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蟲林鎮2:守護者 下> 46

46

  旭日东升,我如释重负。我们一离开森林大约半哩,我们就看见它。

  戴夫和我在魁格第一晚看见的那座山耸立在我们眼前,比以前都要接近。那个第一晚现在感觉起来像是一世纪前。山麓的土地猛然突起,形成细长的山脊。那些像蛇背的山脊间有深深的壑谷,两旁变得愈来愈陡峭,直到衔接上山脉。

  我打量戴夫。「我们大概得翻越那座山。」

  他点点头,环顾四周。山看起来仍是蓝色,光秃秃地毫无遮荫,但我们在制高点,可以看到山脊顺势向上,进入苍郁翠绿之处。尽管如此,此处景色却一点也不优美。在我们经历所有危险后,我只看到死亡的赤裸身影。

  我们抵达中央的细长山脊,开始攀登。向上攀爬艰困无比。树林繁茂,树叶浓密遮天,斜坡迅速转为陡峭。立足点也不牢固,我们每个人都摔了好几跤,但仍持续往前。

  勒克兰得用他的剑,而戴夫得用斧头开路。我最后求助于魔杖,炸出一条路径。然后我们抵达尽头,俯瞰一条横越近一哩的宽广、平坦山谷。我左顾右盼。路径在纯然的岩石悬崖处告终,没办法再往上走。

  戴夫站在我身边,看着山谷。他说:「我猜我们得往下走,嗯?」

  「我可以用戴斯汀将你们一个一个送下去,」我说:「你先?」我问勒克兰。我知道他不是很喜欢飞翔,只希望飞行赶快结束。

  他收剑入鞘,拉紧包包的系带。

  「好。」他说,他的脸已经转为惨灰,额头冒汗。

  我让他抓住我背上的皮带。我数到三,然后跳跃。呃,该说是我跳跃,拖着扭动不安、重得要死的勒克兰飞行。我得闪躲树冠,但我们安全降落,勒克兰再度踩上坚实的土地,满脸感激。

  我飞回上面载佩特菈,然后是戴夫。

  哈利二号最后跟我下来。我们降落时,我将牠自套具中解开,四处张望。

  那里没有任何人影。

  「戴夫?」

  哈利二号汪汪狂吠,开始到处嗅闻。

  「佩特菈?勒克兰?如果你们是在恶作剧的话……」但我知道不是。他们永远不会搞这种把戏。哈利二号和我跑来跑去,探看树林和浓密树叶背后,但就是不见任何踪影。

  我的胃因不安而翻搅。接着我突然想到一点。我举高魔杖说:「过来,戴夫。」我准备闪躲他飞过来的庞大身躯,但却没有。我们四周仍旧死寂静谧。

  我尝试对勒克兰和佩特菈用另一个咒语,却毫无结果。

  「放大。」

  树林被放大到我眼前,里面或周遭没有任何生物的迹象。我低头看哈利二号,浑身打起冷颤。我们单独在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未这么慌张过。我到处冲来冲去,大声叫着他们的名字。我变成疯狂的女人,失去所有理智。

  然后另一个想法闪过脑海,我体内充满新的恐慌。

  这是失落灵魂之地。席勒奴斯说,肉体可以和灵魂分离,邪恶的灵魂永远不会改变,不管灵魂有没有肉体都是如此。他们难道被带走,灵魂消失了吗?如果是如此,他们的躯体在哪?

  停止这样想,薇嘉。

  我的行径彷佛确定他们已经死亡。我不能那样想。我得找到他们。我会的。

  「来吧,哈利二号!」我尖叫。

  牠跳入套具里,我窜升入天际。我们不断往上腾升,我做出左右长时间倾斜,盯着下面,寻找我同伴的任何迹象。但我什么都没看到,心情沉到谷底,理智似乎又再威胁着要跑离我。

  他们消失越久,似乎越可能永远不会回返。我几乎无法呼吸,我恐惧到无法放声大哭,那彷佛就像我被之前在阿丝崔雅的别墅里冻结杰比特的咒语击中一般。

  我抬头看到它逐渐成形。刚开始,我以为那是另一场暴风雨吹起,因为我飞了这么久,但那却不是暴风雨。我真的宁愿它是。

  穹苍突然转为晦暗,飞行动物满布。一只飞近我时,我看到牠长得像伊非西欧,只是身躯较小,大概如同哈利二号大小,而天际里一定有数千只,全朝向我们俯冲,张着有爪子的翅膀,厉声吶喊。

  我连忙俯冲。我可以感觉到我的狗在我胸膛上的身躯变得僵硬。我感觉背后有动静,甚至可以感觉到一只怪物用爪子攫住我,把我的斗篷向后猛扯。我加快速度,消失进树冠的浓密树叶里。我祈祷那些生物不会跟着我们飞下这里。

  我的祈祷没有实现。

  我沿着地面快速飞行,那一大群怪物逐渐逼近。

  我将魔杖指向身后大吼:「洪水!」

  一波水浪哗啦汹涌喷出。我往后看,看到水浪撞上一墙生物,好几只砰砰掉下,其余的则被冲散。

  但我知道牠们会重新整队,再次追猎我们。

  我这时在头顶上方看到它。我没其他选择。

  我将魔杖指向刚出现在我视线中那座庞大石砌建筑的巨大双门。

  「打开。」

  门应声砰地弹开。我往后看。邪恶生物形成的漩涡离我们只有几呎。我可以看见牠们锋刀般锐利的爪子和鸟啄,以及眼底的腾腾杀意。

  哈利二号和我迅速飞掠过门,我再次将魔杖指向身后,狂吼:「关闭。」

  门啪地关起,门闩拉上。

  一秒钟后,我听见百余个尖爪怪物撞击厚重木门的砰砰撞击声。好在,门挺住了。

  我降落,解开哈利二号。我的胸膛迅速起伏,我死盯着门,就像我在那对杰比特在虫林镇的烟囱里追杀我时一样。那道门那时没有敞开,看起来这两扇门也不会。

  但外面的那些邪恶生物,牠们攻击了戴夫和其他人吗?牠们是否将他们载往某处,到……到……我不敢想象。我觉得热泪盈眶,心脏彷若被挖出。

  我设法重新恢复镇定,环顾四望。这里的挑高天花板、石砌楼梯、白色大理石栏杆和通向其他房间的拱柱在在让我想起烟囱。我开始走上楼梯想看看二楼有什么,这时,我听到声音。

  「我能为妳效劳吗?」

  走到楼梯一半处,我陡然转身,试图找到声音源头。我的眼神掠过一楼的一个角落。然后,嗯,那个,不管他是什么,他现身在一楼的中央开阔处,我的眼神转回牠身上,尝试把他看个清楚。

  那身影真的只是个轮廓。从高窗穿透进来的光线整个穿过他,就像温地格。

  「我能为妳效劳吗?」那身影又说一次。

  我慢慢走下楼梯,停下脚步,那东西滑向我。是的,他滑向我,而非走向我。

  他走得够近后,我看出他原来是一位驼背、高大男性的影像。他穿着靴子和前面敞开的长袍。我毛骨悚然地看见,他穿的胸甲上刻印着三个鱼勾的图样。

  「我在找我的朋友,」我快速说:「他们有三个人,全都消失了。我很担心,拜托,你能帮助我吗?」

  「三位朋友消失?」他说:「老天,这真不妙。我很抱歉。」

  他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凝视哈利二号片刻。

  「我有好久没看到狗了。」他说。他弯腰伸手要去拍哈利二号,但他的手就这样穿透我的狗。我看见哈利二号稍微发抖。

  「该死,」那位男性说:「我都忘了这件事。噢,算了。」

  「你是谁?」我问。我想知道他是什么。

  「我的名字是,或说曾经是贾斯伯.简。」

  我几乎摔倒。要不是我僵在原地,我就会倒下来。

  「呃,我是薇嘉.简。」我嗫嚅着说。

  他好奇地看着我。「我们有相同的姓氏。我认识妳吗?」

  「我很怀疑。」我打住话,又说:「我看见你的坟墓,」我缓慢地说:「在沃维科德墓地。」

  「我的躯体埋在沃维科德,但我的灵魂则否。我的灵魂就在妳的眼前,这是我剩下的东西。」

  我睁大眼睛。「你如何让灵魂与肉体分离?」

  「有两种方式。对我而言,我会这样做是因为我的肉体即将死去,而我不想完全死灭,因此我在肉体咽下最后一口气前,用魔法移除我的灵魂。」

  「但你说还有另一个方式?」

  「是的。但我不想描述,那太可怕。」

  他突然看着我手指上的戒指。「妳从哪拿到那个的?」他惊呼。

  「这是我祖父的遗物。那符号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那是我们的三位一体,我们的符咒:和平、希望、自由,重要性以确切那个顺序排列。」

  「听好,我得找到我的朋友。随着每个斯里弗流逝—」

  「我不确定我能否帮上忙,一点也不确定。我的职责不在于帮助那些想穿越这里的人。」

  「我知道。但阿丝崔雅改变心意,她训练我逃离这里,好让我能再次和马拉顿战斗。」

  我冲口而出,他看起来惊愕万分。

  「阿丝崔雅?我……帮助妳离开这里,再次战斗?我无法相信。」

  我在脑海里拚命搜索某样能让他明白必须帮助我的理由。我举高魔杖。「这是我另外一位祖先,爱丽丝.阿卓尼斯给我的。她告诉我,我得存活下去,我得战斗。你得看出真相,贾斯伯,对不对?」

  贾斯伯现在瞪着我,瞠目结舌。他的手上下抚摸胸甲上的三个鱼勾符号。「得看出什么?」他喘着气说。

  「八个世纪已经躲藏得够久了,马拉顿最终会找到我们。他们一定会。倘若他们像大家说的那么邪恶,他们永远不会停止寻找。呃,我宁愿从藏身之处走出,挺身和他们战斗!」

  他低头看着我的魔杖。「爱丽丝……爱丽丝给妳那个?」

  「那是她的艾利门托,现在变成我的魔杖,里面嵌着她的一根头发。」

  「爱丽丝是我们之中最勇敢无惧的人。」他砰咚落到地上,盘腿而坐。「这真令人惊愕,」他说:「非常惊愕。妳知道,我们有计画,而且……」

  「而且你执行得非常好,但这都结束了。结束了。」

  「妳是怎么来到我的城堡这边的?」他问,口气尖锐。

  「我被一群相当致命的飞行生物追到这里。」

  「噢,对喔,德雷。」他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

  「德雷,我的创造物。如果牠们跟妳到此,牠们会在外面耐心等待。如果妳试图离开,牠们会将妳和妳的狗撕成碎片。牠们一旦捕获猎物就永远不会放手。非常恐怖的生物,所以称做德雷4。」

  我的耐心尽失。「很好。如果你不想帮助我,我会自己去找我的朋友。」我语毕转身,举步离开。

  「但那些德雷……」

  我转身大吼:「我不在乎,我会飞,所以我还有活命机会。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愿意为他们而死。如果你不帮我,那就下地狱去吧!」

  我一说完话,他立即消失。

  真是太好了。

  我们从房间冲出来,再度进入大厅。我瞪着那扇双门,根据贾斯伯所言,德雷仍旧潜伏在后。所以我知道,这可能是结局。

  我蹲下来拥抱哈利二号,将脸埋在牠毛发里,闻闻牠的味道。「我爱你,哈利二号。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事。」

  哈利二号舔舔我的脸,在牠那双颜色不同的美丽眼眸中,我可以看出,我的狗已经准备好和我并肩奋战,同生共死。

  我起身,手里紧握魔杖,但在我能说咒语前,那扇巨大前门砰地爆开。我确定开口处会挤满要冲进来将我们撕成碎片的德雷,但那里什么也没。

  有东西飞过我时,我连忙俯身闪躲。

  那是贾斯伯,骑着飞翔战马,战马和他一样透明。

  他回头,比个手势,要我加入他。

  我急忙将哈利二号套入套具,跳进空中,跟着贾斯伯飞出去。

  我追上他,并肩飞越下面的阴暗大地。

  「我们要上哪去?」我问。

  「去找妳的朋友们。」

  「这表示你会帮助我吗?」

  「当然,」他以担忧的眼神瞄瞄我。「妳显然会魔法,但妳,嗯,不迟钝,是吧?」

  「我要是『迟钝』的话,你真以为我能撑到这么远吗?」

  「不,我想是不能。」

  我环顾四周。「如果我飞太久,暴风雨会出来阻止我。」

  「只要妳是跟着我飞就不会。」

  「你能阻止它?」

  「这是第五圈。我创造的天地,所以我可以做任何事。几乎任何事。」

  我们窜升好一阵子。在我们下方,夜转为光,然后又变回夜,接着又转回光,我知道这不可能。它是如此不真实,一段时间后,我只能接受光夜的变化,它不再困扰我。

  「在那。」贾斯伯说,开始快速下降。

  我跟着他往下,在大约一个斯里弗后,我们碰触地面。

  「拿出妳的魔杖,薇嘉。」

  我立刻照办。我不认为贾斯伯是个胆小之徒,但他现在看起来很紧张。虽然如此,我仍旧骄傲地想着,他看起来如此毅然果决。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我们在做什么?」我问。

  「在那。」他边说边指向前方。

  我在茂密森林中依稀能辨识它的轮廓。

  它看起来像虫林镇的尖塔,只是它是由黑色木头建造而成。我没见过那么黝黑的木头。它当然有座尖塔和长长的玻璃窗,但在玻璃彩绘上有着非常可怕的生物,我希望永远不会碰上牠们。

  虫林镇的尖塔上端有个十字架,而这座尖塔则是别的东西。我们愈接近建筑物时,它变得愈清晰。我看到它是分成两半的身体时,怛然失色地倒退,身子一缩。

  「这地方……是什么?」我说。

  「这是灵魂攫者神殿。他们的领袖是祭司长班兹,」贾斯伯说:「一个真正邪恶的人。」

  「但,等等,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创造的,那表示你创造了他。」

  「我的职责是阻止人们逃出和进入这里,」贾斯伯说:「若不召唤黑魔法力量,我的法力就不够,无法完成那两个目标。一旦被创造出来,这些物种就会自行演化。牠们有八个世纪的时间演变得更像恶魔。牠们强迫那些与牠们狭路相逢的不幸灵魂和其肉体分开,吞噬肉体,得到滋养,然后释放灵魂,任由其漫无目的地苦苦徘徊。这就是灵肉分离的第二个方式。」

  「你如何看待这种事?」

  他看着我。「我是从马拉顿那得来的创造灵感。」

  这话恐怖至极,我顿时无言以对。

  他说:「毫无疑问,妳的朋友们在那。如果妳希望将他们交由命运处置,现在就告诉我,我们直接掉头飞回去。」他话声落下,仔细观察我,让我不由得想起阿丝崔雅打量我的方式。他的脸上确实有评估的神情。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不会弃我朋友而去。」

  「很好。」

  「但我们如何打败这些家伙?」

  「我对他们莫可奈何。」

  「什么?那你为什么过来?」

  「为妳指路。打败牠们的决定权在妳。」

  我的心一沉。「你能否至少给我一点如何打败牠们的建议?」

  「妳得相信妳的直觉,薇嘉,还有妳的心。这个建议在对抗马拉顿时效果不彰,但那并不是说我们就不该信任我们的心。毕竟,这是我们与马拉顿最不同的地方,我们有心。祝妳好运。」

  「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

  他期待地看着我。

  「你为何改变心意?」

  「如果我这辈子只相信一个灵魂,那就是爱丽丝。倘若她要妳存活下去,再次奋战,那我不会阻挡妳。」

  然后是一个啪的爆裂声,贾斯伯消逝无踪。

  4 dread,原文为「可怕」之意。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