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黑质三部曲Ⅱ:魔法神刀> 正文 第十三章 伊萨哈特

正文 第十三章 伊萨哈特

  [伊萨哈特(Aesahaettr),是小说中对魔法神刀的另一称呼,这是作者从挪威语中自创的词,意为“摧毁上帝者(GodDestroyer)”]
  月亮升起的时候,女巫开始对威尔施行咒语,医治他的伤口。
  她们叫醒他,让他把小刀放在地上,刀刃映射着星光。莱拉坐在附近,在火上的一个罐子里搅着草药。她的同伴拍着手,跺着脚,有节奏地喊叫着,塞拉芬娜蹲在小刀旁,用尖厉高亢的嗓音唱道:
  “小刀!他们从大地母亲的腹中
  挖出你的钢,
  生起火,冶炼矿石,
  让它哭泣流血成河;
  敲打,锤炼,
  把它浸入冰冷的水里,
  在锻铁炉中加热
  直到你的刀刃血红火热!
  然后他们又把你刺进水中
  一次又一次,
  直到水气成为沸腾的雾
  河水哭喊求饶。
  当你把一片阴影
  削成三万片阴影时,
  他们知道你已炼好,
  于是他们称你为魔法神刀。
  可是小刀,你干了什么?
  你打开血的大门,任它敞开!
  小刀,你的母亲在召唤你,
  从大地的腹中,
  从她深深的矿藏中,
  从她隐秘的铁腹中。
  听着!”
  塞拉芬娜再次和其他女巫一起跺脚、拍手,她们扯着嗓子,发出尖叫,那声音仿佛利爪一般要撕裂空气。威尔坐在她们中间,感到寒彻脊髓。
  这时塞拉芬娜·佩卡拉转身朝向威尔,双手握住他那只受伤的手。这次她再唱起来的时候,她的嗓音是那么高亢尖厉,她的眼睛闪闪发光,威尔几乎要退缩了,但他还是坐着一动不动,让咒语继续进行。
  “血!服从我!转过身,
  成为湖泊,别做河流。
  当你遇到空气时,
  停下!凝成一堵墙,
  牢牢地凝住,挡住鲜血。
  鲜血,头颅是你的天空,
  明眸是你的太阳,
  肺中的呼吸是你的风,
  鲜血,你的世界具有边界。留在那儿!”
  威尔觉得他身体的每一个原子都在响应她的命令,于是他也加入其中,敦促自己正在流淌的鲜血聆听和服从。
  她放下他的手,转向火上的那只铁罐,罐子里升起一股带着苦味的热气,威尔听见里面的液体猛烈地冒着泡泡。
  塞拉芬娜唱道:
  “橡皮树,蜘蛛丝,
  地上的苔藓,盐草的种子——
  抓紧,粘牢,
  握住,关上,
  拦住门口,锁上大门,
  鲜血的墙壁要凝固,
  伤口的鲜血要干涸。”
  女巫拿起自己的刀,把一棵桤树苗从上到下劈成两半,裂开的白色树身在月光下闪着光。她在裂开处涂了些冒着热气的液体,然后合上小树,从下到上抚摸了一遍,那棵小树又完整如初了。威尔听见莱拉吸了一口冷气,他转过身,看见另一个女巫有力的双手拎着一只扭动着身体正在挣扎的兔子。兔子喘着粗气,眼神发狂,暴躁地蹬踢着腿,但女巫的手毫不留情。她一手握住它的前腿,另一只手抓住它的后腿,这只恐慌的兔子被紧紧地拽住,肚皮朝上,不停地起伏着。
  塞拉芬娜举刀划了下去,威尔感到一阵头晕,莱拉阻止着潘特莱蒙,他自己也变成了兔子形状,在莱拉的怀里扑跃着,他对那只兔子感到很同情。真正的兔子一动不动地倒下了,眼睛凸出,胸膛起伏着,内脏闪着亮光。
  但塞拉芬娜又倒了更多的药汁,滴进张开的伤口,然后用手指合上伤口,抚摸着湿漉漉的毛,直到伤口完全消失。
  抓住兔子的女巫松开手,轻轻把它放到地上。兔子摇摇身体,舔了舔自己的腰,晃晃耳朵,旁若无人地啃起了草叶。它仿佛突然意识到周围的女巫,箭一般地跑远了,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莱拉正在哄潘特莱蒙,她扫了一眼威尔,知道他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药已经煎好了。他伸出手,塞拉芬娜把热气腾腾的药汁涂在他流血的手上,他望着别处,好几次大口喘着气,但他丝毫没有退缩。
  当他伤口裸露的肌肉都被药汁浸透时,女巫把一些菟丝子草按在伤口上,用一条绸布紧紧地包扎好。
  就这样,咒语结束了。
  剩下的夜晚,威尔沉沉地睡着了。天很冷,但女巫们把树叶堆在他的身上,莱拉则挤靠在他的身后。早晨塞拉芬娜又给他的伤口上了一次药,他试图从她的表情判断伤口是否在愈合,但她的脸却平静而冷漠。
  他们吃完早饭,塞拉芬娜告诉两个孩子,女巫们已经达成一致意见,既然她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找到莱拉并当她的守护者,他们要帮助莱拉完成她的任务,那就是引导威尔找到父亲。
  于是他们都出发了,路上大部分时候大家都很安静。一开始,莱拉小心翼翼地询问了真理仪,她得知他们要向海湾那边隐约可见的大山前进。如果不是来到这个城市的最高处的话,他们不会意识到海岸线是多么曲折蜿蜒,大山曾经在地平线以下。但现在,当树林稀疏时,或是当他们翻过山坡时,他们可以看见远方蓝色无垠的大海和海那边高耸的青山,那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看起来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们很少说话。莱拉忙着看森林里的各种动物,从啄木鸟和小松鼠到后背上有方块图案的小青蛇,威尔则需要集中全部精力向前走,莱拉和潘特莱蒙不停地议论着他。
  “我们可以看看真理仪。”他们在一条小路上闲逛,想看看他们能够离一只正在吃草的小鹿多近而不让小鹿发现,潘特莱蒙说道,“我们从没答应不问真理仪。我们可以帮他查到各种各样的事,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他,而不是为我们。”
  “别傻了,”莱拉说,“这么做是为了我们,因为他并没有提出要求。你真是又贪婪又爱管闲事,潘。”
  “那刚好换一换。贪婪和爱管闲事的通常是你,经常警告你的是我。就像在乔丹学院的休息室时,我从来没想进那儿。”
  “如果我们没有的话,潘,你认为这一切会发生吗?”
  “不,因为院长会毒死阿斯里尔勋爵,要是那样可就完了。”
  “是啊,我想是这样……可你觉得谁会是威尔的父亲呢?他为什么那么重要呢?”
  “这正是我的意思!一会儿我们就会知道!”
  她看上去若有所思。“我曾经差点就问了,”她说,“但我想我变了,潘。”
  “不,你没有变。”
  “可能你没变……嗨,潘,当我改变的时候,你却不想改变。你想变成什么?”
  “我希望变成一只跳蚤。”
  “不,难道你对要变成什么东西没有一点感觉吗?”
  “没有。而且我也不想变化。”
  “你生气了,因为我不让你做你想做的事情。”
  他变成一只猪,打着呼噜,尖叫着,喷着响鼻,直到莱拉开始笑话他,于是他又变成一只松鼠,钻进了她身边的灌木丛。
  “你觉得他的父亲会是谁?”潘特莱蒙问,“你觉得他会是我们遇见过的某个人吗?”
  “有可能。但他肯定是个重要的人,几乎像阿斯里尔勋爵那么重要,肯定是。总之,我们知道正在做的事情很重要。”
  “我们不知道,”潘特莱蒙指出,“我们以为很重要,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来找尘埃只是因为罗杰死了。”
  “我们知道它很重要!”莱拉热切地说道,她几乎要跺起脚来,“女巫也这么认为。她们千里迢迢来这儿找我们就是为了当我的守护者,帮助我!我们得帮威尔找到他父亲,那很重要。你也知道那很重要,否则他受伤的时候,你也不会去舔他。你那么做究竟是为什么?你从没问过我你能不能那么做。当你那么做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
  “我那么做是因为他没有精灵,他需要一个精灵。如果你了解事情的能力有你自认的一半好的话,你就会知道。”
  “我的确知道,真的。”她说。
  他们站住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威尔,他就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潘特莱蒙变成了一只霸鸽,飞进了树丛。莱拉问道:“威尔,你认为那些小孩现在会干什么?”
  “他们不会跟着我们,他们害怕女巫。也许他们回去接着到处游荡。”
  “是啊,也许吧。虽然他们可能想用这把刀。他们可能会因此跟着我们。”
  “那就让他们来吧。他们手中没有那把刀,现在还没有。一开始我也不想要这把刀,但如果它可以杀死妖怪……”
  “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安吉莉卡,一开始就没有。”莱拉直率地说。
  “不,你相信过。”
  “是的,我的确相信过……最后我恨它,恨那座城市。”
  “我刚发现它的时候以为那里是天堂,我再也想像不出比那儿更好的地方。可那里一直都充满妖怪,我们却不知道……”
  “哦,我再也不会相信小孩了,”莱拉说,“我回想起在伯尔凡加的时候,那些大人干各种各样的坏事,但小孩跟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不会干那么残忍的事,可现在我却不敢肯定。我以前从没见过那样的小孩,事实就是这样。”
  “我见过。”威尔说。
  “什么时候?在你的世界吗?”
  “是的,”他有点局促不安地说。莱拉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等着,过了一会儿他继续说道:“那时我母亲正在经历她的一段糟糕时光,她和我,我们俩独自生活,这显然是因为我父亲不在。她时常去想虚幻的东西,还会做一些毫无道理的事——不过并不是针对我。我的意思是她不得不做这些事,否则她就会感到沮丧和害怕,于是我就帮助她。比如把公园里所有的栏杆都摸一遍,或是数一棵灌木上的叶子——就是那类事情,她一般过一会儿就会好的。但我害怕有人会发现她的状况,因为我想那样他们就会带走她,所以我照顾她并隐瞒着这件事,我从没告诉任何人。
  “有一次她又害怕了,但我不在场,没法帮她。我上学去了。她没穿多少衣服就出去了,但她自己并不知道。和我一个学校的几个男孩发现了她,他们开始……”
  威尔的脸涨得通红。他情不自禁地走来走去,不去看莱拉,因为他的声音在颤抖,眼中充满泪水。他继续说道:“他们折磨她,就像那座塔旁的那帮小孩折磨那只猫一样……他们以为她是个疯子,他们就想伤害她,也许想杀了她,我不会吃惊的。仅仅因为她与常人不同,他们就恨她。不管怎么说,后来我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家。第二天我在学校里跟领头的男孩打了一架,我打断了他的胳臂,我想我还打掉了他的几颗牙——我不知道。我还准备跟剩下的那些人打架,但我有了麻烦,我认识到我最好到此为止,因为他们会发现的——我是说那些老师和管事的人。他们会向我的母亲告状,那样他们就会发现她的状况并把她带走。所以我就假装很抱歉,跟老师说我再也不会那么干了。他们因为我打架而惩罚了我,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我让她得到了安全,明白吗?没人从那些男孩那儿知道这些事,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敢说什么我会怎么做,他们知道下次我会杀了他们,而不仅仅是伤害他们。过了一阵子,她又好了。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
  “但是,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相信小孩,就像不相信成年人一样。他们同样热衷于干坏事。所以喜鹊城的那些孩子干那件坏事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吃惊。
  “但我很高兴女巫来了。”
  他又坐了下来,背对着莱拉,仍然不看她,他抬起手擦了擦眼睛,她假装没有看见。
  “威尔,”她说道,“你讲的关于你母亲……和图利奥,当妖怪抓住他的时候……还有昨天你说的你认为妖怪来自你的世界……”
  “是的,因为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可思议,她并没疯。那些小孩也许以为她疯了,他们笑话她,想伤害她,但他们错了,她没有疯。她只是害怕某些我看不见的东西。她不得不做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你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她显然明白,比如她数那些叶子,或是昨天图利奥摸墙上的那些石块,也许那就是一种摆脱妖怪的办法。如果他们背对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试图对石头如何砌在一起或是对树发生兴趣,好像他们只要对石头或是树叶真正产-生兴趣的话,他们就会平安无事。我不知道,看上去是这样。对她来说,使她感到害怕的是某种真实的事物,就像来抢劫的强盗,但也有别的东西像他们一样。所以我的世界很可能也有妖怪,只是我们看不见它们,也没给它们起一个名称,但它们的确存在,它们一直想袭击我母亲。所以昨天当真理仪说她一切平安时我很高兴。”
  他呼吸急促,他的右手握住鞘中的刀柄。莱拉什么都没说,潘特莱蒙也一动不动。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要找你父亲的?”过了一会儿她问道。
  “很久以前,”他告诉她,“我一直假想他在坐牢,我要帮他逃跑。我一直都在跟自己做那个游戏,游戏一般要持续好几天。或者他在一个沙漠孤岛上,我航行到那儿带他回家。他完全知道所有应该做的事情——特别是关于我的母亲——她会好起来,他会照顾她和我,我会去上学,结交朋友,我也有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所以我经常对自己说,长大了我要去找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也常常告诉我,我要继承父亲的衣钵。她经常那么说好让我高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它听上去很重要。”
  “难道你没有朋友吗?”
  “我怎么会有朋友呢?”他有点迷惑地说。“朋友……他们到你家来,了解你的父母和……有时候某个男孩会邀请我去他家,我可以去,也可以不去,但我永远不能回请他到我家里。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朋友,真的。我希望有……我有我的猫,”他继续说,“我希望她现在平安无事,我希望有人在照顾她。”
  “那你杀死的那个人呢?”莱拉问道,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是谁?”
  “我不知道。如果我杀死了他我也不在乎,他该死。他们一共两个人,他们总是到我家里来,纠缠我母亲,直到她又害怕起来,情况会变得更糟。他们想知道我父亲的所有事情,他不放过我母亲,我不知道他们是警察还是别的什么。起先我以为他们是一个什么团伙的人,他们以为我父亲抢了银行,然后把钱藏了起来。但是他们不要钱,他们要的是纸张,他们要我父亲寄来的信。有一天他们破门而人,然后我认识到如果我母亲住在别的地方会更安全。我不能报告警察,请求他们的帮助,因为他们会把我母亲带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我托了那位以前教我钢琴的老太太,她是我惟一能想到的人。我问她我母亲能不能和她住在一起,然后我就把她带去了。我想她会很好地照顾她。总之,我又回到家里,去找那些信,因为我知道她把那些信放在什么地方。我拿到了信,这时候那伙人也来找信,他们再次破门而入。那是半夜,或者说是凌晨。我躲在楼梯的顶层,莫西——我的猫,莫西——她从卧室里出来,我没有看见她,那人也没看见她,当我撞到他的时候,她绊倒了他,他一头栽到楼梯下……
  “然后我就逃跑了,那就是全部经过。所以我不是故意要杀死他的,但如果我的确杀了他我也不在乎。我逃跑了,到了牛津,然后我就发现了那个窗口。我之所以发现它是因为我看到了另外一只猫,于是我停下来看她,是她先发现了那个窗口。如果我没有看见她……或者如果那时候莫西没有从卧室里出来……”
  “是啊,”莱拉说,“那就是运气。我和潘刚才还在想,如果我没有走进乔丹学院休息室的衣橱,没看见院长往葡萄酒里倒毒药,那将会怎么样呢?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他们俩沉默地坐在长满苔藓的石头上,斜阳透过古老的松树枝条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在想是多少个微不足道的机遇把他们带到了这个地方,每一个机遇都有可能产生一个不同的结果。也许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威尔没看见那个窗口,他在向英格兰中部游荡的途中筋疲力尽,最后被抓住了。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潘特莱蒙劝另一个莱拉别待在休息室,于是另一个阿斯里尔勋爵被毒死了,另一个罗杰活了下来,在另一个永远不变的牛津的屋顶和小巷里和莱拉玩着永远的游戏。
  过了一会儿,威尔恢复了体力,可以接着走了,于是他们沿着小路继续前进,安静的大森林包围着他们。
  他们一整天都在旅行,休息,前进,再休息,树林越来越稀疏,道路越来越崎岖。莱拉查了真理仪,它显示着:继续走,这是正确的方向。正午时分他们来到了一个未受妖怪骚扰的村庄。羊儿在山坡吃草,柠檬树林在石地上投下一片树阴,孩子们在小溪边玩耍,他们看见了衣衫褴褛的莱拉、衣服血迹斑斑、脸色苍白、眼神凌厉的威尔,还有一只走在他们身旁的姿态优雅的大灰狗,于是那些孩子叫喊着向他们的母亲跑去。
  大人们很警惕,但还是愿意收下莱拉的一个金币,卖给他们一些面包和奶酪。女巫们躲开了,但两个孩子都知道,如果遇到任何危险,她们就会立刻出现。经过莱拉的一番讨价还价,一个老妇人卖给他们两个羊皮水袋和一件上好的亚麻衬衫,于是威尔痛快地告别了那件脏乎乎的T恤,他在冰冷的溪水里洗了个澡,然后躺在烈日下晒干了身体。
  经过休整,他们继续前进。大地更荒芜了,他们不得不在岩石的阴影下歇脚,而不是在枝叶宽大茂密的树下休息。透过鞋底他们感到地面很热,阳光直刺他们的眼睛。他们向上攀爬,速度越来越慢,当太阳落到山脊时,他们看见下面有一个小小的峡谷,他们决定不再往前走。
  他们爬下山坡,好几次差点摔倒,然后他们不得不在矮矮的杜鹃花丛中穿行,那些光滑的深色叶子和深红色的花簇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蜜蜂。直到夜幕降临他们才走了出来,来到一片被小溪环绕着的长满没膝野草的草地,草丛中盛开着矢车菊、龙胆花和委陵花。
  威尔大口大口地喝着小溪里的水,然后躺了下来,他昏昏欲睡,却又睡不着,他的头一阵阵发晕,所有的东西都被罩上了一层奇怪的迷雾。他的手肿胀着,一跳一跳地疼。
  更糟糕的是,他的手又开始流血了。
  当塞拉芬娜察看他的手时,她在伤口上加了更多的草药,并把丝巾系得更紧,但这次她脸上露出了不安。他不想问她,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很清楚,那个咒语没有起作用,他能看出她也知道这一点。
  夜幕降临了,他听见莱拉在离他不远处躺了下来,过了不久他听见一阵轻柔的咕噜声。她的精灵变成一只猫,正在离威尔一两英尺的地方抱着爪子打盹,于是他轻声叫道:“潘特莱蒙?”
  精灵的眼睛睁开了,莱拉没有动弹。潘特莱蒙悄声问道:“什么事?”
  “潘,我是不是要死了?”
  “女巫不会让你死的,莱拉也不会。”
  “但那个咒语没用,我一直在流血,我没有更多的血可以流了。现在又开始流血了,止不住,我害怕……”
  “莱拉认为你不会死。”
  “她这么想吗?”
  “她觉得你是她见过的最勇敢的斗士,就像埃欧雷克·伯尔尼松一样勇敢。”
  “那我还是别显出那么害怕的好。”威尔说,他安静了一两分钟,然后他又说:“我觉得莱拉比我还勇敢,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对你也这么想。”精灵轻声说。
  不久威尔闭上眼睛睡着了。
  莱拉一动不动地躺着,但她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得大大的,她心跳得厉害。
  当威尔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的手比以前疼得更厉害,他小心地坐了起来,看见不远处有一堆火,莱拉正在用一根叉子状的木头烤面包。另一根叉子上还烤着几只鸟,当威尔来到近旁坐下时,塞拉芬娜飞了下来。
  “威尔,”她说道,“吃东西前先把这些叶子吃了。”
  她递给他一把柔软的、有点像鼠尾草的叶子,味道很苦,他沉默无言地嚼着,强迫自己把那些叶子都咽了下去。它们很涩,但他更清醒了,不再觉得冷,感觉好了许多。
  他们吃着烤小鸟,用柠檬汁调味,这时另一个女巫拿来一些在山坡上采的蓝莓。然后女巫都聚集在火堆旁,轻声地交谈着,有几个女巫飞到高处去侦察,有个女巫看见大海上空有一只气球,莱拉立刻坐了起来。
  “是斯科尔斯比先生的气球吗?”她问道。
  “那里面有两个人,但离得太远,看不清他们是谁。在他们后面有一场暴风雨正在聚集。”
  莱拉拍起了手。“如果斯科尔斯比先生来的话,”她说,“我们就可以飞行了,威尔!哦,但愿是他!我从没跟他说过再见,他那么友善,我希望能再次见到他,我真的希望……”
  女巫茱塔·卡迈南听到了这番话,她的红胸脯的知更鸟精灵站在她肩头,眼睛发亮,因为提到李·斯科尔斯比,她想起了她此行的目的。她就是曾经爱上斯坦尼斯劳斯·格鲁曼却被他拒绝的女巫,塞拉芬娜。佩卡拉带她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阻止她在她们的世界里杀死他。
  塞拉芬娜也许注意到了这一点,但这时别的什么事情发生了:她伸出手,抬起了头,其他的女巫也都这样做。威尔和莱拉听到从北方传来的隐约的夜鸟的叫声,但那不是一只鸟,女巫立即明白那是一个精灵。塞拉芬娜·佩卡拉站起来,专注地盯着天空。
  “我想那是鲁塔·斯卡迪。”她说。
  他们静静地站着,在无边的沉寂中昂起头,努力倾听。
  这时传来了另一声喊叫,这次更近了,然后是第三声,听到这儿,女巫都抓起她们的松枝,跃上了天空。只有两个女巫在近处站着,箭搭在弦上,保卫着威尔和莱拉。
  在头顶的某处黑暗里,一场战斗正在展开。似乎仅仅几秒钟,他们就听到飞翔的风声和箭的呼啸声,还有因为痛苦或愤怒,或是发布命令时发出的嘟囔声和尖叫声。
  这时又是“砰”的一声,这声音来得那么突然,他们几乎连吓一跳的时间都没有,一只动物从天上摔落在他们脚旁——是一只长着皮革般的皮肤、毛纠结在一起的动物,莱拉认出那是一个悬崖厉鬼,或是和它类似的什么动物。
  这下它摔得不轻,有一支箭从它的身体穿过,值它仍然撑起身体,充满恶意向莱拉拍打着翅膀。女巫们无法射箭,因为她也在箭的射程之内。但威尔先到了那儿,他用那把刀向后一划,那家伙的脑袋就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两下,空气汩汩地离开它的肺,然后它就死了。
  他们再次抬头向上看,因为那场战斗来得更低了,熊熊的火光照耀出天空中迅速舞动的旋涡状的黑色丝绸,白皙的手臂,绿色的松针,棕灰色的结痂的皮肤。威尔不明白那些女巫如何能在突如其来的转身、停顿和前进中保持平衡,更不用说瞄准和射箭了。
  又一只悬崖厉鬼掉下来,然后是第三只,它们掉进溪流中或摔在岩石上,剩下的那些开始逃窜,在黑暗中尖叫着向北方逃之天天。
  过了一会儿,塞拉芬娜·佩卡拉和她的女巫们一起降落下来,跟她们一起降落的还有一个女巫:一个美丽的女巫,她眼神凌厉,一头黑发,双颊由于愤怒和激动泛着红晕。
  这名新来的女巫看见那只被砍了头的悬崖厉鬼,朝它啐了一口。
  “不是从我们世界来的,”她说,“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可恶的脏东西,它们成千上万,像苍蝇一样繁殖……这是谁?这个孩子就是莱拉吗?这个男孩是谁?”
  莱拉不动声色地回应着她的注视,尽管她感到心中一动,因为鲁塔·斯卡迪的个性如此鲜明,她能使站在她附近的人产生震惊的反应。
  然后女巫转身朝向威尔,他同样感到强烈的震动,但他和莱拉一样也控制住了表情。他手中仍然握着那把刀,她看出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后微笑了。他把刀插进土里,擦掉那个肮脏的家伙留下的血迹,然后在溪水里洗净了刀。
  鲁塔·斯卡迪说道:“塞拉芬娜·佩卡拉,我学到的东西太多了,所有旧的事物不是在变化,就是在消失,或者是毫无用处。我饿了……”
  她狼吞虎咽地吃掉了剩下的烤小鸟,把面包塞进嘴里,大口喝着溪水。她吃饭的时候,有一些女巫把死去的悬崖厉鬼拖走,重新升了火,又开始站岗放哨。
  其余的女巫都靠近鲁塔·斯卡迪坐下来,准备听她要对大家说什么。她向大家讲了她飞上天和天使见面以及去阿斯里尔勋爵的堡垒的旅途中所发生的一切。
  “姐妹们,那是你们能想像到的最大的城堡:玄武岩的城墙高耸入云,周围是四通八达的宽广道路,路上运载着枪支弹药、食品给养和盔甲。他是怎么做的这一切?我想他一定准备了很长时间,大概准备了无数个世纪。我们出生前他就在准备这些,姐妹们,尽管那时他还很年轻……但那怎么可能呢?我不知道。我无法理解。我想他能控制时间,他按自己的意愿控制时间的快慢。
  “到这个城堡的是来自各个世界的各种战士,有男的,也有女的。是的,他们都充满斗志,还有我从未见过的全副武装的动物——蜥蜴和猿人,长着毒爪的大鸟,还有稀奇古怪的我说不上名字的动物。其他的世界也有女巫,姐妹们,你们知道吗?我跟一个女巫说了话,她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像我们的世界,却又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因为那些女巫并不比我们那儿短命的凡人活得更长,他们之中还有男巫,像我们一样,也会飞……”
  倾听着她的叙述,塞拉芬娜部族的女巫露出敬畏、害怕和怀疑的神色,而塞拉芬娜相信她,她催促她接着讲。
  “你看见阿斯里尔勋爵了吗,鲁塔·斯卡迪?你找到他了吗?”
  “是的,我找到了,那可真不容易,因为他生活在各种事务的控制中心,他指挥一切。我让自己隐身,一路找到他那个最核心机密的房间,那时他正要睡觉。”
  每个女巫都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是威尔和莱拉不可能想到的。于是鲁塔·斯卡迪没有必要去讲,她接着说:“这时我问他,为什么要把所有的军队聚集在一起,我们所听说的他对上帝提出的挑战是不是真的,他笑了。
  “‘那他们在西伯利亚提到它了吗?’他问道。我说是的,在斯瓦尔巴特群岛,在北方的每一块土地上——我们的北方,我还跟他说了我们的协议,以及我是怎样离开我们的世界找到他的。
  “他邀请我们加入他的队伍,姐妹们,加入他的反对上帝的队伍。我真心希望到时候我们能去那里。他告诉我,当你认识到上帝的代表以上帝的名义所干的那一切时,反抗是正当的……我想到伯尔凡加的孩子们,在我们的南部地区我亲眼看到的其他可怕的伤残事件。他还告诉我更多以上帝的名义施行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在有的世界,他们怎样抓住女巫,活活烧死她们,姐妹们。是的,像我们一样的女巫……
  “他开阔了我的眼界,他向我展示了我从未见过的东西,所有以上帝名义施行的残酷恐怖的暴行,所有企图摧毁生命的快乐和真诚的阴谋。
  “哦,姐妹们,我渴望把我自己和我的整个部族都投入到这一事业中!但我知道我必须先跟你们商量,然后再飞回我们的世界,和伊娃·卡斯库、莱娜·米蒂,还有其他的女巫头领商谈。
  “于是我隐身离开他的房间,找到我的松树枝,然后就飞走了。但我还没飞远,一阵狂风吹来,把我卷到高山中,我只好暂时躲在一座悬崖上。我知道悬崖上生活着什么样的动物,我就又隐身藏起来,在黑暗中我听到了说话声。
  “我好像掉进了最老的悬崖厉鬼的窝巢,他的眼睛瞎了,他们给他带来食物,是从悬崖下很远的地方找到的发臭的腐肉。他们还向他请教。
  “‘老祖宗,’他们说,‘你的记忆可以回忆到多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还没出现的时候,’他说,他的声音疲弱而嘶哑。
  “‘据说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就要来临了,是真的吗,老祖宗?’
  “‘是的,孩子们,’他说道,‘比上一次还要大的一场战争就要来临,我们都可以美餐一顿,对每个世界的鬼来说,好日子就快到了。’
  “‘可是谁会赢呢,老祖宗?阿斯里尔勋爵会打败上帝吗?’
  “‘阿斯里尔勋爵的军队有上百万人,’老悬崖厉鬼告诉他们,”他们从各个世界被召集在一起,这支队伍比以前和上帝作战的部队更强大,指挥得也更好。至于上帝的队伍,噢,他们的人数极为庞大,但上帝存在了很久,比我还老,孩子们,他的部队胆小怕事,不害怕的时候就骄傲自大。这将是一场白刃战,但阿斯里尔勋爵会赢的,因为他热情高涨,意气风发,他相信他的事业是正义的。只有一件事,孩子。他没有伊萨哈特,没有伊萨哈特,他和他的队伍会被打败的。那时我们就可以饱餐好几年,我的孩子们!,
  “于是他大笑着,啃着他们给他带来的那些发臭的骨头,其他的鬼也高兴地尖叫着。
  “现在,你们可以想像,我是多么努力地去昕,想多听到一些关于这个伊萨哈特的消息,但我在呼啸的风声中却只听到一个年轻的悬崖厉鬼问道:”如果阿斯里尔勋爵需要伊萨哈特,他为什么不召唤他呢?“‘
  “那个老鬼说,‘阿斯里尔勋爵对伊萨哈特的了解还不如你多,孩子!可笑的就在这里!高声大笑吧——’
  “可当我试图靠那群肮脏的家伙更近一点,好再多听到一些时,我的魔法失败了,姐妹们,我再也不能使自己隐身。那些年轻的鬼看到我就高声尖叫起来,我只好逃跑,从空中那个无形的通道逃进这个世界。有一群鬼追上来,死在那儿的就是那些鬼。
  “但阿斯里尔勋爵需要我们,姐妹们,这显而易见。不管伊萨哈特是谁,阿斯里尔勋爵需要我们!我希望现在我能回到阿斯里尔勋爵那儿,对他说,‘别着急——我们来了——我们,北方的女巫,我们会帮助你取得胜利。’……我们现在就达成协议吧,塞拉芬娜·佩卡拉,召集所有的女巫和每个部族开会,让我们准备战斗!”
  塞拉芬娜·佩卡拉看了看威尔,像是在征求他的同意,但他无法给她任何指示,于是她又回过头看鲁塔·斯卡迪。
  “我们不行,”她说,“我们的任务是帮助莱拉,而她的任务是帮助威尔找到他父亲。你应该飞回去,这我们同意,但我们必须和莱拉在一起。”
  鲁塔·斯卡迪不耐烦地摇了摇头。“好吧,如果你们必须这样的话。”她说。
  威尔躺下了,因为他的伤口又开始疼了——比刚受伤的时候还要疼,他的整只手都肿了起来。莱拉也躺下了,潘特莱蒙蜷在她的脖子边,透过半闭着的眼睛看着火堆,睡意蒙咙地听着女巫的窃窃私语。
  鲁塔·斯卡迪向上游走去,塞拉芬娜·佩卡拉跟着她。
  “塞拉芬娜·佩卡拉,你真该见见阿斯里尔勋爵,”拉脱维亚的女巫酋长安静地说,“他是最杰出的指挥家,他对部队的所有细节都了如指掌。跟上帝打仗,想想这有多大胆!但你觉得这个伊萨哈特会是谁呢?我们怎么会从没听说过他呢?我们怎么才能让他加入到阿斯里尔勋爵的队伍中呢?”
  “也许那不是他,姐姐。我们和那个年轻的悬崖厉鬼一样知之不多,也许那个老祖宗在笑话他的无知。这个词听上去像是‘摧毁上帝者’,你知道吗?”
  “那就是指我们了,塞拉芬娜·佩卡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加入后,他的队伍该多么强大啊。我真想用我的箭杀死从伯尔凡加以及从各个世界的伯尔凡加来的恶魔!姐姐,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在每个世界,上帝的代表把孩子们牺牲给了他们那残酷的上帝!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害怕尘埃,”塞拉芬娜·佩卡拉说,“不管它是什么,我是一点都不知道。”
  “还有你发现的那个男孩。他是谁?他从哪个世界来?”
  塞拉芬娜·佩卡拉把她所知道的关于威尔的事都告诉了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很重要,”最后她说道,“但我们是为莱拉服务的,她的仪器告诉她那是她的任务。还有,姐妹,我们试图治好他的伤,但我们失败了。我们试着用阻拦的咒语,但它没起作用。也许这个世界的药草不如我们的有效,这里太热,血苔藓不会在这里生长。”
  “他很奇怪,”鲁塔·斯卡迪说,“他和阿斯里尔勋爵是同一个类型。你注视过他的眼睛吗?”
  “说实话,”塞拉芬娜·佩卡拉说道,“我还没敢看过。”
  两个女巫酋长安静地坐在小溪边。时间过去了,星星落下了,又一些星星出现了,熟睡的同伴中响起一声小小的尖叫,那只不过是莱拉在做梦。女巫们听到暴风雨的隆隆声,她们看见闪电划过大海和丘陵,但那是在很远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鲁塔·斯卡迪说道:“那个女孩莱拉,她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这个吗?因为她能领着那个男孩找到他父亲,所以她就很重要?肯定不止于此,不是吗?”
  “那就是现在她要做的,但是以后,是的,就远远不止于此。关于这个孩子,我们女巫所说的就是她会终止命运。好吧,我们知道她的这个名字,这让她对于库尔特夫人来说很有意义,我们知道那个女人还不知道这一点。她在斯瓦尔巴特群岛附近那艘船上折磨的那个女巫差点就供出来了,但娅姆阿卡及时来到了她身边。”
  “可现在我在想,莱拉可能就是你听到那些悬崖厉鬼所说的——那个伊萨哈特。不是女巫,也不是那些天使,而是那个熟睡中的孩子,与上帝的战争的最后武器。还有什么原因让库尔特夫人这么急于找到她呢?”
  “库尔特夫人曾经是阿斯里尔勋爵的情人,”鲁塔·斯卡迪说,“当然,莱拉是他们的孩子……塞拉芬娜·佩卡拉,如果我给他生一个孩子,那她将会是怎样一个女巫啊!女巫酋长中的酋长!”
  “嘘,姐妹,”塞拉芬娜说,“听……还有,那是什么光亮?”
  有什么东西从站岗放哨的人旁边滑过,她们警觉地站起来,看见露营的地方闪出一道亮光,那不是火光,却和火光差不了多少。
  她们悄悄跑回去,箭早已搭在她们的弓上。这时,她们突然站住了。
  所有的女巫都在草地上熟睡着,威尔和莱拉也在熟睡,却有十多个天使围着两个孩子,低头凝望着他们。
  于是塞拉芬娜·佩卡拉明白了女巫无法用词语形容的一件事:那就是朝圣的概念。她明白这些生物为什么会等待几万年,不惜千里迢迢,只是为了靠近重要的东西。她也明白了,他们在这里匆匆一现后,在剩下的时间里他们会有怎样不同的感受。现在,这些生物看上去就是这样,这些纯净稀薄的美丽的朝圣者围着两个孩子站着。女孩满脸污垢,男孩衣衫褴褛,手上有伤,在睡梦中皱着眉头。
  莱拉的脖子那儿动了一下,是潘特莱蒙,一只雪白的貂,他睡意蒙陇地睁开黑眼睛,毫无惧色地向四周张望。将来,莱拉会把他所看到的一切当作一个梦。潘特莱蒙似乎感觉到莱拉对此的注意力,过了不久他又蜷起身子,闭上眼睛睡着了。
  最后,其中一个天使展开翅膀,其他的天使也都展开翅膀,他们靠得很近,他们的翅膀毫不费劲地重叠融合在一起,一个接一个,就像光和光重重交叠,最后在草地上的熟睡者周围形成一个发光的圆圈。
  这时守望者像火苗一样一个接一个地飞上天空,他们的身影迅速地变大,直到巨大无比,但他们已经很遥远了,像流星一样向北方飞去。
  塞拉芬娜和鲁塔·斯卡迪跃上松枝,跟着他们飞上天空,但还是落在了后面。
  “他们像你看到过的那些生物吗,鲁塔·斯卡迪?”她们缓缓降到半空中,望着明亮的光辉消失在天际,塞拉芬娜问道。
  “我认为他们更大,不过他们是同类,他们没有血肉,你看出来了吗?他们只是光,他们的感觉一定完全不同于我们……塞拉芬娜·佩卡拉,现在我要离开你去召集我们北方所有的女巫。当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就该是打仗的时候了。一路保重,亲爱的……”
  她们在空中拥抱了一下,然后鲁塔·斯卡迪转过身,迅速地飞走了。
  塞拉芬娜看着她走远,然后转过身,看到最后那些发光的天使消失在远方,她对那些伟大的守望者的感受只有怜悯和同情。他们从未感受过脚下的土地,或是发丝中的微风,或是照在皮肤上的璀璨的星光,他们该多么向往这一切!她折下一枝正在骑着的松枝,带着贪婪的喜悦闻着松脂的清香,然后缓缓地向草地上熟睡的同伴飞落下去。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