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生化危机7:零度时刻> 序章

序章

  一辆列车微微摇摆着呼啸穿梭于浣熊市市郊的森林中,车轮撞击铁轨发出“隆隆”声,与此时空中的电闪雷鸣相得益彰。
  比尔尼伯格就坐在这辆列车的贵宾车厢里。他从脚边的手提箱中不慌不忙地取出名为”哈代”的资料开始翻阅。虽然在车上已经待了整整一天,但他还挺享受这种摇摇晃晃的惬意。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属于晚餐时段,但这辆“日食号”快车依然几乎满座,热闹非常。这是列专属安布雷拉公司的商务快车,公司当初可是耗费了一大笔钱精心布置过。列车的内部装修追求的是古典风格,相当漂亮,从餐车里那些天鹅绒质地的座椅,到那些树枝形的装饰性吊灯,无一处不带给人们精致美感的享受。员工们还经常招呼着家人朋友同乘此车以求别样体验。看到那些在城镇外兰撒姆站上车的生面孔,尼伯格也敢打保票他们之中十有八九是安布雷拉公司的雇员。确实,如果不是因为这家医药巨头,浣熊市也不会成为这个国家交通版图上的重要站点。
  一位列车员走过尼伯格身边,对他彬彬有礼地微笑了一下——这和尼伯格西装翻领上那牧安布雷拉公司的特殊徽章不无关系,这枚徽章是尼伯格高级工作人员的身分象征。尼伯格很享受这一切,列车里的环境也凉爽怡人,但仅仅一窗之隔,室外的空气却低沉闷热,空中电闪雷鸣,正是一场夏季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我的外套……”在车子的后备箱里广看见窗外骤变的天色,尼伯格喃喃自语,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可好了,他的车可是停在车站的另一端,要真是下起雨了,到时自己下车后还得步行过去,估计走到半路就会全身湿透了。他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继续阅读手上的文件——这些资料他已经反复看了好多次,但如果要掌握一切细节,多看几遍也是必要的。资料是关于一项儿科临床心脏药物治疗的实验。治疗对象是个小女孩,名叫特里萨·哈代,今年十岁。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最后的结果显示所用药物虽然达到了预期的控制心脏病的功效,却有导致肾衰竭的副作用,而且在特里萨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她虽然活了下来,但这一生也许都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了。她的家长十分愤怒,律师也介入医疗机构调查她是否还有其他机体受损,因此这件案子必须尽快解决。这是个孱弱却有着天使般脸孔的孩子,很容易唤起公众的同情,所以在哈代一家把孩子领进媒体满座的法庭之前,他必须一直保持冷静,绝不表态。这也是尼伯格和他的团队需要解决的问题关键所在:只有提供让这个家庭满意的条件,才能控制住社会舆论。但这个条件不好定,绝不能低,但也不能高到足以引起他们的家庭律师的贪念——那可是一位经常叫嚣着“如果打不赢官司就不用付我的钱“的难缠律师。当然了,尼伯格办理事故损害赔偿这一类案件已经很有经验了,他有自信在特里萨案第一次开庭前办妥这个案子,这也是为什么安布雷拉公司会高薪聘请他这个老手的原因。
  开始有雨点重重地摔在玻璃窗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简直像有人拿着一桶水对着玻璃窗直接泼洒。
  同时,列车的车顶还传出了好几声重重的钝响,这让尼伯格有些惊讶一定是冰雹之类的东西……真危险……还好现在坐在车厢里。
  漆黑的夜空中又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森林里绵绵的小而陡峭的山峰——森林最深处的标志。尼伯格无意地向窗外瞄了一眼,竟然发现当照在山顶浓密丛林的电光里映出了一个高大的人形侧影——那是一个身穿着长外套,或是袍子的男人。从一身灰暗的织物下,他伸出了长长的手臂,在闪电的照耀下清晰可见。但当断断续续的闪电消失,这奇异的场景也随之归于一片黑暗。
  “这到底是……”尼伯格大吃一惊,有些不安起来。此时砸在窗户上的雨点更大了——其实那倒真不像是雨点,哪见过这样大滴大滴砸下来,还能在玻璃上散开呈针状滴落的巨大雨点呢。尼伯格眨眨眼睛,还在寻思着自己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车厢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了人们的尖叫与悲鸣声——尼伯格心里纳闷,回过头去,发现居然有许多足有拳头般大小的黑色水蛭状生物从那头破窗而入——外面的雨点竟然化作了这些家伙!车顶上刚刚还只是断断续续的冰雹敲击声,现在却逐渐频密,窗外雷声的巨响也压过了车厢内的尖叫。
  不,那不是冰雹,不可能是冰雹!
  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占据了尼伯格的整个身体。趁着他身旁的玻璃窗还没被这些可怕的生物撞破,他立刻跳离了座位躲在走廊上——但悲剧已经不可避免,门窗的破裂声,车内的惨叫声,窗外的晌雷声……一切都乱作一团。车厢里的灯光霎时间熄灭了,尼伯格随即感到有些冰凉湿滑的生物爬到了自己脖子后面,开始了拼命的撕咬……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