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2061:太空漫游> 第二部 黑雪谷 第十九章 隧道尽头

第二部 黑雪谷 第十九章 隧道尽头

  >在这个小小的自给自足的生活空间里,大家都互相认识。碰见一个陌生人能不让人震惊么。
  这件别扭事发生的时候,海伍德弗洛伊德正沿着通道缓缓地飘向主大厅。他呆呆地盯着那个游手好闲的家伙,一面琢磨怎么会有逃票者藏了这么久。
  那个人反过来也看着他,半显尴尬半提虚劲地想让他先发言。
  哎哟,维克多啊!弗洛伊德终于开口嚷道,对不起,我没有认出来。您为科学真是做出了绝大的牺牲,或者是为观众牺牲的?
  不错,威利斯粗声粗气地说。有一个头盔我本来是挤进去了,可那些该死的硬毛刮得吱吱响,没人听得见我说话。
  您多会儿出去?
  克里夫一回来我就去。他和比尔昌特一起钻山洞去了。
  1986年首次飞越彗星的结果表明,它的密度远低于水,显然,它要么由疏松物质构成,要么布满洞穴。这两个解释都是正确的。
  史密斯船长起先很谨慎,断然拒绝任何人进行洞穴考察。
  彭特利尔博士提醒说,昌特博士自己的左膀右臂是个经验丰富的洞穴学家,而这正是昌特入选考察队的主要原因。
  船长终于还是让步了。
  在零重力下不可能发生塌方,彭特利尔对犹犹豫豫的船长说道。所以也不会有人被困在里面。
  迷路怎么办?
  昌特会把这话当成是对他职业的侮辱。他曾经深入大溶洞达二十公里呢。再说,他会布设一条绳子作向导。
  通讯联络呢?
  绳索里面有光纤。而且宇航服里的步话机一直能正常工作。
  啊唔,他打算去哪里?
  最好的地点是小埃特纳环形山底部的那个喷泉,它已经干涸至少一千年了。
  那么,我看它继续安安静静地待上几天也一定没问题喽。很好还有人想去吗?
  克里夫格林伯格倒是自告奋勇。他在巴哈马群岛很是搞过一阵水下洞穴探险。
  我也试过这就好。跟克里夫说,他可是件无价之宝。要是看不到洞口,就不许再往里走了。如果与昌特失去联络,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前往搜索。
  那个命令么,船长心里话,我可不太愿意下达。
  很多笑话里面都有这样的陈词滥调:洞穴学家们是想钻回妈妈的肚子里。昌特博士听到过,但他蛮有信心地反驳了它们。
  那个地方一定吵得要命,整天乒乒乓乓叽哩咕噜的,他抢白道。我之所以热爱洞穴,因为那里具有永恒的平和宁静。除去钟乳石,十万年来,一切都没有改变。
  现在,他正飘进哈雷彗星的内心深处。一条结实的细缆绳越放越长,那头连着克里福德格林伯格。
  昌特的看法变了。虽然还没有科学证据,作为一个地理学家,他的直觉告诉他,按照宇宙的时钟,这个地下世界的诞生仅仅是昨天的事情。它比一些人类社会的城市还要年轻。
  他用长距离跳跃的办法,滑过这个直径大约四米的隧道。没有一丝重力的感觉,就像在地球上潜入水下洞穴一样。当然那只是幻觉,他背的东西多了点,时不时地向下滑而已。只是这里没有任何阻力,他才知道自己正在真空而不是水里行进。
  我刚刚看不见你了。格林伯格说。他在隧道里,距入口五十米的地方。无线电联络正常。那儿风景如何?
  很难说得上来我辨认不出任何构造,所以没法用词汇加以描述。这不是什么岩石我一碰就碎了我感觉好像在一块特大号格鲁耶奶酪里面探险。
  你认为它是有机物啰?
  对。当然,和生命活动没有关系,却是生命很好的原材料呢。什么碳氢化合物都有那些化学家们会对这些样品感兴趣的。你还能看见我吧?
  只看得见灯光,而且越来越微弱。
  呵这可是真正的岩石了不大象是这里的也许是硬闯进来的。啊我挖到金子了!
  开什么玩笑!
  在西部时代,哄骗了好些人呢是硫铁矿石。外层卫星上很普遍的,可别问我它在这儿干怎么
  视觉联络中断。你已经深入达两百米了。
  我正在通过的地层很独特看上去是流星的残迹。过去这里发生的事情可不寻常,要能知道日期就好了。噢!
  不许这样吓唬我!
  抱歉真把我惊呆了,气都喘不过来。前面有一个大空洞简直想不到。我得把光束往四周照照几乎是球形的三十,四十米大小吧。还有我不信哈雷总是让人这么吃惊石钟乳和石笋。
  那能算什么意外?
  这当然了,没有流水,没有石灰石,而且重力还这么弱。看上去象某种蜡。稍等一下,我得好好拍摄下来。形状多奇特啊象蜡烛上流下来的那种。这可怪了
  又怎么啦?格林伯格立刻察觉昌特博士的声调突然变了。
  有的柱子断掉了。横躺在地面。就好像
  说呀!
  好像什么东西撞过去了一样。
  胡说八道。地震不也能弄断它们吗?
  这里没有地震的只有喷泉传过来的微弱震动。可能某个时候发生了大喷发。不管它,几个世纪前的事了。这些横倒的柱子上有一层膜状物有几毫米厚。
  昌特博士慢慢恢复了镇定。他不是一个富于想象力的人洞穴探险早就把这样的人吓跑了但是这个地方给他一种不安的感觉。
  那些倒塌在一起的柱子,简直就像一个什么笼子的栏杆,被某个企图逃跑的怪物给弄断了当然这是荒谬绝伦但昌特博士早已学会决不放过任何先兆,任何危险信号,他一定要把原因查清楚。小心翼翼是好事,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呢。必须先搞清楚自己为什么害怕,否则不能再前进了。他挺老实地承认:那的确是害怕。
  比尔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我正在继续录像。某些形状让我想起印度教神庙里的雕塑。真让人难为情。
  他故意不去想他的恐惧,努力改变精神状态,也许自然就会好的。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机械的摄录动作及收集样品上。一切正常,他提醒自己,害怕是正常的,如果害怕演变成恐慌,那才要命。一生当中,他只有两次发生恐慌(一次在山上,一次在水下),回想起来仍然直冒冷汗。谢天谢地,现在的确还不到那个地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奇怪地安定下来了。目前的处境倒是有点喜剧色彩。跟着,他大笑起来。不是由于歇斯底里,而是的确放心了。
  你有没有看过那些老片子,星球大战?他问格林伯格。
  当然啦六次。
  嗯,我知道是什么让我难受了。那里面有这么一段情节,卢克的飞船一头扎进一个小行星结果钻进一个庞大无比的蛇形怪物的肚子。它潜伏在洞里呢。
  不是卢克的船是汉恩索罗的千年隼。我总在想,这头可怜的动物是怎么支撑生活的。专等那样的太空小蝌蚪,它可要饿得够呛。莱阿公主嘛,连一道开胃点心也算不上。
  我可不想变成甜点,昌特博士现在完全平静下来了。即使这里有生命存在这可就太妙了食物链却是很短的。要是有什么东西长得比耗子还大,那才怪呢。也许长得更象蘑菇我们瞧瞧该往那儿走呢空洞的另一端有两个出口。右手边的这个大一些。就是它了
  你的绳子还有多长?
  哦,足足五百米呢。好了,我现在来到空洞的正中见鬼,撞墙上了。我拿到一手咳,先是一脑袋。洞壁光滑,这回是真正的岩石了可惜呀
  什么事?
  进不去了。钟乳石太多太密了,钻不过去。这么粗,不用炸药也弄不断。真遗憾哪那色彩多漂亮我第一次在哈雷上看到真正的绿色和蓝色。等一会儿,让我都拍下来
  昌特博士紧贴在洞壁,并把摄像机对准狭窄的隧道。他戴着手套,没有够着高强度开关,却把所有照明灯都关掉了。
  又这么倒霉,他咕哝着。第三回了。他并没有立刻纠正自己的错误,因为他总是乐于安静和完全黑暗的环境。这只能在最深的洞穴里才能感受到。虽然生命维持系统发出的和缓背景噪音夺去了安静,至少
  那是什么?犬牙交错的钟乳石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但他仍然看到了一丝亮光,就像黎明的第一线曙光。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它也变得越来越明亮,他还能觉察出光线中一点绿意。现在几乎能看清前方障碍的轮廓了
  出什么事了?格林伯格焦急地问。
  一切正常正在观察。并且正在思考,他本该加上一句。有四种可能的解释。
  阳光可以顺着天然的光导体透过来冰,晶体,什么都行。不过,这么深?不太像
  放射性?他没有带计数器,因为这里基本上不存在重元素。但是回去以后值得检查一下。
  某种磷光矿物他愿意在这方面下一注。
  然而,还有第四种可能性最不可能的,也是最令人激动的。
  昌特博士从来没有忘记,一个没有月光,也没有曜星的夜晚,印度洋海岸上,无数星光之下,他在沙滩散步。海面非常平静,水浪在脚下不时地碎裂,迸发出一片闪光。他走进浅滩(仍然可以清晰地回忆起温暖的海水环绕脚踝),每迈出一步,都有闪光迸发出来,凑近水面拍拍手也一样。
  在哈雷彗星的内心深处,可能进化出这样的荧光生物体吗?他热衷于这个想法。
  毁坏这样绝妙的天然艺术品,真可惜在背后的亮光之下,那些钟乳石令他想起在某个大教堂见过的祭坛屏风得回去拿些炸药来。另外还有一个通道。
  我不能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了,他告诉格林伯格,我要试另一条。回到路口去绕线轮设为回绕。
  他没有提及谜一般的亮光。
  再次打开灯以后,亮光消失了。
  格林伯格并未立即答复,不正常。可能正在和船上谈话吧。
  昌特没有担心,他一上路就会再次呼叫。他没有呼叫,因为格林伯格简短地应答了上次通话。
  很好,克里夫有一分钟我原以为与你失去联络。我回到空洞里这就进入另一个隧道。希望没什么东西挡住这一个。
  这次,克里夫立即就回话了。对不起,比尔。请回到飞船。有紧急情况不,不是这里。寰宇号一切正常。但是我们必须马上返回地球。
  几个星期之后,昌特博士才找到一个很合理的解释来说明那些折断的柱子。
  彗星每次绕过近日点都要向太空喷出一些物质,它的质量分布就总是在改变着。这样,每隔几千年,它的自转就会变得不稳定,并改变自转轴的方向。这种改变是相当剧烈的,好像一个失去能量的陀螺就要翻倒那样,造成的彗星星震可以达到相当可观的里式五级。但是他一直不能解开荧光之谜。这个难题很快就因为正在进行着的戏剧性变化而黯然失色,然而,失去机遇的感觉仍将令他懊悔终生。
  有好几次,他对同事们欲言又止。他终于还是给下一次探险者留下一个密封信件,那将在2133年打开。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