但这点小小的缝隙就足够让恶魔亲王进入他的内心,如同压碎昆虫般粉碎他的意志。

  其他人冲向他,但随即在躯壳站起身来,高举矛盾挡在恶魔亲王前面时停步。

  “山杰特,让开。”大敌子嗣说。

  “你的躯壳已经不再控制他的身躯。”恶魔亲王回应,使用战士的嘴巴组成难听又缺乏效率的人类语言。

  大敌子嗣用那把可恶的武器指向他。“山杰特已经准备好上天堂了,恶魔。我们不会为了他释放你。”

  “当然不会。”亲王说,“他只是具躯壳。他不期待你们救他。他为了自己的错误求你原谅。”

  “被高强的敌人击败并不耻辱。”大敌子嗣说,情绪涌上灵气,影响他的判断。玩弄这些家伙实在太简单了!

  “没错,”亲王同意,“你说得对,我说不出你们的语言,不过这具躯壳能代我传话。”

  女性躯壳发出低沉的声音,她的灵气充满了美味可口的痛苦与愤怒。探索者再度去拉窗帘。“只是暂时的,山娃。你父亲会回来的。”

  他当然不会。恶魔亲王已经切断了躯壳的意志,用自己的意志主宰了他。它可以读取躯壳的想法、感觉与记忆,但是少了亲王的意志引导,他的身体将会萎缩死亡。“释放我的代价?”

  “前往地心魔域的道路。”探索者说。

  “对你这种人来说,到处都是,探索者。”恶魔亲王说。

  探索者摇头。“实质的通道。你们用来引导囚犯进入恶魔镇的那种。”

  “那条路十分危险,而且绕得很远。”恶魔亲王说,“崎岖难行。这个原始的躯壳说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带路。”

  “我们不能信任奈的仆人。”大敌子嗣说。

  “没人信任任何人。”探索者说,“我们只是讨论。”

  探索者主导的语气再度造成大敌子嗣不满,恶魔亲王转向他。两颗脑袋同时转动。“你的奈和艾弗伦都是假的。只是为了在黑暗的恐惧前安抚你们。”

  “更多谎言。”大敌子嗣说。

  恶魔亲王摇了摇躯壳的头。“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拥有东西,而不是一无所有。或许这是你们那种原始的脑袋可以提出最有价值的问题。心灵议会已经研究这个问题数千年了。我们提出很多似是而非的答案,不过没有一个类似心灵杀手用来激励他的战士的无稽之谈。”

  “心灵杀手?”大敌子嗣问。

  “你们称为卡吉的那个家伙。”恶魔亲王说,“不过其实他的名字应该念作卡夫莉。”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大敌子嗣问。

  “我认识他,就某种角度而言,”恶魔亲王说,“那个年代,我的所有同类都认识他。”

  “你曾经历过卡吉的年代?”大敌子嗣问,“三千年前?不可能!”

  躯壳微笑。“五千一百一十二年前。这段期间内,你们误算了很多次。”

  女性躯壳大胆地对他的上司开口:“他说谎。”

  “他是谎言王子。”大敌子嗣说。

  “黑夜呀,你们究竟有什么问题?”狩猎者说,“我们不是来这里讨论经文的。”她的语气让大敌子嗣的灵气充满愤怒,她迎上前去,在猎物面前无所畏惧。

  “够了。”探索者轻声说道,以和缓的语调掩饰支配之意,其他两人灵气羞愧,向后退开。

  “你为什么愿意带我们去?”

  “因为路途遥远,而你们只是凡人,迟早都会松懈警觉,到时候我就能身获自由。”恶魔亲王释放虚伪的灵气,在他的言语中灌注诚意。

  “有道理。”探索者说。

  “也因为地表很快就会被清除干净。”恶魔亲王补充道。

  “呃?”探索者问。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在沙漠里的所作所为会让你们的人民面临什么后果。”恶魔亲王说。

  大军将至?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