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黑质三部曲Ⅱ:魔法神刀> 正文 第十章 萨满巫师

正文 第十章 萨满巫师

  李·斯科尔斯比在叶尼塞河口的港口登陆,他发现那儿一片混乱。渔夫们努力要把捕到的那点儿可怜巴巴的、不知名的鱼卖给罐头加工厂;船主们对当局因为要治理洪水而增加港口收费怒气冲冲;因为森林的冰雪迅速融化,动物行为异常;猎人和收集毛皮的捕兽者没法工作,他们都在小镇上闲逛。
  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要沿河进入内陆很困难,因为平时这条路只是一条干干净净的冻土路,现在连永久冻土带都开始解冻了,路上一片泥泞。
  于是李收起了他的气球和装备,用所剩无几的金子租了一只有汽油发动机的船,他还买了几桶油和一些储备,然后他就向涨水的上游出发了。
  起先他进展缓慢,这不仅是由于水流的变化,还由于水中漂浮着各种各样的残骸碎片:树干、灌木树枝、淹死的动物,有一次还出现了一具肿胀的人尸。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驾驶,让那台小发动机开足马力前进。
  他驶向格鲁曼的部落所在的村落,他只能凭借着几年前飞越这个国家上空时的记忆判断着,但那段记忆很清晰,即使有些地方的河岸已经消失在褐色浑浊的洪水中,他还是没费什么事就在湍急的河流中找到了正确的航道。气温影响了昆虫,有一团小蚊子使得景物的轮廓一片模糊。李在脸和手上涂了曼陀罗药膏,又连着抽了几支气味辛辣的雪茄烟,这才稍好了一些。
  赫斯特沉默寡言地坐在船头,眯缝着眼睛,长耳朵耷拉在瘦得皮包骨的后背上。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对方的沉默,只在必要的时候才开口说话。
  第三天的早晨,李驾着小船驶进一条小的支流,那条小溪从一片绵延的小山里流出,山上本来应该覆盖着皑皑白雪,现在却露出了一块块棕褐色的土地。小溪两旁很快就出现了矮松和云杉,又过了几英里,他们看见了一块又大又圆的石头,有房子那么高,李把船停泊在岸边,系上了缆绳。
  “这里原来有个码头,”他对赫斯特说,“还记得在新地岛跟我们提起过它的海豹猎人吗?现在它肯定在水下六英尺的地方。”
  “我真希望他们聪明些,把村子建得更高一点。”她说着跳上了岸。
  不到半个小时,他已经把背包放在了村里酋长的木屋旁。他转过身,向围拢过来的人群致意。他用的是北方通用的表示友谊的手势,并把来复枪放在脚边。
  一名年老的西伯利亚鞑靼人,眼睛深陷在周围的皱纹中,几乎看不见了,他把弓放在那支枪旁边。他的狼獾精灵向赫斯特抽了抽鼻子,作为回应,赫斯特向她晃了晃耳朵。然后酋长开口说话了。
  李回答了,他们轮流用了六七种语言,最后才找到一种他们可以交谈的语言。
  “我向您和您的部落致敬,”李说,“我有一些烟草种子,可能不是很值钱,但我很荣幸把它赠送给您。”
  酋长满意地点点头,他的一个妻子接过李从背包里取出的一个包裹。
  “我来找一个叫格鲁曼的人,”李说,“我听说你们的部落接纳了他,他成了你们的族人。他也许有其他名字,但他是欧洲人。”
  “哦,”酋长说,“我们一直在等你。”
  其余的村民站在村落中泥泞的地上,聚集在笼罩着雾气的稀薄阳光中,他们听不懂,但他们看出了酋长的愉悦。愉悦,欣慰,李感觉到了赫斯特的思想。
  酋长频频点头。
  “我们一直在等你,”他又说了一遍,“你来是要把格鲁曼博士带往另一个世界。”
  李扬起了眉毛,但他还是温和地说,“正如您说的,先生。他在这儿吗?”
  “跟我来。”酋长说。
  其他村民尊敬地让开了,赫斯特得在脏乎乎的泥路上小跑,李能理解她的嫌恶情绪,就把她托在自己的臂弯里,把包背在肩上,跟随着酋长,沿着森林小路来到一座小屋前。小屋座落在一片落叶松围着的空旷地上,距离村子有十支箭的射程那么远。
  酋长在这座木头骨架、覆盖着动物皮毛的小屋外停了下来。这地方装饰着野猪獠牙,麋鹿和驯鹿的角,但那不仅仅是打猎的纪念品,因为它们和干花以及细心编好的松枝挂在一起,像是为了某种仪式。
  “你得毕恭毕敬地跟他说话,”酋长小声说,“他是个萨满巫师,他的心脏有病。”
  李突然感到后背打了个冷战,赫斯特在他的臂弯里也变得僵直了,他们发现自己一直被注视着。在干花和松枝的后面,有一只明亮的黄眼睛在向外看,那是一个精灵,正当李看她时,她转过头,用她那有力的喙敏捷地咬住一根松树枝,拽到面前当作帘子。
  酋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喊他,用的是那位上年纪的海豹猎人告诉他的名字:约帕里。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披着动物毛皮的人,面容憔悴,目光炽热,黑发中掺杂着灰白的发丝,下巴倔强地翘着,他的精灵,一只鱼鹰,站在他的手腕上,瞪着双眼。
  酋长鞠了三次躬,然后退下了,把李一个人留给他要找的那个萨满巫师。
  “格鲁曼博士,”他说,“我叫李·斯科尔斯比。我从得克萨斯来,是个专业热气球飞行员。如果您让我坐下来慢慢说,我会告诉您是什么让我来到这儿。我没弄错吧?您是柏林学院的斯坦尼斯劳斯·格鲁曼博士吗?”
  “是的,”萨满巫师说,“你说你从得克萨斯来,那风把你从家乡吹到这儿来,可真是够远的,斯科尔斯比先生。”
  “哦,现在这个世界里的风很奇怪,先生。”
  “的确如此。我想阳光很暖和,你在我的小屋里会发现一张板凳,如果你能帮我搬出来,我们可以坐在这宜人的阳光下聊一聊。我还有些咖啡,如果你愿意跟我分享的话。”
  “这再好不过了,先生。”李说。他搬出那张板凳,格鲁曼到火炉那儿,把滚烫的饮料倒进两个马口铁杯子。在李听来,他不是德国口音,而是英国口音,是英格兰口音。天文台主任说对了。
  他们坐了下来,赫斯特眯着眼睛,无动于衷地坐在李的身边,那只庞大的鱼鹰精灵则盯着那轮太阳。李开始说话了,他先从在特罗尔桑德和吉卜赛人的首领约翰·法阿的会面说起,他讲他们是如何接收披甲熊埃欧雷克·伯尔尼松,又旅行来到伯尔凡加,救了莱拉和其他孩子,然后他又讲了他和莱拉,还有塞拉芬娜。佩卡拉乘坐热气球一同飞往斯瓦尔巴特群岛的途中,他从她们俩那里得知的事情。
  “你看,格鲁曼博士,在我看来,根据那个小女孩描述的,阿斯里尔勋爵只是把冰冻着的头颅向院士们挥舞了一下,就把他们吓坏了,所以他们没敢靠近看。那就让我疑心你还活着。很明显,先生,您在这方面有专门的知识。我在北冰洋沿岸一路上都听说了有关你的事情,关于你在头上钻了孔,关于你的研究工作不仅限于挖掘海床和眺望北极光,关于在十或十二年前你是如何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这一切都非常有趣。但吸引我来到这儿的,格鲁曼博士,并不仅仅是好奇心。我关心那个孩子。我认为她非常重要,女巫也这么认为。如果你了解关于她的任何事情,了解任何正在发生的事情,请您告诉我。我说过,有些事情使我确信您可以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
  “但除非我听错了,先生,我听村里的酋长说,我是来把你带往另一个世界的。是我听错了,还是这正是他所说的?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您,先生,他称呼您的是什么名字?那是一种部落名字,还是某种魔法师的头衔?”
  格鲁曼淡淡一笑,说道:“他叫的是我自己原来的名字,约翰·佩里。是的,你是来带我去另一个世界的。至于是什么使你来到这儿,我想你会发现就是它。”
  他伸开手掌,掌中躺着一样东西,李看得见,却不能理解。他见到的是一枚镶着绿宝石的银戒指,纳瓦霍人[纳瓦霍人(Navajo),美国最大的印第安部落]的设计风格,他清楚地发现那正是他母亲的戒指。他熟悉它的重量和宝石的光滑感,还有银匠特意包住宝石切割面的工艺。他知道被切割的那一角是如何变光滑的,因为在若干年前,幼小的他在祖国家乡的土地上,曾无数次用手指抚摸过那里。
  他站了起来,赫斯特颤抖着站直身体,竖起了耳朵。李没注意到那只鱼鹰移到了他和格鲁曼之问,保护着她的主人。但李并不是要进行攻击,他心乱如麻,他觉得他又变成了孩子,他用紧张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是从哪儿得到它的?”
  “拿去吧,”格鲁曼,或是佩里说,“它的任务完成了。它把你召唤了到这儿,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但怎么——”李从格鲁曼手掌中拿起那枚钟爱的戒指,说道,“我不明白你怎么会有——你是——你是怎么拿到它的?我已经有四十年没见过它了。”
  “我是萨满巫师。我会做许多你不明白的事。坐下,斯科尔斯比先生,冷静些,我会把你应该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
  李又坐下来,拿着戒指,手指一遍遍地抚摸它。
  “好吧,”他说道,“我心烦意乱,先生,我想我要听听你能告诉我什么。”
  “很好,”格鲁曼说,“我要开始了。我的名字,正如我告诉你的,叫佩里,我并不是出生在这个世界。无论如何,阿斯里尔勋爵都不是第一个在不同世界间旅行的人,虽然他第一个惊世骇俗地打开了那条通道。在我的世界,我曾是一名军人,后来我当了探险家。十二年前,我陪同一支考察队,去我世界里的一个地方,那地方对应的是你们的白令地区。我的同伴还有其他目的,但我要找的是从古老传说里听说的东西:世界这块大布中的一个裂口,位于我们的宇宙和其他宇宙间的一个洞。我的同伴中有一些人失踪了,在寻找他们的过程中,我和另外两个人穿过了这个洞,这条通道,我们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们离开了自己的世界。起先我们没有意识到所发生的事,我们不停地走,直到我们发现一个小镇,这时一切都明白无误了:我们来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不管我们怎么努力,都没有再找到那第一个通道。我们是在一场大风雪中走过来的,你在北极地区有经验——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于是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留在新世界。我们很快就发现那是个危险的地方。那儿似乎有某种奇怪而可怕的食尸鬼或是幽灵,我的两个伙伴很快就死了,成了妖怪的牺牲品,它们就叫这个名字。
  “结果我发现他们的世界是个令人憎恶的地方,我迫不及待想离开那儿。回我自己世界的路被永久地挡住了,可还有进入其他世界的通道,我找了一会儿,找到了来这儿的路。
  “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我一到这里就发现了一个奇迹,斯科尔斯比先生,因为世界各不相同,在这个世界我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精灵。是的,直到我来到你们的世界,我才认识了塞扬‘科特。这里的人想不通,在有的世界,精灵仅仅是意识深处一个沉默的声音。当我知道我天性的一部分竟是女性,是鸟的形状,而且很美丽时,你能想像我多么惊讶吗?
  “于是塞扬·科特陪着我在北方的土地上游逛,我从北极地区的人们那里学到了很多,比如我在那边村子里的好朋友们。他们告诉我这个世界里有一些缺口,再加上我自己掌握的知识,我开始明白许多神秘事物的答案。
  “我用格鲁曼的名字到了柏林。我没把自己的来历告诉任何人,这是我的秘密。我向学院提交了一份论文并进行答辩,这是他们做学问的方式。我比那些院士更有知识,我没有任何困难地得到了院士的资格。
  “有了新的资历,我就可以在这个世界开始工作,我对这个世界总的来说很满意,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仍然怀念我自己世界的一些东西。你结婚了吗,斯科尔斯比先生?没有?哦,我已经结婚了,我很爱我的妻子,我也爱我的儿子,他是我惟一的孩子,我离开我的世界时他还是个不到一岁的小男孩。我非常想念他们,但我可能再用上一千年也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们被永远分开了。
  “不过,我的工作吸引了我。我也追求别的知识,我被头颅崇拜教接纳,我成了一名萨满巫师。我还有一些很有用的发现,比如我找到一种用血苔藓制作药膏的方法,可以保持新鲜植物的所有功效。
  “现在我非常了解这个世界,斯科尔斯比先生。比如,我知道有关尘埃的事。我从你的表情看得出你听说过它。它使你们的神学家怕得要死,但他们也使我害怕。我知道阿斯里尔勋爵在做什么,我也知道为什么,那正是我召唤你来这儿的原因。我要去帮助他,你看,因为他所从事的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业,三万五千年以来最伟大的事业,斯科尔斯比先生。
  “我自己能做的就不多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治好我的心脏病,可能我还有一项成就,我知道一些阿斯里尔勋爵不知道、但他要取得成功必须知道的事情。
  “我对那个存在着吞噬人类意识的妖怪的世界很感兴趣,我想知道它们是什么,是怎么形成的。作为一名萨满巫师,我能在精神上有所发现,但不能进行肢体上的探索,所以我在人定上花了很多时间,探索那个世界。我发现那里的哲学家在数世纪前就发明了一种他们自己用来研究探索的工具:一种他们称作魔法神刀的仪器。它的威力很大——比他们制造它时所猜测的大,甚至比他们现在所知道的还要大——不知怎么回事,正是因为使用它,他们让妖怪进入了他们的世界。
  “我知道那把魔法神刀和它的作用,也知道它在哪儿,我还知道怎么辨认注定使用那把刀的人,我知道他在阿斯里尔勋爵的事业中注定要做的事,我希望他对这个任务当之无愧。于是我召唤你来到这儿,你要带我飞向北方,飞到阿斯里尔勋爵打开的那个世界里,我希望能在那里找到魔法神刀的持刀者。
  “注意那可是一个危险的世界,那些妖怪比你我世界里的任何事物都邪恶。我们得胆大心细,我可能回不来了,如果你还想再见到你的国家,你需要鼓起所有勇气、智谋和运气。
  “这是你的任务,斯科尔斯比先生。这就是你找到我的原因。”
  萨满巫师沉默了,他脸色苍白,渗出了汗水。
  “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他妈的疯狂的主意。”李说道。
  他激动地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板凳上的赫斯特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格鲁曼的眼睛半闭着,他的精灵坐在他的膝盖上,警惕地看着李。
  “你想要钱吗?”过了一会儿格鲁曼说,“我可以给你一些金子,那并不难。”
  “去他的,我不是来要金子的,”李热切地说,“我来这儿……我来这儿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像我认为的那样还活着。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
  “我很高兴听到这些。”
  “这事儿还有另外一个考虑,”李补充道,他告诉格鲁曼关于恩那拉湖的女巫会议,还有女巫达成的决议。“你知道,”他结束道,“那个小女孩莱拉……嗯,最初就是因为她我才开始帮助女巫。你说你用那枚纳瓦霍戒指召唤我来到这儿,也许是这么回事,也许不是。我知道的是,我来这儿是因为我要帮助莱拉。我从没见过像她那样的孩子。如果我自己有一个女儿,我希望她能有莱拉那种坚强、勇敢和善良的品质的一半就行了。现在,我听说你知道某样东西,拥有它的人会得到保护,我不知道这可能会是什么东西。从你所说的来看,我觉得那一定就是魔法神刀。
  “这就是我带你去另一个世界想要的报酬,格鲁曼博士,不是金子,而是魔法神刀,我自己并不想要它,我是为莱拉要的。你要发誓让她得到它的保护,然后不管你想去哪儿,我都会带你去。”萨满巫师仔细听着,然后说:“很好,斯科尔斯比先生,我发誓。
  你相信我的誓言吗?“
  “你用什么发誓?”
  “随便你说。”
  李想了想,然后说道:“就用使你拒绝女巫求爱的那个原因,不管那是什么,我猜那是你认为最重要的事。”
  格鲁曼的眼睛瞪大了,他说:“你猜得对,斯科尔斯比先生。我很乐意用它来发誓。我向你保证我会让那个孩子莱拉。贝拉克瓦得到魔法神刀的保护。但我警告你:持刀者还有他自己的任务要完成,他的任务可能会使她处在更大的危险中。”
  李严肃地点点头。“可能是,”他说,“但不管安全的机率有多小,我也想让她得到它。”
  “我向你保证。现在我必须去新世界,你要带我去。”
  “可是风呢?我猜你不会病得连天气都看不出来吧?”
  “风的问题交给我吧。”
  李点点头。他又坐在板凳上,一遍遍地抚摸那只绿宝石戒指。这期间,格鲁曼把一些少量的必需品装进一个鹿皮包,然后两人沿着森林小路回到村子里。
  酋长说了好些话,越来越多的村民跑出来,握住格鲁曼的手,喃喃说着什么,他们得到的回应看上去像某种祝福。在这期间,李观望着天气。南方的天空一片晴朗,清新的微风吹拂着树梢。向北望去,大雾仍然笼罩着那条泛滥的河流,但几天来第一次出现了大雾即将散尽的迹象。
  在原来是码头的大石头那儿,他把格鲁曼的包提上了船,给小小的发动机加满油,发动机立即启动了。他出发了,萨满巫师坐在船头,小船飞快地顺流而下,在树下疾驶,迅速地掠过水面,进入主河流,船的速度是那么快,李有点替赫斯特担心,因为她就蹲着躲在船舷内侧。不过他应该知道她是个经验丰富的旅行者,那他为什么还要这么提心吊胆呢?
  他们到达了位于河流出口处的港口,发现每一家旅馆、客栈和私人住宅都被军人占据了。他们不是普通的军人,他们是莫斯科皇家卫队,是世界上经过最凶猛的训练、装备最精良的一支部队,他们发誓坚决支持教会当局的政权。
  李本来想在出发前休息一夜,因为格鲁曼看上去有这个需要,但现在根本没有希望能找到一个房问。
  “发生什么事了?”他还船的时候问租船的人。
  “我们不知道。军队是昨天来的,他们征用了镇里所有的住处、食品和船只,如果你没有开走这只船的话,他们也会拿走它的。”
  “你知道他们要去哪儿吗?”
  “北方,”船夫说,“有各种传说,说有一场仗要打,是人们所知道的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
  “北方,是到那个新世界吗?”
  “是的。还有更多军队要来,这只是先头部队。一个星期后,这里连一块面包或一加仑的酒都不会剩下。你租这条船帮了我一个大忙——船价已经翻倍了……”
  就算现在他们能找到地方,也绝对不能在这儿休息了。李非常担心他的气球,他立即来到存放气球的仓库,格鲁曼跟在他旁边,他看起来好像身体有病,但他很坚强。
  仓库的管理员正忙着清点出一些发动机零件,交给一名前来征用物品的卫队军士。管理员从笔记本上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气球——很糟糕——昨天被征用了,”他说,“你也看见了现在的情形,我也没有办法。”
  赫斯特摇了摇耳朵,李明白她的意思。
  “你把气球交出去了没有?”他问。
  “他们今天下午来拿。”
  “不,他们不会来了,”李说,“因为我有比卫队更高的授权。”
  他向仓库管理员出示了那枚戒指,就是他在新地岛从死去的苏克埃林人手指上拿来的那枚戒指。他身边的军士站在柜台旁,看到戒指后停下了手中的活,敬了个礼。尽管他举止训练有素,他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情。
  “我们现在就需要这只气球,”李说,“你去叫几个人给它充气,我是指马上,还包括食品、水和沙囊。”
  仓库管理员看着军士,军士耸耸肩,然后就跑去准备那只气球了。李和格鲁曼来到存放汽油罐的码头,一边监督着别人加油,一边小声交谈着。
  “你从哪儿得到的那只戒指?”格鲁曼问。
  “从一个死人的手指上拿下来的。使用它有点危险,但我没有别的办法拿回我的气球。你说那个军士是不是起了疑心?”
  “他当然疑心了,但他是个训练有素的军人,他不会质疑教会的。如果他最后还是向上级作了汇报,等他们采取行动时,我们已经离开这里了。好吧,我答应过给你一阵风,斯科尔斯比先生,希望你会喜欢。”
  他们头顶的天空一片湛蓝,阳光明媚。在北方,大雾依然像一座大山一样笼罩着海面,但微风在不停地把雾气往回吹,李迫不及待地想飞上天空。
  气球正在充气,它慢慢鼓了起来,高过了仓库的房顶,李检查了吊篮,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的装备放了进去,因为谁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他们会遇上什么样的气流?还有他的仪器,他把仪器,甚至包括那枚指针在表盘上乱晃的指南针,都小心地固定在气球框架上。最后他把许多沙袋挂在吊篮外面作为镇重的沙囊。
  球囊完全鼓满了,在微风中颤颤微微地向北倾斜,整个设备被结实的绳子向下紧拽着,李把最后那点金子付给了仓库管理员,扶着格鲁曼进了吊篮。他转身朝向那些拽着绳子的人,发出命令,让他们松开手。
  他们还没来得及这么做,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从仓库一侧的小巷里传来靴子响声,是跑步声,传来一声命令:“停!”
  拉着绳子的人停下了,有些人向那边看去,有些人看着李,李厉声喝着:“松手!起飞!”
  有两个人服从了口令,气球倾斜着上升了,但另外两个人的注意力却在那些军人身上,他们正迅速地从仓库拐角处跑过来。那两人还拽着系船柱上的绳子,气球病怏怏地向一边倾倒,李一把抓住吊环,格鲁曼也抓住了,他的精灵也用爪子牢牢地抓住了它。
  李喊道:“松手,你们这帮傻瓜!气球升空了!”
  球囊的浮力太大了,那些人用尽力气还是不能把气球拉回来。有一个人松开了手,他的绳子从系船柱上松开了,但另一个人感觉到绳子提升后并没有松手,而是下意识地抓住了绳子。李以前曾经见过一次类似的事情,他暗暗担心。气球升上天空时,那个可怜人的精灵,一条体格魁梧的爱斯基摩狗,在地面恐惧而痛苦地嚎叫着,漫长的五秒钟后,一切都结束了。那个人的力气用尽了,他半死不活地摔了下来,掉进了水中。
  那些军人已经举起了来复枪,密集的子弹呼啸着掠过吊篮,有一颗子弹打中了吊环,冒出了火花,震得李的手一阵刺痛,但那些子弹并没有损坏气球。他们开始第二轮射击时,气球已经差不多离开他们的射程,升上了蓝天,迅速飞向大海的上空。李觉得他的心也随之飞了起来,有一次他曾经对塞拉芬娜·佩卡拉说过他并不怎么在乎飞行,那只是一项工作。那并不是他的真心话,一路顺风地在空中冉冉上升,前面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生活中还有什么比这更好?
  他松开了吊环,赫斯特蹲在她通常待着的角落里,眼睛半闭着。从下面远远地传来已毫无作用的来复枪的枪声,小镇飞快地后退了,下面出现了河流出口处宽广的水面,在阳光下波光漭漭,闪闪生辉。
  “格鲁曼博士,”他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在空中感觉好多了。我真希望那个可怜人松开了绳子,那TMD太容易了,不松开绳子就完全死路一条。”
  “谢谢你,斯科尔斯比先生,”萨满巫师说,“这件事你办得很好。现在我们可以定下心来飞行了,如果你能把皮衣给我穿我会很感激你,空中还是很冷的。”

推荐阅读:
  • 《刺客信条》小说合集
  • 《波西杰克逊》系列合集
  • 《猎魔人》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