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超能冒险4:宙斯的詛咒> 40. 迷宫和挂毡

40. 迷宫和挂毡

  「拿来啦!」凯斯大叫,拿着装有碎片的袋子跑向我。他看见斐德时,顿时停下脚步。「他已经……」

  「我很抱歉……」我对着斐德和我的朋友们喃喃低语。「我很抱歉。」

  爱洛丝痛哭出声。「我以前从未看过死人……」

  凯斯笨拙地搂住她的肩膀。卡莱人员围住斐德,一个人举着某种临时火把。斐德的五官似乎在火焰光芒中跳动。

  「我在岛上最要好的朋友……」妮瓦娜边说边咽下一声啜泣。「我刚到这时非常难搞,是他训练我。」

  「我不知道碎片为何没发挥功效,」我说,「它就对亚莉有用……」

  「也许它太小了。」托金建议。

  我瞪着掌心里那块雀斑大小的小点。「我应该早点跑去拿其他碎片,我在想什么啊,是我害死他……」

  「碎片被锁在盒子里,杰克。」凯斯说,「他死不是你的错。」

  「如果要说是谁的错,应该是我的错。」马可说,「我一开始就不该离开你们。」

  「别再自责了,」亚莉说,「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们不能留在这里,狄米崔欧不久后就会醒过来,不然营地的马萨也很快就会来找失踪的人……」

  「或来找不见的魔球。」凯斯补充。

  妮瓦娜站起来。「我们会带斐德去总部,在那里埋葬他。我们走吧。」

  马可蹲下,抬高斐德的双肩。「帮我举起他,托金。」

  「我去马萨那拿手电筒过来。」我说。

  弗利兹点点头,神情阴郁。「我去拿他们的武器。」

  我们没时间悲伤,现在得快速前进和保持静默。

  我们走上路径,为了保留电力,只打开几支手电筒做为指引。我的手电筒几乎快没电了。大家一路安静稳定地走着,马可抬着斐德的双臂,托金举高他的腿,亚莉和我走在一块,我们身后是排成一排的凯斯、爱洛丝和卡莱人员。

  我无法忘掉斐德的身躯变得瘫软的那一幕。

  「用一分钱换你在想什么?28」亚莉说。

  我微笑,摇摇头,专心盯着眼前狭窄的路径。

  「好吧,我加码,一块。」我感觉到她握住我的手。「嘿,心情不好先生,那不是你的错。」

  「对。」我深吸口气。「我们……我们得往好的方面想。」

  「是啊。」亚莉说。

  「我们找到反抗军。」我说。

  「让马可归队。」亚莉补充。

  我点点头。「还有,我妈没那么邪恶。」

  「没错!」亚莉说,「再加上我们夺回两颗魔球,还有所有的碎片。」

  「我猜我很快就会变成国王。」我强迫自己微笑。

  「老天帮助我们吧。」亚莉嘟哝。

  我们现在抵达欧尼克斯山麓,火山山巅耸立,在星斗满布的天际下是它漆黑的昂然身影,妮瓦娜的手电筒光束迅速扫射两旁的藤蔓和灌木,广阔无垠的银灰色岩石取代绿色植被时,我们停下脚步。我们头上,岩石里的深邃裂缝形成巨大的七,七的斜角线底端指向一小丛灌木,灌木似乎在视线高度处长进墙里。

  我马上知道那灌木一定是假的,它下面有个狮鹫头部雕刻,实际上它是个进入火山内部迷宫的秘密钥匙孔。

  亚莉紧张地环顾四周。「没有监视器吗?」

  妮瓦娜打量树林。「有一个,」她说,「但我们把它拆了。」

  她伸手探进背包,掏出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石头,上面有岛屿发现者荷曼.温德留下来的密码。「我有那个荣幸吗?」我说。

  「动作快点。」妮瓦娜说,将石头塞进我手里。

  我将石头插进雕刻中,入口传来深邃的嘎擦声,慢慢滑开。

  黑色三角形开口打开,露出里面厚重的山脉内墙时,一阵凉爽、带着些许腐败臭味的疾风迎面猛然扑来。妮瓦娜回头看,神情紧张。「马萨还没找到这个真是奇迹。」

  她领头进去,马可和托金抬着斐德跟在后面,然后是其他卡莱反抗军。

  凯斯、亚莉和我在黑暗入口停驻了一会儿。「我痛恨这个地方。」凯斯说,瞪向里面爬满苔藓的迷宫走廊墙壁,一片黑暗。「我几乎在里面挂掉。」

  亚莉点头。「马可那时确实翘辫子了。」

  记忆如鬼魂的洪水般在岩石上涌现。凯斯着火,痛苦地哀嚎,马可瘫软的身躯在掉入火山后摔得粉碎,瀑布奇迹般地治愈他们俩。在那时,旅程令人困惑,每转错个弯,保证会迎上死神。

  但现在,我们终于进入洞内,我们跟着走过这路径上百次的人群。

  「欢迎回来。」我说。

  置身狭窄的走道里,空气立刻变得霉味很重。我小心翼翼地避开踩进亚莉很久以前弄掉手电筒的裂缝,我嗅到烤蝙蝠粪的辛辣气味。我们在那转错了弯,害凯斯出了意外。走道纵横交错,我在其中一个看到大如马儿的动物骸骨,另一个走道里有一套手铐脚镣钉在墙壁上。

  「还真令人开心啊,嗯?」凯斯说。

  我保持快步向前,但我在一个岔道入口处得慢下脚步。离入口不远处就挂着一面古老褪色的大挂毡,我们曾见过像这样的手工艺品,但它焚毁于蝙蝠粪火灾中,但这个截然不同。它描绘国王和皇后激烈争吵的场景,卡拉妮气势庄严地站在七环圆盘后方,圆盘上放着七个光芒万丈的魔球,色彩缤纷,马萨林跪在她旁边,脸上满是敬畏之情,乌拉尔国王位于前景,愤怒地指着魔球,似乎在指控。他轮廓尖锐的脸非常严厉,眉毛扬起,鬈发浓密。

  他的脸有种熟悉感,但我实在说不上来是什么。

  「杰克,你在做什么啊?」亚莉大喊。

  「我在看……」我边说边歪着头朝挂毡点了一下。「我为什么觉得以前看过这个家伙呢?」

  「因为,傻瓜,那是乌拉尔,你自从去过博德鲁姆后就一直梦到他。」她说,抓住我胳膊。「现在快走吧,我们稍后再做博物馆之旅。」

  她将我拉开,但我的脑海里挥不掉那张脸,梦很鲜明。亚莉说的很对,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梦,我觉得好像亲眼见过这家伙。

  我们赶上其他人,以沉重的脚步踩过冰冷的石板,朝中央走去。我都忘了那路径有多长了,即使卡莱人员知道路,还是好像走了永恒之久。

  当我觉得脑袋瓜的刺痛开始转变成稳定的嗡嗡声时,我知道我们已接近中心。

  亚莉瞥我一眼。「你的表情写着你又听到七环之歌了,要不然就是你想拉肚子。」

  「妳没听到吗?」我问。

  亚莉耸耸肩。「凯斯、马可和我不是做国王的料,我们得到它面前时才听得到,你走我前面吧。」

  我往前走。那声音渗透进我,像小精灵把我脑袋的神经如琴弦般拨动。

  不久后,七环之歌就交织着瀑布的哗啦声。马可和托金走在前头,于瀑布水池边缘停下脚步。马可用一只手抓着斐德的手腕,弯下腰,用另一只手将水洒到斐德脸上。「我知道,我知道,你说没用,」他说,「但我还是得试试看。」

  「好吧,」托金小声说,「但我们走。」

  托金和马可继续抬着斐德的身体进入火山口。

  我得适应那道诡异的光芒。现在是午夜,但月亮似乎将光束集中照耀于此,整个地方泛着金绿色,彷佛墙壁自己吸饱光芒。

  「你曾经试图想象这里以前的模样吗?」凯斯低语,「我是说,当它仍是一整个大陆中心的时候?」

  「这是个山谷……」我说,「高大的树环绕山巅,有花朵形成的地毯,很美……」

  我早先做的有关亚特兰提斯的梦如此鲜活,让我觉得好像来过这里。我永远在奔越那个山谷,跑向我自己的死亡,谈论它让我害怕。

  但我现在毫无恐惧,我有工作得完成。

  马可和托金将斐德放在大大的圆拱墙壁旁,丽莎和弗利兹用铲子和十字镐开始挖坟。

  妮瓦娜将脸转开,嘴唇颤抖。「嗯,」她说,试图让口气显得开心。「我们要不要带你们参观我们的总部?」

  她和小广点燃火把,他们将干草绑在树枝架子上做成火把,各种工具靠放在火山口墙壁上,还看得见几个锅子和帆布袋。

  「这些里面装了干燥食物—硬饼干、干肉饼,」妮瓦娜解释,「东西很臭,但吃没问题。很久以前,贝格德教授和一些老前辈就确保要在某些秘密地点藏好紧急补给品和粮食,斐德是唯一知道如何抵达那些地方的人。我们有一些通讯器材,但都很原始。」

016-HC04-Seven_Wonders-4-Curse_of_the_King-pXX.png

  我跟着她走到用三个平坦的石头堆成的桌子旁。桌上有个老旧笔记型电脑,电脑接上许多电线、耐久电池和用衣架和铝箔纸制成的天线,桌旁有三个备用电池。

  「不用说,没有网路,」妮瓦娜继续说,「但我们在侦察行动时用对讲机保持联系。我们最棒的两个人,鸟眼和史夸克现在在外面侦察。他们盯紧狄米崔欧和那些睡美人的动静。如果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我们会知道。不幸的是,我们得小心使用电力,除了在极端紧急时刻,每样东西几乎都得关掉电源。」

  「哇……」亚莉说,「石器时代生活耶。」

  妮瓦娜大笑。「对啊,我是摩登原始人。」

  她们继续讨论科技,我走向火山口边缘的阴影。七环之歌震耳欲聋,牵引着我走向它的源头。一缕奇怪的迷雾从阴影袅袅升起,然后向上旋转消失。自从我们上次来过后,我就未曾再见到七环圆盘,而现在也没什么真正理由非要看它,但我就是想看看。

  我挨近时,迷雾消散。我看见沉陷入岩石地面的圆形神殿。它似乎从地表下方的光源发出光芒。

  那就是卡拉妮皇后最初将亚特兰提斯能量分散注入七颗魔球的地点,而自从马萨林偷走它们后,圆盘一直是空的。

  我知道不能去碰剑,我以前曾把它拔出来过,结果打开时空裂缝,让狮鹫飞越。贝格德教授称这个东西是时空交会点—那是另一个只有选民能完成,既奇妙又可怕的事。

  这次我们有两颗魔球,倘若我们能将治疗魔球拼凑回来,就是三颗。一旦我们打开盒子,重新拼凑治疗魔球—如果还有可能的话—我们就可以将它们放回原位,我非常想尽快办完这件事。

  三颗魔球意味着完成七分之三的任务,或说零点四二八五七一,百分之四十三。

  几乎是一半。

  「杰克?」马可大声叫,「你要是再让狮鹫飞越,我就要揍你的大头。」

  我开始倒退。从我身后传来挖掘的尖锐喀答、喀答、喀答声。

  马可紧张地等待着。「我们来看看是否能将三号拼凑起来。」我大喊。

  亚莉蹲在墙边,打开帆布袋,露出三个盒子。每个都用厚实的黄铜栓封住,上面有金属液晶板,液晶板下面有数字键盘。「搞什么?」

  「我知道密码。」妮瓦娜跑过来。她开始在键盘上敲击数字,最后大大呻吟一声。「太好了,他们先是把这些盒子从我们这偷走,然后重新改写锁的程式,那是军事等级的加密,我们永远无法破解。」

  亚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给我几分钟。」

  她拉开一张椅子,坐在桌前,点点笔记型电脑的滑鼠,数字开始像诡异的数位暴风雨般,在萤幕上流泄而下。

  「那得花上好几天,」妮瓦娜说,「即使是用我们的加密软体。」

  「如果我能改良软体就不会了。」亚莉说,她的手指答答答地敲着键盘。

  「我有更好的点子。」马可将盒子塞回袋子,绑在皮带上,开始攀爬火山口墙壁。「我跟妳赌,在妳破解前,我就能爬到顶端,将这些盒子扔下来,它们会裂开。」

  「哇,马可,不要啊!」我大叫。

  凯斯和我跑向墙壁,但马可手脚很快。他将双手和脚丫塞进突出的根和缝隙里,彷若他在爬梯子般轻松。

  亚莉从桌子上抬头。我的心跳加快,顿时领悟某件我直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的事。「我仍旧不确定我是否能信任他,」我低语,「万一他逃走呢?」

  我期待他们和我争论。亚莉很迷恋马可,这我知道。凯斯崇拜他,但他们俩都没表示不同意。我们几乎无计可施。我们没人能跟着他爬上去。

  我们全都盯着他,我试图在脑海里阻挡七环之歌,它让我头痛欲裂。但现在,另一个声音几乎把它淹没—从遥远上头传来的稳定隆隆声。

  「那究竟是什么声音啊?」凯斯嘟哝。

  「飞机?」妮瓦娜说。

  妮瓦娜的对讲机大声叫了起来,她拿起它。「基地。」

  微弱的回答在火山口里回荡。「我是鸟眼。岛屿领空飞进不明飞机。重复……飞机正飞过头顶!」

  妮瓦娜皱紧眉头。「收到。是马萨飞机吗,鸟眼?」

  「不是,」那声音劈啪回答。「它看起来……像军机,也许试图紧急迫降?」

  「军机?」妮瓦娜说。

  「希腊军机。」

  「那不可能啊。」

  一声巨大轰隆声摇撼整座山,几乎让我摔倒。马可在我们上方惊讶地尖叫。岩石和土壤纷纷滚下火山口侧边,降落时扬起尘土云朵。

  妮瓦娜丢下对讲机。「我不认为那是紧急迫降!」她狂吼,「它刚坠毁了!」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