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星之继承者III:巨人之星> 34

34

  “沙普龙号”的指挥舱几天来始终无比紧张,好似快要绷断的弦。伊希安站在中央,抬头注视着主显示屏,上边显示着一张巨大的网络,连接着许多形状和框体,上面标注着各种符号,这便是连接进入杰乌克斯的地图,都是左拉克通过探测器信号获得的反馈,利用统计学分析尽其所能拼凑出来的。但左拉克尚未接触到系统核心,要想扰乱杰乌克斯的干扰能力,就必须渗透进核心。它的企图不断被杰乌克斯持续的自检测常规程序探测到,随即就被初始纠错进程自动阻挡了。现在有个大问题要做出决定,杰乌克斯内部的故障诊断数据不断积累,监督功能迟早会发出警示,让杰乌伦人发现异常。而在此之前,他们还有多长时间能让左拉克进行尝试呢?各种意见基本上分成两派:来自苏利恩的伊希安手下的科学家想叫停整件事,而加鲁夫和他的船员似乎更愿意冒一冒险——那架势,伊希安越看越觉得是要慷慨赴死。

  “三号探测器的功能指令已经是第三次受到怀疑了。”旁边工作站的一位科学家说道,“首波响应分析表明,我们的侵入意图再次遭到防御。”他望向伊希安,摇了摇头,“太危险了。我们必须暂停这个频段的探测了,恢复只有普通信道的状态。”

  “活跃模式关联到一组新的执行诊断指数。”另一个科学家叫道,“我们已尝试高等级故障检测。”

  “我们必须关闭三号探测器。”站在伊希安身边的另一个人说道,“太容易暴露了。”

  伊希安严峻地望着主屏幕,一组确认警告的提示符在一侧不住滚动。

  “你怎么看,左拉克?”他问道。

  “我已经减少了询问优先权,但故障标志仍在出现。很棘手,但这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最接近目标的状态。我想再试一次,冒个险,不然就撤下来,让机会溜走。看你的决定了。”

  伊希安望向加鲁夫,后者正紧张地看着孟查尔和施洛欣。加鲁夫的嘴紧闭着,几乎无法察觉地点了点头。伊希安深吸了一口气,“再试一次,左拉克。”他下了指令。指挥舱一片寂静,所有的眼睛都抬起来望向大屏幕。

  接下来的一两秒,一条十亿比特的信息在左拉克和太空里一个遥远的杰乌伦通信转发器之间来回穿梭。紧接着,突然间,一组新的方框出现在阵列当中。其中的字符都映衬在不断闪烁的红色背景里。一位科学家惊得喊叫起来。

  “警报。”左拉克报告,“通用监督警报被激发。我认为我们刚刚触发了它。”这意味着杰乌克斯知道他们在这儿了。

  伊希安垂头看着地板。没什么可说的了。加鲁夫茫然地摇着头,无声地表示着不服,就像是拒绝接受正在发生的事情。施洛欣走近了一步,伸手搭在他的肩头。“你尽力了,”她平静地说着,“你不得不尽力一试。这是唯一的机会。”

  加鲁夫回目四顾,仿佛刚刚从梦中惊醒。“我在想什么啊?”他低声道,“我没有权力这么做。”

  “这是必须做的。”施洛欣坚定地告诉他。

  “一万英里外有两个物体正快速向这边飞来。”左拉克汇报道,“也许是防御武器来清理这片区域。”事态严重。能够隐藏“沙普龙号”的屏障可经不住近距离探测。

  “还要多久我们会显示在它们的设备上?”伊希安嘶哑着声音问道。

  “最多几分钟。”左拉克答道。

  杰乌伦人的作战室里,伊麦尔斯•布罗格胡里奥站在那里盯着显示屏,他的任务部队在苏利恩周边地区的部署显示在上面。尽管飞船位于维萨控制的空域,维萨却并没有干扰它们跟杰乌伦星的通信。无疑,苏利恩人猜到了,部队早就有了命令,如果有任何形式的干涉,就自行发起进攻行动。至少他们没冒这个风险,而他很准确地预估到伽星人这么一个胆怯的、过分谨慎的种族一定不敢轻举妄动。这再一次证实他的直觉是绝对可靠的。苏利恩人最终还是暴露了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面对由他铸就的这样勇气十足、力量强大、意志坚定的敌手时,他们一无是处。一种深深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油然而生,同时他也意识到结局已经一目了然了。

  如果到了某个时间还没收到反馈,按计划他们将会对苏利恩星表面某些无人区有选择地进行毁灭性打击,以此作为最后通牒严重后果的示范。现在,时间到了,布罗格胡里奥的副官紧张而又充满期待地等候着命令。他简短地命令道:“汇报目前舰队状态。”

  “没有变化。”杰乌克斯答道,“轰炸中队准备就绪,正在候命。次级能量束解锁,按区域饱和度装填武器。按选定区域对目标进行坐标编程。”

  布罗格胡里奥瞅着环绕在身边的诸位将军,让这种气氛多维持了一些时间,然后张嘴要发布命令。就在这时,杰乌克斯又开口了:“我不得不打断一下,大人。地球来的线路刚刚开启,最高优先级。您需要立即做出回应。”

  布罗格胡里奥得意的笑容消失了,“我跟斯威兰森没什么好说的。他自有他的指令。想干什么?”

  “不是斯威兰森,大人。是卫瑞科夫。”

  布罗格胡里奥神色一变,横眉怒目,“卫瑞科夫?这个时候他在那边有什么事情?他应该掌控俄国的形势才对啊。他以这样的方式无视协议到底是什么意思?”

  杰乌克斯似乎犹豫了一下,“他……说,他有给您本人的最后通牒,大人。”

  布罗格胡里奥看上去就像是脸上突然被人砸了一拳。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呆了片刻,胡须下面的皮肉泛起一层不祥的深紫色,这片紫色从他的衣领上泛起,一直爬上了头皮。他周围的诸位将军交换着震惊的、难以理解的神色。布罗格胡里奥舔了舔嘴唇,松开拳头垂在身侧。“把他接过来。”他号叫着,“还有,杰乌克斯,如果我没有发话,不要中断他的链接。”

  “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大人。”杰乌克斯答道,“卫瑞科夫没有进行神经接入。他只是进行通话和影像链接。”一面墙上的屏幕亮了起来,看得出卫瑞科夫是站在斯威兰森的通信室中央,显然是认真考虑过要不要把自己托付给那张躺椅,它就在身后。进入这个房间后,他已经截然不同了。卫瑞科夫的双臂坚定地抱在胸前,从屏幕里往外看着,看上去很镇定,信心十足的样子。

  “看看吧,教科书式的军阀。”卫瑞科夫的嘴一撇,露出轻蔑的笑容,“你真不该把我们派到地球来,布罗格胡里奥。能够亲自面见真正的武士真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教训。相信我的话——你把你手下一群玩儿票的傻瓜派到这儿来对付地球人,可是跟他们一比,你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大傻瓜。如果你动手,他们就将消灭你。这就是我的信息。”

  布罗格胡里奥的眼睛瞪圆了,脖子上的血管突突直跳。“你这个叛徒!”他呸了一声,“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个寄生虫终于暴露了。你说的那个最后通牒又是怎么回事?”

  “叛徒?不。”卫瑞科夫镇定自若,“纯粹是计算胜率的问题,这毕竟是你自己的格言。你设计让我们以为很快就能控制地球,我们为此感谢你,但对你来说很不幸,这把我们推到了胜利的一方。你觉得我们是宁愿……给你那个帝国做前哨站的看守呢,还是愿意当自己的主人?答案应该不难吧。”

  “你说‘我们’是什么意思?”布罗格胡里奥质问道,“这事儿后面你们有多少人?”

  “当然是我们所有人。我们操控地球上所有主要国家的政府,因此也控制了它的战略武装力量。我们很喜欢跟苏利恩人合作,已经很长时间了哦。要不然,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怎么能跟地球人联系?他们知道你才是银河系真正的威胁,而不是地球人,我们劝说苏利恩人让我们全权来应对此事。所以,我们是统领着一颗武装到牙齿的星球,有苏利恩人的科技作为支撑。全都结束了,布罗格胡里奥。你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保住你自己这条小命。”

  就在卫瑞科夫讲话的这个房间门外不远处,亨特满脸惊异之色,他转向琳,贴到她耳边低声道:“我没想到他还有这天赋。这家伙能得奥斯卡。”他们身边,索波洛斯基看上去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垂下了手中一直指着卫瑞科夫的手枪。

  布罗格胡里奥看上去大惑不解,“战略武装力量?什么战略武装力量?地球没有任何战略武装。”

  这时,杰乌克斯再次插话:“我们在第五区发现一个警报状态。有某种无法识别的东西正在试图渗透网络。两架驱逐舰已经从基站出发前去侦查。”

  “现在别用那些事儿烦我!”布罗格胡里奥不耐烦地挥动着手臂,怒吼道,“授权给区域控制中心,回头再汇报。”他又看向卫瑞科夫,“地球很多年前就已经去军事化了。”

  “你很相信这些吗?”卫瑞科夫不加掩饰地睥睨着他,“你这可怜的蠢货。你不是真的幻想着我们让地球解除武装了吧?我们可是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啊。那故事纯粹就是为了打发你的。讽刺的是,你几乎把它当成了真理。这可是让苏利恩人笑掉了大牙啊。”

  布罗格胡里奥还是想不明白。“地球已经裁军了。”他坚持道,“我们的监控……杰乌克斯向我们展示了……”

  “杰乌克斯!”卫瑞科夫嘲笑着,“这些年来,维萨已经给杰乌克斯灌输了太多神话故事了。”他的表情变得强硬起来,颇具威胁,“听我说,布罗格胡里奥,我可没心情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话。你们在苏利恩的所作所为太过火了。伽星人现在已经看到你是什么货色,他们可没有要阻止我们的想法,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所以,这是我们给你的最后通牒:要么你现在从苏利恩撤军,同意将你全部的军事指挥权无条件地置于我们的管辖之下;要么苏利恩人将会把一支地球联合军传送到杰乌伦星,将你们炸成星尘——你,你的整颗行星,还有你们称之为智能系统的那堆可笑的废物。”

  杰乌克斯的运算出现了片刻的卡顿。系统内运行的上百万条任务在一团忙乱中突然停滞了,核心发出最高等级的指令重新定义了整个结构的优先分配任务,强行对新数据进行紧急分析。在这一切发生时,通过超空间进行扫描、侦测探测器的常规程序下了线。这也就是几秒钟而已,不过嘛……

  在苏利恩,值守的人已经好几个小时沉寂无声。突然,维萨打破了沉默:“有事情发生了!我连上左拉克了!”柯德维尔当时就蹦了起来,房间另一端的赫勒尔和丹切克扬起头,一脸惊讶。二进制的数据洪流跨越太空涌向数光年外的“沙普龙号”,维萨已经开始分析左拉克汇总起来的模型。

  “情况如何?”凯拉赞紧张地问道,“飞船还好吗?他们渗透进杰乌克斯有多深?”

  “他们碰到问题了。”过了一会儿,维萨说道,“再给我几秒钟。这需要高速运作。”

  “沙普龙号”的指挥舱里,一个已经好几天没听到过的熟悉声音突然开始讲话,打破了绝望带来的沉默:“说真的,你们这儿有点麻烦。坐稳了,我来处置。”

  伊希安的下巴难以置信地耷拉了下来。加鲁夫瘫坐在一个无人的工作站旁边的椅子里,瞠目结舌地抬头看去。他们周围那些茫然无措的伽星人也听到了,但谁也不敢相信。“维萨?”伊希安低声说着,好像是担心出现了幻听,“左拉克,是维萨吗?”

  “它很忙。”左拉克的声音答道,“别问我发生了什么,但没错,就是它。有什么东西让杰乌克斯的自检测功能失效了,我关掉了干扰程序。我们跟苏利恩连上了。”

  左拉克说话的时候,维萨破解了杰乌克斯诊断子系统的授权密码,删除了在那里发现的一整套数据,用自己的新数据做了替换,重置了警报指示。杰乌伦第五防区内部的控制中心里,一面屏幕的画面一变,宣布是误报,是由远方一台出故障的通信转发器引起的。太空深处,两架驱逐舰掉头返回了它们的基站,重新开始日常巡逻。维萨已经将大量信息倾泻进了杰乌克斯,这耗费了巨大的算力,让它甚至没时间给左拉克和“沙普龙号”上的人解释发生了什么。与此同时,它一路势如破竹地进入了杰乌克斯的通信子系统,获取了通向地球的通信线路控制权。

  一个声音突然在斯威兰森的通信室里响了起来,卫瑞科夫听出那是维萨:“好了,我们做到了。如果维克多•亨特和其他人在那边的什么地方,你可以把他们带进来,看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能把他们从发往杰乌伦的数据流中间编辑掉。现在你尽快下线。”

  卫瑞科夫尽量不表现出惊讶的样子。他身后,亨特和其他人已经听到了,慢慢走进门来,都惊得什么也说不出了。布罗格胡里奥显然看不到他们的存在,仍然从屏幕里呆呆地望着。卫瑞科夫集中精神,迅速做出反应。“你有一小时给出答复,布罗格胡里奥。”他说道,“还有,如果苏利恩星那边有一艘飞船做出哪怕一丁点儿看起来有敌意的行动,我们就将依照命令实施攻击,一旦命令下去了,就绝无更改。你有一个小时。”

  屏幕上什么变化都没有,不过维萨出声了:“好了,你下线了。”一头雾水的卫瑞科夫听到了一阵祝贺和欢呼。佩希和本森正从门口心存疑虑地看着,刚刚进门的索波洛斯基把手枪暗暗揣回了夹克。

  此时,另一块屏幕亮了起来,画面中是“沙普龙号”的指挥舱。维萨继续融入杰乌克斯的通信功能当中,正在逐步接管它本身的网络。几秒钟后,又一块屏幕显示出苏里奥斯中央政府的画面。这肯定是有史以来最异乎寻常的远程计算机连接了,亨特心里想着,眼珠转来转去,将一切尽收眼底。柯德维尔、赫勒尔、丹切克本人都在阿拉斯加,然而他通过链接看到他们了,这条链接从康涅狄格伸向若干光年之外一颗杰乌伦人的星球,又回到“沙普龙号”,再从那里连到第二颗星球巨人星,最后从巨人星返回到麦克拉斯基的感知机。

  “你们……显然是临危不乱啊。”伊希安在“沙普龙号”上说着,看上去仍然很震惊。

  “你担心得太多了。”柯德维尔告诉他,注意着屏幕外的一个点,“我们知道怎么处理好事情。”他的目光转到了康涅狄格的屏幕,“事情进行得如何?大家都好吗?斯威兰森呢?”

  “我们的计划有点变动。”亨特答道,“回头我告诉你。这里的人都很好。”

  显示着杰乌伦作战室的屏幕上,布罗格胡里奥从杰乌克斯那里要来了一份目前监控地球的报告。杰乌克斯提供了地球领导人秘密会议的记录,是在商讨联合攻击杰乌伦的细节。杰乌克斯回答着已经彻底晕头转向的布罗格胡里奥的问题,还特意提醒这已经是历史了。目前进攻计划已经完成,准备工作进展得很好。杰乌克斯最新截获的信息是来自地球联合指挥部高级军官的简报,正在进行播放。布罗格胡里奥听着,只觉得越来越晕,越来越慌乱。

  “解释一下,杰乌克斯。”他的声音听起来都要窒息了,“那些原始人说的军力都是什么?那些武器又是什么?”

  “我最令人尊敬的大人,那显然是一目了然的。”杰乌克斯答道,“地球已经发展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战略军力。那些武器指的就是地球上各个国家目前部署的那些典型的武器。”

  布罗格胡里奥眉头紧锁,胡须乱颤。他怒目看着周围那些紧张的面孔,好像都被突如其来的疑虑给吓住了,仿佛只剩下他一个神志正常的人。“目前地球部署的什么典型的武器?你从来没跟我们提过。”

  无形的手指在杰乌克斯的记忆库里飞速翻查着,数十万条记录飞速交换,“很遗憾,我必须对这番陈述提出质疑,大人。我曾经不断汇报过细节。”

  布罗格胡里奥的脸都黑了,“你在说什么?汇报过什么细节?”

  杰乌克斯对他说道:“尖端的行星际攻防能力,地球早在几十年前就在发展了。”

  “杰乌克斯,你在说什么?”布罗格胡里奥暴跳如雷,“地球多年前就裁军了。你一直在这么汇报。解释一下!”

  “没什么可解释的。我一直汇报的都是我刚才说的那些。”

  布罗格胡里奥抬起手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猛一转身,伸出双手向着周围众人做出拜托的手势。“我是疯了吗?还是那台白痴机器抽风了?”他问道,“有没有人能告诉我,我看到的、听到的跟我多年来所见所闻都是一码事吗?我是在想入非非吗?是有人告诉我们说地球裁军了?还是说没这事儿?我们刚听到的那些武器都存在吗?还是根本不存在?我是这间屋子里唯一正常的人吗?还是说我是唯一不正常的?有没有人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杰乌克斯只汇报事实。”埃斯托杜心虚地说着,仿佛这就能解释一切。

  “它汇报的怎么能是事实?!”布罗格胡里奥叫道,“它这是自我矛盾。事实就是事实,它们不可能矛盾。”

  “我没有任何矛盾。”杰乌克斯反驳道,“我的记录全都表明……”

  “闭嘴!我让你说话,你才能说话。”

  “我很抱歉,大人。”

  “卫瑞科夫所说的关于维萨的事情肯定都是真的。”埃斯托杜咕哝着,听得出来忧心忡忡,“维萨和杰乌克斯连在一起的时候,它就在操纵杰乌克斯了,在杰乌克斯断开连接之前……持续了很多年,可能是这样。现在杰乌克斯隔离开了,很可能我们这是第一次接收到真实的信息。”作战室里的惊恐声此起彼伏。

  布罗格胡里奥舔了舔嘴唇,突然间看上去自己也不那么确定了。“杰乌克斯。”他命令道。

  “大人?”

  “那些报告——它们都是直接从监控系统接收的吗?”

  “当然了,大人。”

  “那些武器都存在?它们现在都在调动?”

  “是的,大人。”

  维洛特看上去不太确定。“我们怎么能确定呢?”他反驳道,“杰乌克斯之前和现在说的完全不同。我们怎么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

  “所以,我们是不是什么都不做?”布罗格胡里奥问他,“你会不会只是坐在那里盼望地球人进攻的军力并不存在?怎样才能让你信服——等到十万大军掐住你的喉咙?那时你会怎么做?蠢货!”维洛特不出声了。作战室里的其他人惶惶不安,面面相觑。

  布罗格胡里奥双手握在背后,开始缓缓踱步。“我们的手里仍然有一张牌。”过了一会儿,他说道,“我们解密了他们最高等级的安保通信,知道他们的计划了。可能我们拥有的武器没那么多,但我们的科技遥遥领先于地球。我们统领着一支火力上相当占优势的部队。”他抬头看了看,眼睛里开始闪出光芒,“你们听到这些原始人……他们所能指望的最主要的优势就是出其不意。而现在,他们不再拥有这个优势了。卫瑞科夫把我们叫作废物,对吧?让他把他的地球原始人派出来吧。我们将等候着他们。等他们来跟杰乌伦的武器碰一下,就会发现谁才是废物。”

  布罗格胡里奥转回身面对着维洛特。“苏利恩的行动必须暂缓一段时间。”他宣布道,“立刻召回我们的军队,重新部署他们防卫杰乌伦星。这种时候可不是操心巨人星的时候。将传送通道投射到飞船现在的位置,让它们尽可能迅速回来。我想让它们明天这个时候全都到位。”

  新的命令发给了苏利恩任务部队的指挥官们,他们立刻准备让飞船传送返回。但他们正位于维萨控制的空域,杰乌克斯汇报说它投射入口到那个区域的举动被干扰了;不远离巨人星,飞船就无法返回。布罗格胡里奥别无选择,只能把时限延长一天,命令他的军队依靠自身的动力撤离。一小时后,飞船全速飞行,直奔苏利恩星系边缘地带。

  柯德维尔在苏里奥斯满意地宣布:“第一阶段胜利完成。”他看着显示在中央政府的数据,“我们让那些混蛋滚蛋了。现在,咱们要确保让事情按照这个方向走。”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