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魔印人4:骷髅王座> 第三十二章霍拉之夜

第三十二章霍拉之夜

  334 AR冬

  “攻击结束了。”梅兰告诉祭司,“一场大屠杀。”

  阿希雅看着男人拧着手掌,改变站姿。一天前他们收到贾阳率领大军北上进攻安吉尔斯的消息,这显然大大超越了沙鲁姆卡北伐的权限。之后祭司就开始哀求达玛丁掷骰预卜战果。如果贾阳成功——而他很可能成功——他肯定会挑起争夺骷髅王座的内战。

  达玛佳被这种戏剧性的反应弄得不耐烦了,于是回到她的寝宫去私下掷骰,让梅兰代替自己帮男人掷骰。

  黑面纱的达玛丁也增加了一点她自己的戏剧效果,用她扭曲残废的右手掷出发光的骨骰。根据达玛丁宫殿传言,她被迫握着她第一副不完美的骨骰面对阳光,掌心被骨骰烧到深可见骨。她刻意留长指甲,搭配烧融的粗疤,那双手看起来更像阿拉盖之爪。

  达玛丁的骨骰在一个上午回答祭司各式各样的问题后魔力耗尽,但却没有多少有用的答案。他们被迫等到太阳下山之后继续尝试。

  阿希雅是在场的另一女性,但没人胆敢抗议她出席。最近她丈夫越来越希望她出席议会。阿桑承受巨大的压力,开始仰赖她的支持。他依然是普绪丁,但既然他们曾以丈夫和妻子的身份做爱,阿希雅暗自期望他们可以在击杀恶魔上找到共处之道,而不必把生活弄得像地狱。

  “他成功了?”阿山语调有点忐忑。“贾阳攻下了安吉尔斯堡?”这是不开放的会议,只有最高阶的祭司出席。阿山坐在骷髅王座上,达玛基和解放者的达玛子嗣站在王座台下,于跪在掷骰布上的梅兰身旁站成两排。

  “毫无悬念。”伊察奇达玛基语气不屑,“青恩很弱。”

  梅兰凑上前去,侧头研究图案。“不,戴尔沙鲁姆溃逃而回。他们全面撤退。解放者长子再也回不来了。”

  现场陷入一片死寂。所有老达玛基都不希望年轻气盛的贾阳这么快就拿下安吉尔斯。但是其他结局又可怕到难以想象。戴尔沙鲁姆溃不成军?解放者之子死亡?被青恩所杀?

  在达玛丁卡的率领下赢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让他们的族人在数百年来首度产生超越部族的整体荣耀。让他们觉得自己全都是艾弗伦所挑选出来的子民、《伊弗佳》教徒,青恩接受支配,臣服在《伊弗佳》之下乃是英内薇拉。

  能够统一全人类参与沙拉克卡的是沙拉克桑,白昼战争。

  战败,根本无法想象。

  “你确定吗?”阿桑问。梅兰点头。

  “你可以下去了。”阿桑说,女人点头,收起骨骰,放入霍拉袋,开始折叠她的掷骰布。

  “等下。”阿山下令,“我还有其他问题。”

  梅兰折好布,站起身。“请见谅,安德拉,但是达玛佳命令我一有消息立刻汇报。”她转身就走。

  阿山张口想要斥责这种无礼的举动,但是阿桑在他出声前插嘴,直接走到王座台阶前。“让梅兰去见我母亲,姑丈。我们有很多与达玛丁无关的事情要讨论。”

  阿山好奇地看着他。阿桑鞠躬。“请见谅,尊贵的安德拉,但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你领导无方。如果我父亲坐在王座上,贾阳绝不敢如此愚蠢地大胆冒进。这显然是艾弗伦不满意你的领导所赐的凶兆。”

  他转身环顾四周,直视所有人的双眼。“该接受我父亲永远不会回归的事实了。既然我哥哥死了,由我代替他坐上骷髅王座乃是英内薇拉。”他看向阿山。“你有权拒绝我。要知道如果你这么做,死亡不会折损你的荣耀。”

  阿山皱眉。“前提是你有办法杀了我,孩子。但首先,你必须通过达玛基的考验。”

  “没错。”阿桑点头,转身背对阿山,大步走下王座台,路过其他男人。“达玛基!上前!”

  他的达玛弟弟同时走向王座台,在转身面对各自的达玛基时一起鞠躬。“请见谅,尊贵的达玛基。”他们同声说道,“但我必须向你挑战部族的领导权。你有权拒绝我。要知道如果你这么做,死亡不会折损你的荣耀。”

  “太过分了!”伊察奇大叫,“守卫!”

  阿桑微笑。“守卫听不见,达玛基。梅兰已经用寂静魔印封锁了王座厅,还拴上了厅门。”

  阿希雅和阿苏卡吉在这群男人一触即发的紧张行为中宛如两座平静之岛。她僵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显然是阿桑预先的计划,但她却毫不知情。

  忽然间,“让梅兰去见我母亲”听起来就是预谋。她转头朝阿苏卡吉露出询问的眼神,却刚好看到她弟弟对她甩出一条锁喉链。她动作很快,但还是不够快。他已闪到她身后,双拳交叉,扯紧锁链。

  阿希雅无法呼吸,脑袋转向一侧,不过顺着阿苏卡吉拉扯的力道向后弯腰,一脚踏稳脚步,一脚以蝎尾式从另一角度踢向他头部。

  她弟弟没有放手,不过阿希雅塞进一根手指到脖子上的锁链中,奋力吸了口气。

  窒息,人死之前总是会窒息。

  她继续脚踢肘击阿苏卡吉,但他抓得很紧,一面承受攻击,一面拉紧锁链,两人四脚在地上不断改变位置,试图在对方的攻击下站稳脚步。

  阿希雅脚踏实地片刻,不过当她举脚欲踢时,阿苏卡吉已经准备好了,勾住她另一只脚,把她拐倒在大理石地板上。

  “你真以为你是他的吉娃?”阿苏卡吉问,“你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你让他压了一晚,就以为能取代我了吗?阿桑是我的,姐姐,永远都是。”

  确实,阿桑看了他们一眼,他的灵气平静冷淡,阿苏卡吉就像在踏死一只小虫。

  阿希雅拉扯锁链的手指开始流血,但还是没办法塞入第二根。她感到脸部因窒息而失血肿大,心知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她看着沙达玛处死他们的老达玛基。那景象只能用处死来形容。达玛基全都是沙鲁沙克大师,但他们全都年过六十,其中好几个还更老。而且不少人都变得脑满肠肥了。而阿桑同父异母的弟弟全都年轻力壮,接近生命中的巅峰期。

  但还不止于此。如今他们手上全都有魔印伤疤,每个人都紧握拳头,绽放霍拉魔法的光芒。疤痕吸收魔力,让他们拥有非常人的力量与速度,在残暴屠杀达玛基时夺走所有应有的荣耀。

  转眼之间,除了年迈的阿雷维拉克外,所有达玛基被通通处死,而独臂老达玛基则奋力和马吉游斗。老达玛基也曾无数次在夜里击杀阿拉盖。他依然看来衰老瘦弱,不过比过去数十年更加强壮。截至目前,两人都没有重击、锁扣或抛掷对方。

  但即使当她的视线开始模糊,阿希雅还是看得出来阿雷维拉克只是在试探马吉,他的灵气始终平静,测试马吉的防御,找寻他的弱点。

  她从他的架势看出他已锁定目标。达玛基看不见艾弗伦之光,但他也注意到马吉的能力已经过强化,而且作战时一直紧握拳头。

  阿雷维拉克找不到让马吉的拳头紧握的能量线,但他还是能和安奇度一样轻易打断它们,一脚踢中年轻沙达玛的手腕。他的手反射性地摊开,尽管他立刻恢复,再度握紧拳头,但伤害已经造成。

  由于专心观战,就连阿桑也没有发现马吉手里的恶魔骨已经脱手而出,落在地板上滚动。

  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战况逆转。阿雷维拉克依然面无表情,但马吉在达玛基步步逼近时开始面露惧色,他退后一步。

  沙瓦斯要上前协助马吉,但阿桑伸手阻止他。“这种挑战是他一个人的,弟弟。”沙瓦斯看起来不太高兴,但还是鞠躬退下。

  片刻过后,马吉被压在地上,阿雷维拉克的手扣住他的喉咙。

  阿希雅选择这一刻重新开始反抗,这是她失去意识前的最后挣扎。被打斗分心的阿苏卡吉再度将心思放回她身上,进一步扯紧锁链,但是用处不大。她的手指抓到那颗恶魔骨,感觉到魔法涌入指甲上的魔印,在体内灌注全新的力量。

  “你父亲,沙达玛卡,向我发过誓言,孩子。”阿雷维拉克说,“他说他永远不会挑战我对马甲部族的统治,马吉可以在我寿终正寝后挑战我儿子。”

  阿桑鞠躬。“我知道,尊贵的达玛基。但我父亲是我父亲,他的誓言与我无关。”

  “《伊弗佳》里说,父亲发下的誓言同样能够羁绊他们的儿子。”阿雷维拉克说,“而骷髅王座发下的誓言,所有人都必须遵守。如果你遵守誓言,今晚我就不会与你作对。”

  他语气不屑。“结果你却违背誓言,趁夜攻击,就和毫无荣誉可言的青恩一样。所以你不会获胜。”他低头看向马吉。“你没有其他马甲弟弟可以取代我。”话一说完,他扭断了马吉的脖子。

  新任达玛基全部后退,为阿桑和阿雷维拉克清出一块空地。年迈的达玛基站在骷髅王座台阶之前,阻挡阿桑的道路。

  阿山站在台阶顶端,蓄势待发,根据祖法,他必须等到挑战者清空道路之后才能出手,但他拥有战士之心——他想要出战。

  “你为我们族人增添荣耀,达玛基。”阿山说,“艾弗伦会亲手为你开启天堂之门。”

  “我们还没死。”阿雷维拉克在阿桑逼近时说。

  阿希雅没有在她丈夫身上看到霍拉的魔光。阿雷维拉克或许会让弟弟用卑劣的手段取胜,但自己还是依照传统挑战。

  他的攻击猛烈迅速。阿雷维拉克闪向一旁,但阿桑早就料到,转身提肘撞向阿雷维拉克的腋窝。他在对方力道减弱时扣住老人的手臂,拉到老人失去平衡。他抓起达玛基的腰带,把他提离地面,然后挺起膝盖,折断阿雷维拉克的脊椎。

  阿桑任由达玛基瘫倒在地,不再理会他,站起身来,凝视着阿山。

  阿希雅已经慢慢又塞了一根手指到锁链底下。这样还不足以挣脱束缚,但她吸了一口气,这让她力量倍增。

  阿苏卡吉越扯越紧。“艾弗伦的胡子啊,帮我个忙,在我头发变灰之前死吧,姐姐。”

  这时阿希雅第三根手指已经就位,但她趁着凝聚力气时故意发出窒息的声音,停止挣扎。

  阿山自王座台上走下台阶,阿桑退后几步,让他们在地板上以对等的身份对立。他弟弟清光了两人间的尸体。

  “你母亲知道你篡位了吗,孩子?”阿山问,“你,我视如己出的孩子?”

  “我母亲毫不知情。”阿桑说。

  “‘她在儿子面前永远盲目。’骨骰如此告诉梅兰,这点已经证实过好几次了。”

  “她不会让你长期霸占王座。”阿桑说。

  “我祖母更适合出任达玛佳。我成为沙达玛卡后第一件事就是册封她。”

  “首先你必须能活着走上台阶。”阿山说。

  阿桑和阿山在面无表情的达玛面前争夺骷髅王座。

  阿桑挡下姑丈前三下攻击,在阿山的防御范围内出脚攻击。阿山架开这一脚,但却没料到阿桑会跳起身来勾住自己的脖子,剩下的就交给体重处理。

  阿希雅的父亲是个不到四十岁的沙鲁沙克大宗师,但在阿桑面前就像奈沙鲁姆般不堪一击。他脖子折断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

  阿桑看向他弟弟。他们立刻以正确的顺序跪倒在通往骷髅王座的路上,在阿桑踏上台阶的同时额头贴紧地板。

  就在此时,趁所有人都专注在她丈夫身上时,阿希雅展开攻击,脑袋使劲后仰,奋力扯动锁链。她感觉到阿苏卡吉鼻梁断裂,双手松动,她随即挣脱锁链。

  所有人都惊讶地转向他们,但阿希雅毫不迟疑,精准地击中她弟弟的后脑,打碎了骨头,切断他的脊椎神经。

  “阿苏卡吉!”阿桑伤心地大吼道,冷酷的灵气终于转为愤怒。

  但他没有停止上阶,连跨两大步登上王座台。阿希雅拔腿就跑,冲向通往皇室起居区的后门。

  阿桑跳上王座,转头看她,两眼喷火,吼道:“立刻杀了她!”

  阿希雅撞上通往达玛佳所住的出口,但就如阿桑所说,梅兰以霍拉魔法封锁了所有出口。这就与用肩膀去撞城墙没什么两样。

  她弹向另一个方向,在解放者之子朝她狂奔而来时冲往一根石柱。

  当他们的视线被遮蔽时,她立刻滚向第二根石柱,高高跃起,迅速攀爬。等到他们绕过柱子,发现她不见时,她已经溜入守护达玛佳专用的壁龛中。

  艾弗伦的长矛姐妹有他们专用的通道进出王座厅,而达玛丁不知情,因此没有封锁那些通道。

  王座厅四周的寂静魔印让厅外的守卫毫无所觉。他们冷静地站在岗位上,让她可以轻易避开,顺利抵达走廊。阿桑随时都会解除封印,让全皇宫的人展开搜索,但暂时而言,走廊畅通无阻。她的职责是保护此刻很可能也面临谋杀的达玛佳。

  “艾弗伦原谅我。”阿希雅喃喃自语,朝反方向奔去。

  “不,我绝对不会把他交给你!”卡吉娃在阿希雅伸手时紧紧抱着她的曾孙。

  “这里对你们两个都不安全,”阿希雅说,“阿桑在王座厅里屠杀了所有达玛基。我会带你去接受达玛佳的保护,直到骚乱平息为止。”

  卡吉娃又退后一步,但阿希雅抓住她祖母的拇指,微微一扭,在她放下卡吉时顺势接住。

  “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你……”

  阿希雅把儿子抱在胸口,用丝布带缠好。男孩有点醒了,开始吸她的袍子,寻找乳头。“他是我儿子,提卡,不是你的。如果你希望他安全,我们现在就必须离开。立刻。”

  “你儿子?”卡吉娃大声道,“他肚子饿的时候,你的乳头在哪里?他哭的时候,你人又在哪?当他在拜多布上拉屎拉尿时呢?去打阿拉盖。然后我又发现你浑身恶魔血,想要杀死他……”

  阿希雅面红耳赤。“不是那样的,那是意外。”

  卡吉娃掀起面纱,一口啐在阿希雅脚边。“那是令我们家族蒙羞的不正常孙女造成的意外。”

  这话荒谬到阿希雅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当真这么蠢,提卡?你真的看不出来我今天会这么‘不正常’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把我和我妹妹逼去达玛丁宫殿,完全不了解那代表什么。今天的我都是你一手打造出来的,没有其他原因。”

  “而如今你还要我去接受达玛佳保护?”卡吉娃问,“我要依赖把你扭曲成这样的女人在我自己孙子面前保护我?”

  阿希雅拉开面纱,露出脖子上的勒痕。“今晚我同胞兄弟动手要杀我,提卡,没有人绝对安全。”

  “阿苏卡吉?”卡吉娃惊问道,“你把他怎么了?”她突然扑上来出拳打她。“女巫,你把阿苏卡吉怎么了?”

  阿希雅转身保护卡吉,轻易架开她的攻击。她抓住女人的手臂,拇指插入一个疼痛聚合点,拉着她走向门口。每当卡吉娃想向不是阿希雅要走的方向移动时,她就让老女人感到一阵剧痛,迅速化解抵抗。

  她们才走到廊道,突然一声大喊,数名沙鲁姆从两边涌上来,挡住她们的去路。

  “感谢艾弗伦,你安然无恙,神圣母亲。”领头的凯沙鲁姆说。“你孙子急着想知道你没事。”他转身,举矛指向阿希雅。“把孩子交给神圣母亲,然后后退,立刻。”

  阿希雅伸手到背后,抓住指在背上的矛柄。“我儿子必须跟我走。”

  凯沙鲁姆微笑。“那就这样吧。沙达玛卡也很希望他的吉娃卡一起回去。”

  “好让他亲手杀我?”阿希雅反道问。

  “你没有多少选择,公主。”凯沙鲁姆说,“难道你准备动手抵抗,用你儿子当盾牌吗?”

  轮到阿希雅微笑了。“不要担心我儿子,沙鲁姆。还是担心任何蠢到把矛头指向他的人吧。”

  “够了。”卡吉娃上前去抱卡吉。“结束了,阿希雅。”

  阿希雅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放开矛柄。她转向她祖母,伸手去解开把她儿子绑在胸口的丝布。

  但当卡吉娃走到近处,两人的身体短暂挡住四周沙鲁姆的视线的时候阿希雅迅速精确地击中老女人,假意在她瘫倒时上前扶她。

  “提卡!”阿希雅惊慌地看向战士。“快帮忙!神圣母亲需要帮忙!”

  男人当场吓呆了,忘记了手里的武器,纷纷凑上前去,一时之间乱成一团。显然伸手触摸圣母比面对一整群阿拉盖更让他们害怕。

  阿希雅趁着对方不知所措时展开攻击,对距离最近的战士抛出魔印玻璃镖。

  这些人都身穿护甲,但阿希雅能用玻璃镖射掉苍蝇翅膀。一名战士微微侧头,刚好露出足够让她插支玻璃镖到颈动脉里的空隙。沙鲁姆的头盔没有护鼻,所以另一个眉心中了一镖。就听见嘎啦一声,玻璃镖穿透骨头,插入他的脑中。

  濒死的战士向后倒去,撞到了身后伙伴,令其他人更加莫名其妙。一名沙鲁姆反应比其他人快,但是当他跨步上前时,胯下的护甲露出一丝缝隙,让她切断了连接大腿和臀部之间的肌肉。战士瘫倒在地,露出让她可以直取凯沙鲁姆的空当。

  卡吉在她一矛插入凯沙鲁姆喉咙时突然哭闹起来。她从矛鞘中拔出另一柄矛,把凯沙鲁姆踢向另一名战士。她朝手忙脚乱的战士迅速出矛,使得他持矛的手臂在她疾奔而过时当场瘫痪。

  她已经突破防守,面前空无一人。只要迅速跃起,她就可以爬到一条密道里……“布拉!卡曼!带着神圣母亲去沙达玛卡那儿!”一个洪亮的声音吩咐道。“剩下的,继续追她!”

  阿希雅回头。一个戴红面巾的训练官已经接手指挥,领头朝她冲来,另外两名战士则放下矛,脱下斗篷充当担架。

  她已经杀死三个人,打残另外两个。荣耀的战士追随领袖的命令。沙鲁姆迷失在沙拉克卡中。

  但她不能让战士带卡吉娃去阿桑那里,因为他可能会利用她去取代达玛佳。她不能让他们把儿子在英内薇拉手中的消息告诉阿桑。

  她低头,卡吉和她目光交触。她立刻知道卡吉娃说得对。她长期拼命于履行所谓的职责,疏远了自己与自己孩子的天然情感,甚至差点失去了他。

  “要勇敢,卡吉。”她低声道,“尽管我们一起走在深渊边缘,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

  她的矛都是两尺长的矛柄搭配一尺长的魔印玻璃尖。阿希雅打开两把矛柄末端,将两把矛扭转结合,卡吉则打个呵欠,闭上双眼继续睡觉。

  当她开始冲刺时,就连训练官也停下脚步,不知道要怎么避免伤及孩子。她转眼间已进入他的防御范围,在他发现自己死之前,阿希雅已经离开。

  她顺着呼吸的节奏,透过艾弗伦之光看着剩下四个战士身上的能量线,挑选她的目标。她一脚踏碎第一名战士的脚踝,让她有时间挡开第二名战士的矛。阿希雅双手甩动自己的矛,第二柄矛尖掠过下一个人盾牌缝隙,砍断他持矛的手。他惊恐倒地,让她可以冲向下一名战士。这家伙蓄势待发,但阿希雅退后一步,在准备击杀第一名战士时挡下第二名战士的攻击。第一个人还没把重心转移到完好的那条腿上时,她轻轻一推,让他门户大开。

  她以为断手的战士需要更多时间恢复,但是那家伙大吼一声,提起盾牌再次冲上来。

  由于无处闪避的关系,阿希雅身形一转,用背上的护板挡下这一击。她双矛交叉,举在身前,一边守护卡吉,一边攻向另一名战士。

  但尽管战士们需要时间恢复平衡,阿希雅却没有踏歪过一步。她一推一拐,两名战士倒地,断手战士在大量失血时迅速暗淡。她转向另一人,一招制服了他,然后转身面对最后一个挡在她前面的战士。

  这时布拉和卡曼已经抬起承载卡吉娃的担架,绕过走廊另一端的转角,身后跟着刚刚被她打残了手臂的那名战士。阿希雅捡起地上一支矛掷出,插入正力图逃跑的男人后背。

  最后一名战士举起盾牌,屈膝弯曲,准备进攻。他压低矛头,瞄准她胸口,指向卡吉。

  但是矛尖颤抖。

  “鼓起勇气,冲我来吧,战士。”阿希雅说,“在使命中英勇战死,艾弗伦会在孤独之道尽头迎接你。”

  戴尔沙鲁姆深吸口气,然后狂吼一声,朝她扑上,矛尖刺得又稳又准。

  阿希雅干净利落,让他英勇战死。

  “女巫!”阿希雅在男人倒地时看见她早已遗忘的瘸脚战士已经靠着完好的那只脚站起身来。

  他的矛已经脱手而出,对准她的心口而来。她战袍里的护板可以轻易隔开这一击,但绑在胸口的卡吉不能。

  阿希雅没有时间闪躲,只能丢下武器,抱紧卡吉,转身以侧面承受这一击。那里的护板较小,为了行动方便留有空隙。矛尖击中一块护板,然后插入旁边的缝隙。

  阿希雅被冲击力震退一步。一时之间她以为自己伤得不重,但当她移动时,矛的重量开始拖慢她,显然插得很深。

  她不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不过那就和剧痛一样无关紧要。她拔出那把矛,转身射向掷矛者,然后捡起自己的矛,开始追赶布拉和卡曼。

  要追上他们很容易。皇宫里有很多只有沙鲁姆丁知道的密道,让她可以穿墙而过,而那些男人只能绕远路,还被神圣母亲拖慢脚步。

  阿希雅躲在一道拱道上,埋伏在他们的必经路上。卡吉不安分,她匆忙包扎的伤口疼痛,浸湿了她的战袍。

  只听见一阵紊乱的喘息声,两个战士接近了。她让布拉跑过拱道,无声无息地落在卡曼身上。卡吉在他们下坠时笑了一声,不幸的战士抬起头来,刚好迎接自己的死亡降临。当卡曼放开担架时,拉扯的力道让布拉失去重心,她立刻了结他。

  “提卡!”卡吉看到卡吉娃喊道。阿希雅咬紧牙关,提起女人软瘫的身躯,打横扛在肩膀上。

  走廊另一端传来更多战士的叫声,正掀翻皇宫搜查她。

  你的长子惨遭横死。

  英内薇拉凝视着骨骰,整理突如其来的烦乱。

  产下女性子嗣是所有达玛丁的职责,但她为了族人把自己的需求摆在一边,利用骨骰先帮阿曼恩生下两名儿子,一个属于沙拉吉、一个属于沙利克霍拉。这两个男孩都是出于职责所生,但随着他们在她体内滋长,艾弗伦慢慢施展他最微妙的魔法,这个奇迹让她在他们吸她母奶时爱上这两个婴儿。

  成长过程中,这两个男孩同样让她头大。她以为儿子会像阿曼恩,但他们各自拥有不同的性格。解放者的儿子怎么可能比得上父亲?

  贾阳是个彻头彻尾的沙鲁姆——凶残、暴虐、鲁莽。从摇篮走出就去大迷宫,他从来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在小心谨慎与个人安全上,完全不往下看就跳下去。身为领头人,他却倾向于用矛解决问题,而非智慧。就某方面而言他算聪明,本来可以成就自己的名声,但别人唯一听得见的只有他父亲的名字。他还没有成年就已经承担了太多责任。

  骨骰在她的亲生孩子方面向来派不上多大用场,但她内心深处早就预知他会早夭。

  听说他要挥师北上时,这层不祥的恐惧之感立刻增强三倍。

  如果他们尚未征服身后的敌人就挥军北上——解放者大军将会面临末日。

  确认贾阳的死讯仍然让她痛苦万分,接着又因为长久以来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而感到解脱时觉得很自责。

  晚点会有时间来为之伤心落泪。她像风中弯曲的棕榈树一样拥抱自己的痛楚,然后专心调整呼吸,直到她有办法继续掷骰为止。

  今晚你的权力会三度面临挑战。

  她停了一下,一时之间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目光瞄向掷骰室唯一的出口。蜜佳、贾娃和魁娃达玛基丁一起在外等候,随时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守护她。其他沙鲁姆丁等在她的寝宫外,还有安奇度亲手调教出来的阉人守卫。

  如果贾阳死亡的消息传到达玛基耳朵里,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们全都是一帮野心勃勃的老家伙,一个都不忠诚。只要对自己有利,决不心慈手软。

  她第三次举起骨骰。“全能的艾弗伦,生命与光明的赐予者,你谦虚的仆人需要指引。今晚谁会挑战我?”

  骨骰一如往常散发魔光,转动出复杂的图案,不过讯息很简单。

  等待。

  掷骰室外传来叫声。

  梅兰在英内薇拉走进屋内时抬头。她已经解下了白头巾,手里拿着母亲的黑头巾。魁娃躺在她脚边,灵气消散,已然死去。蜜佳和贾娃躺在门旁。他们的灵气平静暗淡,身体一动也不动。

  英内薇拉没有料到梅兰竟然会哈哈大笑——一切来得太快了,她一时不知所措。

  “来吧,达玛佳!”梅兰叫道,“很讽刺吧?这正好与当年你杀害我祖母时,被我们所见证的情景一模一样吧?”

  这话说得没错。英内薇拉本来并不打算过早取得卡吉部族达玛丁的领导地位,但是当坎内娃威胁到她把阿曼恩推向骷髅王座的计划时,她毫不犹豫地杀了那个老女人。

  “或许。”她承认,“但我没有忘恩弑母。”

  “你当然没有。”梅兰语气不屑,“织篓匠的女儿绝对不会伤害她神圣的母亲。曼娃最近好吗?还在大市集里吗?或许你是该抽空去看她了。”

  英内薇拉听够了。她举起霍拉魔杖,朝梅兰发射一记魔爆。

  她一举魔杖,梅兰的手立刻伸入白袍,拿出一块魔印石恶魔硬壳,其外包以黄金。魔爆在魔印前扭曲,炸烂整个房间,但是没有伤到梅兰。

  她有备而来,英内薇拉发现。“你蓄谋背叛很久了吧,梅兰?”

  梅兰扬起那只被烧得焦黑变形的恶魔爪。“这还用问吗?”她嗤之以鼻。“比这还久,打从你第一次缠拜多布开始,我就一直计划着这一天。”

  “但是艾弗伦曾眷顾你。骨骰宣称阿曼恩·贾迪尔就是沙达玛卡,而你是他的达玛佳。我除了服从外,又能怎么办呢?”

  梅兰伸出一根爪子指向英内薇拉。“但你没有料到阿曼恩·贾迪尔会战败吧?且你也没能力在他缺席期间维持族人统一。艾弗伦已经抛弃了你。打从北地妓女在枕厅取代你后,骨骰就一直在和你作对。该是换新沙达玛卡和新达玛佳的时候了。”

  英内薇拉大笑。“你好像不是我那普绪丁儿子喜欢的人吧。”

  “没有女人可以。”梅兰同意,“而且我也没有获得族人的认同。”

  “卡吉娃。”英内薇拉啐道。

  梅兰拍拍畸形的手。“感谢你亲手把武器交到我手里。现在阿桑肯定已经任命她了,她将会占领你在王座旁的枕头……不过位于王座下方几步台阶。她只充当个摆设,是整肃异己的道具,不过我们对于这个道具的摆布方式已经驾轻就熟。”

  英内薇拉扬起霍拉魔杖。“你没办法摆布任何目标,梅兰。你的孤独之道就在今晚。”

  某样东西击中英内薇拉,打得她飞身而起。如果她没有经过魔力强化的话,这一下就足以让她动弹不得。而在魔力强化的情况下,她像木娃娃般远远飞出,重重摔落地面,震得她四肢剧痛,魔杖脱手。她看向遇袭的方向,一时之间天旋地转。

  接着旋转的景象凝聚成阿莎薇达玛丁的形体,她理应身处数百英里之外,辅佐贾阳。

  “原来是你害死了我儿子。”英内薇拉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你自己的预言道出了他的末日。”阿莎薇伸手摸她胸口。“既然睿智的达玛佳选择向她的儿子隐瞒,我有什么资格泄露天机呢?”

  贾阳确实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接受建议的,英内薇拉心想。但是这个想法并没有减轻那句话所带来的刺痛,或是如同龙卷风般在她体内狂卷的愤怒。

  梅兰和阿莎薇分别站在房间两端,把英内薇拉夹在中间,让她难以同时看见两人。她们灵气闪亮,两人都启动了霍拉强化能力。她们的首饰和手中的法器全都闪闪发光。

  力量强到令英内薇拉更加焦躁。她目光飘向她的霍拉魔杖,但梅兰把魔杖踢走了。

  那把武器是用恶魔王子的臂骨制成,远比梅兰和阿莎薇身上所有霍拉加在一起还要强大。强大到英内薇拉过度依赖它,以至于没有随身携带其他攻击用的法器。至少她清楚,她俩得花好几个小时研究魔杖上的魔印启动方式才能用来对付她。

  但就算没有武器,英内薇拉也不是毫无防备能力,阿莎薇在举起火恶魔骨头,朝她喷出一团烈焰时明白了这一点。英内薇拉一枚戒指叮了一声,烈焰随即化为清风飘过。

  英内薇拉毫不浪费时间,直接冲入火焰中,一脚踢落阿莎薇手中的骨头。她转身回旋,打算以手肘撞击女人的喉咙,但阿莎薇的沙鲁沙克也很熟练。她一手窜到英内薇拉手肘下,顺势下扯,随即矮身闪避,试图施展沙鲁金套路打残她的脚。

  英内薇拉迅速变招,转动大腿,避开攻击。阿莎薇的指头错过一寸,不过一寸就够了。英内薇拉站稳双脚,利用阿莎薇自身的力量把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但在她继续进攻前,梅兰已经对她抛出一把风恶魔利牙。牙齿上的魔印启动,让它们以足以划破空气的速度急窜而出。

  她扬起一手,挡在脸和胸前。她一只手镯刻有对付风恶魔的魔印,魔印闪耀,保护她的要害。

  她身上其他部位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风恶魔牙锐利如针,但又粗得和麦秆一样。其中一颗在她腹部洞穿而出,另一颗击中她的臀部。

  英内薇拉再度吸收首饰中的魔力治疗穿刺伤,不过还有两颗牙镶入她的大腿,她没有时间去拔。

  她用力踏步,但阿莎薇已经滚向一旁,出脚猛踢。梅兰举起一根用风恶魔皮翼卷成的管子,英内薇拉很清楚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样的攻击。

  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英内薇拉趴倒在地,一阵强风如同艾弗伦之手般击中她,把她压在地上,力道重到把地板撕裂。

  阿莎薇在英内薇拉出脚跃起时抛出一颗魔印石。石头掠过地板,沿路留下一条冰痕。威力强到足以把敌人冻僵。

  英内薇拉借助红宝石戒指中吸收的魔力,以黄金包覆的环状火恶魔骨让她的身体立刻充满暖意,在她把石头踢向梅兰时击退寒冷。

  寒石来袭时,梅兰正准备下一道狂风攻击。她情急之下转动魔印管,朝石头释放魔力。她成功吹走石头,但由于她蠢得瞄准地板,反弹的力道把她震得飞离地面。

  英内薇拉拉近她和阿莎薇间的距离,一指插入她的肩膀。阿莎薇没能及时格挡,不过还是拍到英内薇拉的手臂,避免对方击中聚合点,让原本足以打残她的攻击只造成痛楚。

  英内薇拉近在眼前,阿莎薇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定在原位,然后以膝盖顶中她的腰部,接着又是一下。英内薇拉承受攻击,趁机用手勾住阿莎薇的膝盖,再度摔倒了她。她以另一手钳制阿莎薇的脚,打算把它扭到脱臼。

  她没有机会做完这个动作,不过还是达到应有的效果。由于不想见到爱人残废,或在她挡在中间时以魔法攻击,梅兰也立即加入缠斗。

  英内薇拉不得不放开阿莎薇的脚去抵挡梅兰的鞭击,然后对她胸口施展足以打烂普通女人胸腔的反击。但梅兰同样透过魔力强化,承受攻击,向后倒下,然后踢中英内薇拉胯下。

  和其他偏差一英寸就没效果的聚合点不同,一个女人大部分的力量都集中在双脚之间,而这个目标很难错过。神经丛传来剧痛,英内薇拉的双脚短暂失去力量。阿莎薇早有准备,立刻踢中她双脚,终于将她击倒在地。

  英内薇拉并不抗拒,反而用体重加速落地,抓住阿莎薇的后颈,翻身让她挡在身上,及时接下梅兰的膝盖攻击。英内薇拉把两个女人提成一团,翻身而起,朝她的霍拉魔杖直奔而去。

  尽管她跑得很快,梅兰丢东西却更快,霍拉石如同火红的煤炭般掠过半空,落在她和武器中间,冲击魔印在地板上炸出一个大洞,碎片冲撞她的身体。她没有抵挡木头的魔印,全身血肉模糊,插满碎木。烟雾弥漫之间,她失去了魔杖的踪迹。

  这时,门外传来了叫声,人们被这阵激烈的打斗吸引而来,但阿莎薇立即朝门口丢出另一颗冲击魔印石,将门框打得倒塌下来,将任何前来援助英内薇拉的人挡在门外。

  英内薇拉再度提取魔力疗伤,不过她发现首饰里储存的魔力积存不多了——看来不能继续这样消耗霍拉。

  情急之下,她伸手到霍拉袋里一把抓起熟悉的骨骰。她连看都不看一眼,举起骨骰,召唤魔光。

  光魔印是奈达玛丁在骨骰上刻的最初几道魔印之一,让她们可以透过艾弗伦之光工作,就连新手都会。看到她到了山穷水尽时的反应,梅兰和阿莎薇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但英内薇拉的骨骰是用心灵恶魔的骨骰刻成,并以纯琥珀金凝聚魔力。当发现她召唤的光芒闪亮如同太阳,强到让人无法逼视时,两个女人吓得尖叫起来。

  等她们回过神来时,英内薇拉已经扣住阿莎薇的手臂,向后扭转到软骨爆裂,阿莎薇惨叫不止。

  这一记攻击得手的代价就是,梅兰一爪抓在她脸上。她在鲜血流入眼中时继续攻击,击中聚合点,令梅兰向后跌开。

  她必须停止攻击,伸手拭去流向眼睛的鲜血。她再度吸收魔力治疗,不过这次她在流血逐渐止住时感到魔力耗尽。阿莎薇对她施展骆驼踢,然后停止动作,也开始吸收魔力疗伤。

  接下来的情况宛如梦境。英内薇拉被迫在两个女人左右夹攻之下采取守势。她们有备而来,灵气始终明亮,而英内薇拉的灵气则逐渐暗淡,动作也越来越缓慢。

  更有甚者,阿莎薇和梅兰一辈子都是联手作战,设计出天衣无缝的联手沙鲁金。格挡任何一人的招式,英内薇拉就会被另一人攻击,而这两个女人决不会放过任何优势。

  英内薇拉发现自己力量减弱,破绽越来越多,而她趁隙施展的反击也都被对方轻易挡下。她开始发现对方在玩弄她,在享受胜利的时刻。

  “认命吧。”梅兰说着一脚踢中英内薇拉脑侧,让她凭空反转。

  “艾弗伦已经抛弃你了。”阿莎薇说着从另一侧踢她背部。

  “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错,”梅兰说,一拳击中她的下巴,打得她双脚离地。

  阿莎薇站好方位,准备挺膝攻击,在英内薇拉落下时狠狠击中。英内薇拉吐气时咳出一口鲜血,阿莎薇把她压在地上。“权力让你骄横自满,只带着骨骰就上场战斗,而你的骨骰充满缺陷,因为你用金属包裹他们,那是《伊弗佳律法》禁止的方法。”

  真的吗?是骨骰背叛了她吗?她真的已经在艾弗伦面前失宠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失宠的关键在哪里?没有确认帕尔青恩的死讯?以金属包覆骨骰?让阿曼恩参与多明沙鲁姆?可以重来的话,她会作任何不同的决定吗?

  但接着她想起一件事情,伸手到霍拉袋里。

  “它们曾警告我。”她嘶声道。

  “呃?”梅兰问。

  “骨骰。”英内薇拉一边喘气一边在袋子里摸索。“它们警告我有人会挑战我的权力。艾弗伦没有遗弃我。这只是一次考验。”

  除了召唤魔光和占卜外,《伊弗佳》禁止达玛丁吸收骨骰的魔力,以免骨骰的魔力耗尽,影响预知的准确性。更重要的是,骨骰是达玛丁最宝贵的东西。它们是达玛丁取得白袍的关键、生命的向导、力量的核心。没有达玛丁会冒险伤害骨骰。

  但英内薇拉已经失去过骨骰一次,让她在刻出新骨骰前盲目无依。代价很高,但她承受得起。

  现在,她拥有用心灵恶魔骨刻成的骨骰,还以琥珀金包覆。她伸手握住七枚骨骰,吸收它们的力量,再度强化力量和速度。

  梅兰和阿莎薇没有料到她会发难,不过两人都没有降低警觉。当英内薇拉反击时,她们同时行动,阿莎薇阻挡,梅兰反制。

  这两个人片刻前的动作还比地道蛇更快,如今却慢得好比笨重的骆驼。英内薇拉在阿莎薇双手还没抵达防守位置前踢中她的胸口,让她向后跌开,然后还有时间接下梅兰的攻击,顺势将她抛出,一路飞到房间另一边。

  在安全距离下,两个女人再度伸手到霍拉袋里,但英内薇拉动作更快,扬起握紧骨骰的拳头,伸出一根手指,以尖指甲凭空绘制冰寒魔印。

  阿莎薇当场冻僵,皮肤上包覆一层严霜。英内薇拉并不打算杀她——还不想——但没有料到骨骰的威力如此强大。女人的灵气如同烛光般消失。

  梅兰尖叫,释放一道闪电,但英内薇拉转身,迅速在空中绘印。她在骨骰吸收闪电魔力时感到一阵刺痛。

  梅兰目瞪口呆,翻找霍拉袋,取出另一把风恶魔牙。推进魔力在她抛出魔牙时启动,但英内薇拉反向绘制推进魔印,魔牙调头射穿了抛掷者。

  梅兰尖声惨叫,向后倒下,一边呻吟,一边奋力呼吸,浑身是洞。英内薇拉继续握着骨骰,随时准备绘印,但是女人的灵气没有显示任何她能继续战斗的迹象。

  “你杀了……阿莎薇……”梅兰咬牙说道。

  “她想置我于死地,”英内薇拉说,“但你不怕冷,是不是,梅兰?”她凭空绘印,一道明亮的火焰飘浮在她手上。“火焰向来都是你的最爱。”

  梅兰神色畏缩,痛苦大叫,反射性地蜷成一团,紧紧抱着畸形的手。“我什么都可以向你坦白!”

  英内薇拉大笑。“我有我的骨骰,小姐妹。我不需要你告诉我任何事。你仅存的价值都在提起我母亲的那一刻里消失殆尽。”

  “原谅我们失职,达玛佳。”蜜佳在英内薇拉救醒她时哀求道。贾娃才刚对治疗魔法产生反应,英内薇拉的一只耳环就开始震动,显示有人进入长矛姐妹专用的密道。

  安静,英内薇拉比手语。她晃晃手指,蜜佳扶走贾娃,英内薇拉则举起找回的霍拉魔杖。

  密门无声开启,不过来的不是敌人。她看到阿希雅扛着卡吉娃,胸前还抱着一团东西。长矛姐妹的战袍破烂,浸满鲜血,白面纱上也都是血斑。她在身后留下血淋淋的脚印。

  “庇佑,我祈求庇佑,达玛佳。”阿希雅放下卡吉娃,解开胸前的丝布,露出她儿子。

  “出了什么事?”英内薇拉说着走去检视对方伤势。有些淤青和浅浅的伤口,不过一根矛刺穿了她的腹部。她面无血色,灵气暗淡。想要活下来就必须仰赖霍拉魔法。

  “贾阳死了。”阿希雅说,“部队溃败。”

  英内薇拉点头。“我知道。”

  “沙达玛的反应是杀了他们的达玛基,接管各部族。”阿希雅说,“除了马吉,他被打败了。”

  这是新的情报,很危急的情报。英内薇拉一直希望阿曼恩的达玛子嗣接管各部族,不过是要在她所挑选的时机。那些白痴可能会搞乱一切,而她终于发现他们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阿山呢?”她问,不过已经猜到答案。

  “我父亲死了。”阿希雅说,“现在阿桑坐上了骷髅王座。”

  情况持续恶化。她已经失去贾阳了。如果得被迫杀死阿桑,她将会彻底崩溃。

  “屠杀开始时,我转头看阿苏卡吉,”阿希雅说,“刚好看到他用锁链套上我的喉咙,意图杀我。”

  “所以你弟弟也死了。”英内薇拉猜测。

  阿希雅点头,咳血,已经站立不稳。英内薇拉下达指令,蜜佳和贾娃立刻上前。“接过孩子。”

  贾娃伸手,但阿希雅反射性地抓得更紧,卡吉开始啼哭。阿希雅眯起双眼,仿佛不认得她的长矛姐妹,灵气中充满迷惑与恐惧。

  这让英内薇拉异常害怕。她什么时候在阿希雅的灵气里看过如此深深的恐惧了?就连阿拉盖在城外建造大魔印时也没有。

  “我以艾弗伦之名和我进入天堂的荣誉发誓,我决不会伤害他的,姐姐,”贾娃说,“拜托,达玛佳要帮你疗伤。”

  阿希雅摇头,灵气中少了些迷惑。“我今晚为了保护儿子走过深渊,妹妹。我决不和他分开。”

  “你们不会分开。”英内薇拉说,“我保证。但是当魔力入体时,你可能会抱得太紧。把卡吉交给你的长矛姐妹,她们不会离开你的。”

  阿希雅点头,松开双手。贾娃接过卡吉,手臂直挺挺地把哭闹的婴儿抱在身前。她一副宁愿去和石恶魔作战的模样,失去童年的沙鲁姆丁体内没有任何母性本能。

  英内薇拉从她手上接过婴儿,用毯子紧紧包覆他四肢。她把包好的孩子放到贾娃的臂弯中。“蜜佳,把神圣母亲带往地窖。我们很快就会赶去会合。立刻过去,不要告诉任何人。”

  “是,达玛佳。”蜜佳鞠躬,匆匆离去。

  英内薇拉在黎明时进入王座厅,身后跟着她的达玛基丁妹妻。王座厅里已经挤满达玛和沙鲁姆,在她们抵达时议论纷纷。他们前方通往王座的通道两旁站着她们的次子,除了目光怨毒地看着阿里维伦达玛基的贝丽娜。阿里维伦是阿雷维拉克的长子,取代他的父亲统领马甲部族——至少暂时如此。

  没有达玛基丁认同儿子发起的政变,但是血缘紧密地将她们联结在一起。英内薇拉自己也感应到这份牵绊,抬头看向台阶上的阿桑。他脸色铁青,为了阿苏卡吉之死而哭到双眼红肿。

  权力向来需要付出代价,我儿,她心想。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同情阿桑的感觉还是和失去贾阳的痛苦一起在她心里纠缠。有些人会说是次子杀了长子,但是骨骰提供的真相更加残酷。阿桑曾煽动他哥,但结果还是贾阳害死了自己。

  “很高兴你没事,母亲。我昨晚非常担心你的安危。”阿桑十分聪明地拉开了王座厅的窗户,让阳光洒入厅内,在数十名新战士身上反射,不过英内薇拉不需要解读他的灵气就知道他的口是心非。

  “我担心所有人。”英内薇拉说着在她的妹妻站到王座左侧、新任达玛基对面的定位时继续前进。“担心到我把卡吉娃和孙子带去我那里。当然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

  “当然。”阿桑在她开始上台阶时咬牙说道。她知道他想阻止她——王座厅中所有男人都想——但是在夜里下令暗杀母亲是一回事,光天化日在整个议会面前攻击达玛佳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阿希雅呢?”阿桑突然问道,“我那个叛变的妻子要为杀害她弟弟和我的皇宫守卫接受惩罚。”

  英内薇拉压抑嘲笑这句指责的冲动。“你的吉娃卡在打斗中受到了致命伤,我儿。”

  阿桑噘起嘴唇,显然不信。“危险已过,你必须交还他们。我要亲眼看到我妻子的尸体,卡吉要统领他的部族,而我神圣的祖母……”

  英内薇拉踏上台阶顶端,直视他双眼,他没有胆量说完那句话。身为沙达玛卡,阿桑的地位高于她,但他还没有测试过这一点,而他们都很清楚,英内薇拉可以在他找到两个人质前杀了他们。

  “危险尚未度过!”英内薇拉大声说道,在王座厅里阵阵回荡。“我已经咨询过阿拉盖霍拉,骨骰预言他们一旦离开我的保护就会惨遭横死。”

  她没有鞠躬,以身份对等的姿态大步走向她位于王座旁的枕床。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