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书评> DND系列 巴托地狱的魔鬼设定集 魔鬼全论(1)

DND系列 巴托地狱的魔鬼设定集 魔鬼全论(1)

第一章:魔鬼全论(All about Devils)

这个名叫艾格(Egil)的年轻人手中攥握着干草叉,穿过雾气弥漫的田地。漫无目的地环绕着气味清香的干草堆兜起了圈子。他抬头仰望四周的丘陵,成群的绵羊悠闲地在葱翠而肥沃的小丘上啃食青草,看起来好像一片深绿色大地上的小斑点。

虽然艾格一直都是这片土地及牧群的合法继承人;但他那愚蠢的父亲苏伽德(Thurgard)最近却对待他如同自己土地上的一个奴隶。为了讨好自己贪婪的新任妻子,苏伽德宣布在其死后,这片农场将由他刚刚出世的小儿子来继承。尽管如此,所有权上的变更毕竟仍遥遥无期—直到几天前苏伽德身染重病为止。

一直以来,艾格都是一个孤独而寂寞的年轻人,在村子里没有什么朋友。不过最近几个月里,他结识了自己唯一的知己,一个有着蝙蝠般的破烂翅膀,红色皮肤的肥胖小天使。只有在艾格独自来到谷仓的时候,这个自称为库祖(Kulzu)的生物才会出现在他面前。用嘶嘶作响的刺耳嗓音,库祖趴在艾格耳边不断地低声诉说着狡诈的劝告。“那片农场本应该属于你,艾格” 库祖低语道“那位继母不但打乱了上天规定的次序,而且很可能就是她对你的父亲下了毒—否则为什么他会病得这么突然?为了保护属于自己的财产,你应当采取一些手段……” 艾格曾经无数次拒绝了库祖的建议,但今天早上,他最终接受了这位挚友的可怖推理。

艾格迈开大步走向父亲的房子,这位年轻的农夫已经下定决心用手中的干草叉犯下黑暗而可怕的罪行。他推开屋门,面对着自己的父亲,贪婪的继母,以及年幼的婴儿,艾格缓缓地举起了干草叉……

上述罪行将艾格由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人转化为某个魔鬼的玩物。在死于一场由库祖密谋,注定即将发生的意外事故之后,他将被放逐至名为九层地狱(Nine Hells)的严酷之地。在那里,他将遭受无法言喻之折磨,被精炼为一种整个魔鬼社围绕其运转的交易物。

 

 

 

 

堕落灵魂抵达冥河

地狱的经济体制(THE ECONOMY OF HELL)

当一个凡人死去之后,根据其阵营,他的灵魂将转生进入相应的死后归宿。而守序邪恶之存在,或生前曾服侍于魔鬼的人注定将归属于九层地狱。因此,在艾格的干草马车倾覆并压烂他的身体之后—这显然是一场意外,他的灵魂将前往九层地狱,现身于一片浮出冥河(River Styx)水面,浸满鲜血的冰冷岩石之上。这个属于堕落魂灵(damned soul)的入口被称为绝望之架(Shelves of Despond),位于浸满鲜血的九狱第一层,阿佛纳斯(Avernus)境内。

根据外层位面的说法,这些刚刚死去的灵魂有时候被称为祈并者(petitioner)。但在九层地狱中,由于它们构成了巴托地狱(Baator)经济体系的根基,这些祈并者通常被称为“钱币”,“财富”,或者“叮当”。

在所有渴望获得晋升的魔鬼当中,灵魂交易巩固了整个魔鬼社会的阶层划分。每一只魔鬼要么是萃取于堕落魂灵之魔法的承受者,要么就是授予者。因此,几乎魔鬼们所采取的每一项行动都是由对于收割新灵魂的永恒饥渴所推动的,特别是在主物质位面(Material Plane)。

灵魂的分配(THE DISTRIBUTION OF SOULS)

对于大多数守序邪恶灵魂而言,远在其抵达巴托地狱之前,它们就早已被判为属于某位地狱领主的财产。在他们的生前,受潜伏在其家乡位面的魔鬼们的活跃影响(不过有时候是以非常微妙间接的方式),这些凡人遭到腐化堕落,并因此而被筛选出来。某些人通过灵魂契约(Faustian pact)向魔鬼们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其他人曾经采纳了小魔鬼(imp)的险恶建议,还有一些人曾经属于魔鬼教会。在众多社会中,相当数量的投身于守序邪恶之人都是由巴特祖魔鬼(baatezu)所一手塑造的。

身为秩序与邪恶之化身,魔鬼们依照最为严格的等级制度来行事。即使是最可怜的小魔鬼或肮脏的贱魔(nupperibo),都可以从它自身上溯一条效忠之链,经由各种上级,直至九位可怕的地狱之主。而九位大君中的八位则依次向阿斯摩蒂尔斯(Asmodeus),巴托地狱无可置疑之主宰,奉上他们的绝对效忠。

任何经由魔鬼腐化的凡人灵魂都被烙上作为证据的标志,这将能够指出究竟是哪只魔鬼促成此灵魂坠入地狱,以及在其决定性的堕落之后,它将属于哪位领主。任何智力数值不低于6的魔鬼都能够自动识别并读出这种腐化之污点。

当新的灵魂抵达绝望之架后,一些巴霸魔(barbazu,亦被称为倒钩魔[bearded devil])用撑篙驾驭着看似千疮百孔但其实密封性极佳的小船航行于冥河污浊的水面之上。停靠在遍布碎石,浸满鲜血的岛屿上后,魔鬼们急促地穿过乱石,仔细地嗅闻着那些不幸的新来者,以判定它们究竟属于哪位领主。然后这些灵魂搜集者把堕落魂灵拖曳至岸边,把它们堆放在即将送往法定拥有者所支配层面的囚车中。至于送往同样有冥河流经的两个层面,斯泰吉亚(Stygia)与奈瑟斯(Nessus),则改由大型驳船运输。虽然这种货物有时会遭到抢劫或转移,但绝大多数灵魂很快就会抵达预定目的地。

在旅途中,灵魂搜集者们会拿起十二分的小心,以确保这些被称为灵魂之壳(soul shell)的货物不会饮下冥河油腻而臭气冲天的河水。冥河能够永久地抹去任何沾染它的灵魂的记忆。而当折磨开始的时候,如果灵魂之壳还能保持着生前人格的话,将能够被榨取出更多的神圣能量。因此,如果惊恐的灵魂之壳试图逃进漆黑的河水,巴霸魔们就会残酷地殴打击退它们。

 

 

■■■■■■■■■■■■■■■■■■■■■■■■■■■■■■■■■■■■■■■

万恶之源(THE ROOT OF ALL EVIL)

虽然灵魂才是巴托地狱的主要流通货币,但黄金与其他财宝同样也是很受欢迎的交易货物。不管怎样,在主物质位面进行的种种阴谋通常都需要巨额财富的支持。金钱可以喂养培育教徒和其他奴仆。它可以用来雇佣间谍和刺客,贿赂各种官员。虽然魔鬼们习惯于奴役或强迫苦力劳动,但它们仍需要购买修建神庙,陵墓,以及要塞的原材料。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黄金可以买到灵魂。

在典型的灵魂契约的契约中,某个魔鬼利用金钱,信息,超自然之力,或者其他魔鬼的服务之类的引诱,来交换凡间签约者的灵魂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大公马曼(Archduke Mammon)的奴仆们专精于这些事务,而即使它们都会对这一事实感到大为惊奇:竟然有如此多的凡人以极低的价码出卖了自己的不朽本质。

魔鬼们从主物质位面中搜刮财富,然后要么把它送往巴托地狱留待重新分配,要么利用它支持自己的计划。上司们则十分乐于看到它们将每一枚铜币上缴。虽然对于统治阶层而言,金钱上的贡献远远比不上收割灵魂的价值,但在饥渴于晋升的魔鬼们看来,任何一点事物都能派上它的用场。

■■■■■■■■■■■■■■■■■■■■■■■■■■■■■■■■■■■■■■■

灵魂之壳并不是毫无实体的烟雾,相反它们是有血有肉的生物。接近于生前的样子,不过满身污秽,不过满身污秽,而且看上去似乎略微地更加强韧在,生命最后一刻所遭受的疾病与创伤仍旧留在它们的身体上。死前没有倒地不起的家伙仍旧可以随意走动,但那些伤残者却只能原地不动。而且对于那些在恐怖的房间内等待它们的,各式各样,种类繁多的折磨拷打技巧,这些灵魂们的原始形态异常地脆弱。

当满满一船的灵魂之壳被运抵某座折磨之地的时候,被称为安祖魔(amnizu)的黑心肠魔鬼官僚们会读取每个灵魂的标志,然后在一本厚重的账本上记录下负责收割它的魔鬼之名。折磨之地通常由欲魔(erinyes)们负责管理监督,她们会定期将报告递送给位于灵魂收割顶点的各位领主。在判定某只活跃于主物质位面的魔鬼能否得到晋升的时候,这些报告将是最为关键的依据。

一旦相关文书工作被编译,拷贝,以及归档,灵魂之壳将会遭受一系列可怕的折磨拷打,至于这些可憎的细节最好留给你们自行想象。根据太初之契(The Pact Primeval)的相关条款,随着祈并者每一点滴仅存的人格被缓慢地剥离,魔法能量将会被释放出来,流向本层的领主。由浑身锁链的链魔(kyton)与带着面具的苦痛魔(pain devil)组成的刑讯小队毫不慈悲地恐吓,毁伤堕落魂灵,直至每一丝可供榨取的魔法被抽离它们的躯壳。

在最后的人性残迹被猛烈地撕离某个灵魂之壳的躯体后,这个战栗不休的空壳会被丢入一个深坑,例如阿佛纳斯境内恐怖的蛆虫之穴(Maggot Pit)。在那里,它们将迅速地死亡,腐朽,然后重生为劣魔(lemure),所有魔鬼形态中的最底层存在。毫无心智可言,颤栗扭动,永远地承受着肉体上的剧痛,劣魔对于它们凡间人生不再保有丝毫的记忆。

虽然这些可怜而悲惨的生物无法进行有意识的思考,但不知何故它们能够模糊地意识到,晋升的机会在等待着自己。唯一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某种方法,展现出自己同周围那群愚蠢而挣扎不休的劣魔同伴的不同之处。

 

■■■■■■■■■■■■■■■■■■■■■■■■■■■■■■■■■■■■■■■

朦胧之域中的魔鬼(DEVILS OF THE FUGUE PLAIN)

在被遗忘国度设定的宇宙体系中,九层地狱的魔鬼们可以使用上述的各种手段来获得灵魂。除此以外,各种小型魔鬼聚集地潜伏于朦胧之域,所有的灵魂都在这里等待着被转交给各自所信仰的神祗。根据与亡者之神凯兰沃(Kelemvor)达成的协议,魔鬼不能伤害或欺骗这些等待的灵魂,不过被允许向这些新来者指明它们已经死亡,而且必须等待神使将它们带往所属神祗的国度。而在此期间,魔鬼们可以尝试与这些灵魂达成契约。

(也就是说在这里 魔鬼不能欺骗你的灵魂 你可以根据你的灵魂价值和魔鬼讨价还价)

 

某些灵魂—特别是那些宣誓于邪恶神祗,但又对在神域中可能遭受的惩罚充满畏惧的人—会抓住这一机会,以摆脱它们的命运。作为自愿踏入地狱的交换条件,这些灵魂可能会被承诺将会较早地得到晋升,摆脱劣魔形态,让生活在费伦世界的亲友获得物质财富,或者针对它们仍旧在世的敌人的袭击。尤其是某些强大的灵魂甚至可以达成直接晋升为某种高于劣魔的形态(比如传奇级别的可以晋升炼魔什么的)。一旦契约签署,刚刚获得的灵魂就会被直接带往九层地狱的某处,以接受折磨与转化。

 

 

 

■■■■■■■■■■■■■■■■■■■■■■■■■■■■■■■■■■■■■■■

晋升与降阶(PROMOTION AND DEMOTION)

唯一一位不再需要渴望于晋升的魔鬼就是地狱主宰中的主宰,阿斯摩蒂尔斯。如果时机来到的话,其他领主中的任何一位都会十分乐于将他从位于巴托地狱最深处的权力宝座上推翻,然后取而代之。

魔鬼阶层(THE INFERNAL HIERARCHY)

魔鬼们普遍承认三个宽泛的等级划分。在最底层的是低阶魔鬼(lesser devil),在大群的次级巴特祖魔鬼中,只有极少数能够摆脱这种极端卑微而可怜的地位。被高于它们的任何上级肆意牺牲,低阶魔鬼们很少能抓住证明自身价值的机会,获得晋升。

位于低阶魔鬼之上的是中阶魔鬼(lesser devil),这个更为精英化的群体享受着更多的自主权。通过它们在灵魂贸易中扮演的角色,中阶魔鬼们往往能定期地得到晋升的机会。

接近统治体系顶端的是高阶魔鬼(greater devil),在地狱权力体系中它们占据着权威性的职位。而其中最为强大的就是深狱炼魔(pit fiend),从血战到对整个国家的腐化,在每一项计划当中,它们都肩负着对魔鬼势力的管理监督。仅仅位于九位地狱领主之下的是一群被称为公爵的独一魔鬼。无论是否诡计多端,任何一位地狱公爵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取代某位现任地狱领主,统治巴托的某一层面。

虽然抱有获得绝对权力的禁忌之念,但公爵与深狱炼魔们必须同时还不断地留心如何保住自己的职位。别的高阶魔鬼总是不停地谋划着如何获得提升,而一位新的深狱炼魔的晋升通常意味着某位失宠对手的降阶。除此以外,虽然身为最为强大的魔鬼意味着将频繁地获得各种机会以证明自己并继续向上攀升,但这也使它们直接暴露在领主们的严厉监督之下。对于失败的惩罚往往迅速而恐怖,所以高阶魔鬼们总是生活在对降阶的持久恐惧之下。它们将自身的畏惧发泄在下级身上,而后者则转而威吓欺凌更卑微者,依次向下传递。这一系列残忍而毫无怜悯的从属关系最终结束于可怜而悲惨,毫无心智的劣魔,它们没有任何下属可供发泄。

晋升之程序(PROCEDURES FOR ADVANCEMENT)

在地狱阶层中,最为常见的晋升是从低阶逐步升为高阶,在以下表格中有着简单的描述。(这张表格并不包括所有的魔鬼,但可以提供关于等级体系的一个基本概念。作为一项普遍规则,在阶层体系中,具有相同挑战等级的两种魔鬼占据着相同的阶级。)

魔鬼晋升路线表

类别

等级

形态

第二形态

低阶魔鬼

1

劣魔

​2

贱魔(1)

​3

针刺魔(Spined devil)

​中阶魔鬼

4

倒钩魔

​5

小魔鬼

​6

钢魔(Steel devil)

​7

链魔(Chain devil)

​8

收割魔(Harvester devil)或苦痛魔

欲魔(2)

9

安祖魔

​高阶魔鬼

10

骨魔(Bone devil)或血甲魔(orthon)

雄霸魔(Malebranche)(1)

11

哈玛魔(Barbed devil)

​12

冰魔(Ice devil)

冥河窃忆魔(Xerfilstyx)(1)

13

角魔(Horned devil)

愉悦魔(Pleasure devil)(3)

14

刺杀魔(Assassin devil)

​15

蛇蝎魔(Paeliryon)

​16

深狱炼魔(Pit fiend)

(1)只有遭到降阶处罚的魔鬼才可能获得此形态。

(2)魔鬼们无法被晋升至欲魔形态,但她们可以从此形态提升至更高形态,请参考边栏·堕落天使。

(3)只有起始形态为欲魔的魔鬼才能晋升为愉悦魔。

为了获得晋升,一只魔鬼必须赢得其直属上司的批准。但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更高阶魔鬼都有权撤销这种刚刚经过审批的晋升。

对于低阶魔鬼而言,任何晋升必须经由其隶属的中阶魔鬼上司核准。而高阶魔鬼们通常认为低阶魔鬼的命运根本不值得自己关注,因此它们很少干涉这类晋升。

对于中阶魔鬼而言,任何晋升必须经由其隶属的高阶魔鬼上司核准。更高阶魔鬼,包括地狱九领主,有时候会撤销或推翻已经由高阶魔鬼批准的晋升。

对于高阶魔鬼而言,任何晋升必须经由其隶属的领主核准。因此,不会有未效忠于任何君主的高阶魔鬼存在。当无法确定如何行事的时候,一只高阶魔鬼将直接向阿斯摩蒂尔斯汇报。

在九层地狱的高阶魔鬼中,深狱炼魔是位阶最高的存在。它们中最为强大者足以匹敌地狱诸公爵。如果一只深狱炼魔希望能在魔鬼阶层体系中进一步获得提升的话,则必须由某位大公将它提升转化为某种拥有独特力量的独一形态。每位独一魔鬼都有着性别区分,以及完善的个性。在极为罕见的情形下,阿斯摩蒂尔斯会挑选出一位新大公,而他或她总是从九层地狱公爵阶层的独一魔鬼中选拔而出。

通常情况下,魔鬼的每次晋升只能提升一个等级,但上层权威却可以打破这一普遍惯例,如果它们认为合适的话。但是,那些获得跳跃式晋升的魔鬼通常会面临着来自同阶级以及直接部下的怨恨,它们必须花费相当可观的精力去注意自己的背后。

晋升典礼(Ceremony of Promotion)

任何晋升典礼都需要一个由持赞成态度的上司所举行的仪式。这一过程所延续的小时数等同于新阶层的等级。因此一只贱魔(等级2)转化为针刺魔(等级3)的话,将需要花费3小时。

伴随着难以形容的剧痛,晋升仪式将彻底摧毁这个幸运儿的躯壳,内脏喷洒,肢体破碎,它将体会到粉身碎骨,蜕皮换体的全部痛苦。在一片狼藉之中,类似于幼虫(larva)或寄生虫的新形态逐渐浮现而成,它们通常会用旧躯体的残骸来滋养自己。如果有哪个凡人不幸目睹了晋升典礼的高潮场景,他必须通过一次DC20的意志豁免检定,否则会陷入恐慌1d4轮。

晋升的承受者将能够保留从前各个魔鬼的完整记忆,甚至可以追溯至最初身为劣魔的时期。但是无论如何,魔鬼们永远无法寻回当它们坠落地狱之时,作为堕落魂灵所拥有的记忆。

伴随着晋升于各种魔鬼形态,一只魔鬼的个性会随之改变。例如,狡诈而懒散的针刺魔会变成愚蠢而倚强凌弱的倒钩魔,随后又转化为狡猾而善于阿谀奉承的小魔鬼,等等。魔鬼们欣然接受这种变化,视其为秩序与阶级凌驾于纯粹个体的最终胜利。不过,在一个魔鬼的数种形态中,仍然会有一定程度的连贯性存在。

在某一阶段培养出来的嗜好与性格可能会浮现于下一阶段,或者随之消失,但又重现于另一形态。而且一只魔鬼性格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对于竞争魔鬼,以及任何妨碍其计划的家伙所抱持的怨恨—将始终如一,无论它的性格如何变化。

就如同欲魔哲学家扎格芮丝(Zagrish)曾经写到,“唯有在选择敌人之时,一个魔鬼才会找寻到自身之存在。”

 

 

骨魔晋升哈玛魔

■■■■■■■■■■■■■■■■■■■■■■■■■■■■■■■■■■■■■■■

无主之魂(UNCLAIMED SOULS)

在坠入地狱之后,少数幸运的灵魂并没有立即被送往折磨室。灵魂能够成功逃离送其接受折磨的驳船与囚车的可能性极小,但确实偶有发生—通常是在敌对领主间的袭击之中。逃跑的灵魂之壳将长期处于被拘捕的恐惧之中,因为任何魔鬼都绝对不会放过捕获一个徘徊于地狱的无主之魂的机会。

有时候,一个抵达绝望之架的灵魂身上并没有魔鬼标记,因为它对于守序邪恶的信奉无法归功于某个特定魔鬼身上。未经标记的灵魂通常令人惊讶地稀少,因为魔鬼们将各自的职责范畴划分得如此精细微妙,使得绝大多数情况下,它们能够可靠地判定灵魂归属(请参考边栏·狩猎之地)。

这样一个灵魂的出现通常会在巴霸魔灵魂搜集者间—它们中的每一员都服务于地狱九领主中的某位—挑起一场狂乱的交易会议。而协商不时会演变成直截了当的争吵,使得未受邀请的第三方有时候能够潜入,并带着有争议的灵魂逃之夭夭。通常谈判(或打斗)的胜利者将抓捕此灵魂并将其送入其主人的手推车或驳船,从而获得收益,并增加自己获得晋升的机会。守序邪恶神祗的奴仆们同样也会例行公事地在绝望之架搜寻无主之魂,经常可以见到它们为了自身利益而同地狱九领主的倒钩魔仆人进行谈判的场面。

在巴托地狱之中,无论它们来源于哪里,原始而未经改变的灵魂是最受魔鬼垂涎觊觎的财富。因此,每一位大魔鬼都将一小部分灵魂囚禁在被严密保护的地点,用作贸易货币

推荐阅读:
  • 绝美冥妻
  • 探灵笔录
  •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