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星之继承者III:巨人之星> 40

40

  没人能确切说明维萨和尤坦星的投射器在相互搏斗、争夺数光年之外同一片区域的控制权时,最后的几秒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且很多人相信没人能说得清。不过,亨特最后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么一种说法——那是保罗•谢林当初在休斯敦说的,就是卡伦•赫勒尔和诺曼•佩希过来跟柯德维尔谈话的那天——伽星人的物理方程描述了空间点对点传送的可能性,同样也可以得出进行时间传送的可能,抑或两者皆可。不管怎么说,那五艘杰乌伦飞船确实跨越了数光年的空间,并往回飞跃了数万年的时间,出现在了太阳系里,因为当时慧神星还存在着。实际上,根据对星空背景的仔细测量来看,伽星人的科学家已经非常精准地确定了当时的时间:那大约是月球人最终大战发生的两百年前。

  当然了,这也解释了兰比亚这个超级种族从何而来,为何他们仿佛一夜之间就出现了,所拥有的科技远超这颗行星其他任何族群。这也大体上解释了为什么这颗行星在好不容易纠正了好战的路子,开始做建设性的工作,一起为了移民地球而合作的时候,却突然间分裂成两个敌对集团,最终毁灭了彼此。赛里奥斯人是土生土长的,是由伽星人在两千五百万年前从地球运来的祖先进化而成的;而兰比亚人来自五万年之后的杰乌伦星。兰比亚人以前从未出现过,他们是从别处过来的。

  未来的很多年里,这其中还有很多谜题留给科学家去争论。比方说,兰比亚人怎么能是他们自己子孙的子孙?他们的贪婪和对权力的欲望最终被看作是他们这个团体的特性,而不是人类种族整体的特性,但话说回来,这种特性又源自何处?杰乌伦人是由兰比亚人血脉传承下来的,兰比亚人又是从着陆在慧神星的杰乌伦人传承下来的。所以,这一切是从哪里、从什么时候发端的呢?丹切克推断他们穿越混乱时空区域的那条通道可能让他们产生了某种形式的心理失常,从而开启了这一切,但这个想法并不十分令人满意,因为“开启”这个词儿在这个语义背景下太过于晦涩。

  随后的事件又浮现出另一个疑点。杰乌伦人回到慧神星应该是带有不少知识的,如果他们了解接下来的两百年,知道那场战争,知道千年之后跟苏利恩人的事情,以及他们最终败在维萨手里,那他们为什么还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对于改变后来的事件无能为力吗?当然不会。如果一部全新的历史在时间循环里书写,抹掉并替换“以前”已经存在的其他事情,那又会怎样?抑或在仓促之间,他们随身携带的记录并不多?再加上遭遇应激性遗忘症,导致他们到达时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结果命中注定要陷入无休止的、一成不变的循环当中?

  苏利恩人对这些问题也难以解答,这已涉及他们理论研究的前沿区域。可能总有那么一天,未来的某一代伽星人和地球人数学家与物理学家能够推演出这种怪异情况的逻辑,明白这种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但话说回来,也可能永远没人能搞明白。

  不过,有一个谜倒是解开了,这个谜团一直困扰着地球人、伽星人,乃至杰乌伦人——冥王星外围那台设备,它回应了月球背面传出的第一条古伽星语编码信息,并将它直接转发给了维萨。苏利恩人猜想那是杰乌伦人放置在那里的,杰乌伦人猜测那是苏利恩人放置的,由于形势所限,双方都不曾向对方提出过此事。现在,它被毁掉了,也就没有办法去调查了。那它到底是什么呢?它又是怎么到那儿的呢?

  答案只能是那台探测器,紧跟着杰乌伦飞船穿过隧道的那台探测器。它的程序自然能响应自己母船的通信协议,而且它也经过了适配,可以接通苏利恩的超链接。通过对最后几秒钟交换信息的日志分析看,施洛欣手下的科学家确定,就在隧道关闭前,探测器处于被动模式,等待来自“沙普龙号”的下一条指令。显然它一直等待了很久很久。在维萨的指令催促之下,它一直加速追踪杰乌伦飞船,出现在了慧神星附近,然后努力远离太阳飞行,最终在冥王星外一条遥远的轨道上稳定下来。它一直等待着,终于听到一条它能理解的命令,并将其转发给维萨,因为它的指令就是如此。它并不知道此时已经过去了五万年。

  于是,慧神星、早期伽星人、由兰比亚人和赛里奥斯人组成的月球人、查理和寇里尔、地球和智人,再加上巨人之星,这个完整的环终于闭合了。它始于它的终点,而杰乌克斯、布罗格胡里奥以及兰比亚人被封闭在这个无法打破的闭环里,牢固地、永久地嵌入了往昔岁月。讽刺的是,这个牢笼甚至比他们自己设想的那个防逃逸装置还要坚固。

  消除了使其堕落的因素,杰乌伦星的人们看起来跟人类其实没有多大的不同。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动手,带着全新的合作与乐观精神重建自己的社会。但这需要大量艰苦的劳动,也需要社会和政治的重构。因为受破坏的范围很广,主要是布罗格胡里奥的大逃亡造成的引力扰动引发了洪水,所以凯拉赞安排加鲁夫作为临时的行星主管来监督管理相关事宜。杰乌伦星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将处于观察阶段,杰乌克斯下线之后,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覆盖整颗行星的系统;然而,实施计划和实现其他一些功能依然需要大规模的信息处理能力,幸运的是,这种规模的机器现成的就有,那就是左拉克。“沙普龙号”永久安置在了杰乌伦星,左拉克成了新的试验网络的核心,终有一天,它会担当起行星际的运作,融入维萨。

  此外,杰乌伦星暂时的非计算机化的世界为“沙普龙号”上加鲁夫的那帮人提供了一个理想的环境,他们距离自己的文化已经有两千五百万年之遥了,他们要借此休养、调整,适应苏利恩人的生活方式。与此同时,他们还能扮演关键的角色,帮助加鲁夫重建这颗行星,为杰乌伦人的政府开创一个新的机制。于是,加鲁夫和他的人马,还有左拉克就有了忙不完的工作,眼前是充满挑战的未来,他们又有了自己的家园。

  而在地球上,随着之前那个统治集团的垮台,米科连•索波洛斯基在新秩序下成了苏联的外交部部长。通过克里姆林宫内部的神秘运作,卫瑞科夫最终成了外星科学顾问,成为第一个申请并享有地球人公民身份的外星人。

  美国国务院里,卡伦•赫勒尔和诺曼•佩希率领着一支由派克阿德委派的队伍草拟了一项政策,致力于消除东西方相互猜忌的障碍。在杰乌克斯内部的记录里,他们发现了酝酿两次世界大战的那个国际网络,之后数年还一手制造了中东与东南亚危机,图谋通过核武器竞赛让全世界为它买单,里面还有很长的明细,包含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巨细无遗。现在,这个网络也将随之崩溃。

  联合国这边呢,原本计划暗中操纵将全世界的权力集于一身,再全部转交到杰乌伦人手中,但现在也将一一肃清,重新打造成地球加入星际社群的沟通渠道。在这样的社群里,它将扮演重要的角色——而像克利福德•本森、席瑞尔上校、索波洛斯基手下的将军这样的人物,在这里仍然会有一席之地。

  伽星人那边呢,除了科学与技术,他们还学会了如何维持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没人知道还有多少布罗格胡里奥潜藏在银河系未曾探索的区域里等候时机。

  这样的日子会到来的,但仍然很遥远。与此同时,有很多准备要做——整颗星球要重新进行教育,自然科学的整个体系要推翻重新来过。联合国太空军团制订了试验性的计划,将航通部融合进柯德维尔麾下一个新的超级部门,他会迁往华盛顿开启一项宏大的任务,在伽星人技术的眷顾下重新规划太空计划的远景,并着手研究将一部分地球通信网络连入维萨。亨特将会成为这个新机构的副主任;丹切克呢,因为可以通过视觉信号无限制地研究各个外星球独有的外星生物和外星生物的演化而欣喜若狂,因此也接受了一份邀请,成为外星生命科学部的主任。至少,丹切克就是找这个借口说他想搬到华盛顿的。柯德维尔在机构组织图里当然也为琳保留了一个席位。

  但是这场战争真正的英雄,是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或是任何事物都不能替代的,这就是维萨。凯拉赞同意让维萨接管尤坦星,全权管理这颗行星,享受它独立做主的喜悦。在此过程中,它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按照自己的设计,更进一步自由发展自己的智能。但维萨与其创造者的关系不会被打破。在今后的数年乃至若干世纪里,向银河系的扩张将会证明,人类与伽星人的联盟、有机体与无机体的联盟、本能与能力的联盟,将会是所向披靡的组合,这是已经经过实践验证的。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