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书评> 龙与地下城-费伦世界的创世神话

龙与地下城-费伦世界的创世神话

黎明年代THE DAWN OF TIME

【校】饲料猪

  以下的序文,摘自卷帙浩瀚的《神祇百科Encyclopedia Deifica》(有些杂乱无章的)引言:《神性者(包含在世者与消逝者)的传说,提炼自审慎的、跨信仰的比较研究,并得到欧格玛之手的启示Tales of Divinities,Both Living and Dead,Extracted Through StudiousCross-Faith Comparison and Revealed By the Hand of Oghma》,学识之叶神殿与图书馆的博学神父哈斯卡·迪耐立的助手,吉奈尔·艾因霍恩[Jenelle Einhorn,Acolyte of Learned Father Hasicor Danali of the Leaves of Learning Temple and Library] 【著】(1370 DR 版):
 

 

  费伦诸神祇的起源已失落于时间的迷雾中。对于托瑞尔[Toril]星球最早的岁月,我们所知的仅有——必须承认围绕诸族之间“什么降临在了黎明年代[the Dawn Days]”差异巨大的观点,还存在激烈的争论——从某个时间点开始,托瑞尔的智慧生命开始受到五支创造者种族的支配。

  屹立在五族之巅的是巨龙,它们在迅速主宰了地表世界。类恐龙种族则是最先崛起的霸权,但也最先走向衰败,他们幸存到今日的仅有作为不同物种的蜥蜴人、纳迦以及其他爬行动物。这场种族竞赛,由变成两栖动物、并取代了类恐龙种族的一种水生变形种族,反映到了托瑞尔星球的海洋中。这支变形种族在陆地上建立了骄傲的诸城市——不料后来竟会迫于沙华鱼人、人鱼以及梭螺海人的压力,堕落、退化到野蛮状态。这支种族今日仅孑余非变形的海洋种族洛卡鱼人和鱆族,以及地表生存、能变形的变形怪和高等变形怪。第四种创造者种族是一支森林种族,其后裔为精魄[sprite]、石羊人[korred]、以及今日其他较小的林地种族。人类是创造者种族中最后、最原始的一支,但他们一直有着最强的适应性和创造性,所以当他们的崛起终于到来时,其在速度和在整个行星范围内的效力都令人惊诧。

  创造者种族中最先进的几支全都掌握了足以开启位面旅行、创造异界之门,来连接国度天宇[Realmspace]与其他晶壁天宇的魔法——然而其他天宇的居民也是如此,而移民浪潮开始进入托瑞尔。在巨龙的势力上升到了顶点(他们彼此间的权力斗争此时开始缓和),并将地表世界的大部分地方划分为公认的领土之时,矮人、树人、精灵以及灵吸怪(按顺序)次第显现于费伦。

  半身人、侏儒和人鱼此后出现,而住在山里的人类(与矮人的接触对其起到了促进作用)则开始大跨步走向文明(从氏族、使用火、再到锻造武器)。再然后,类巨人、泰坦和梭螺海人初现费伦。撒伦精怪[sharn]和费林魔葵[phaerimm]也被认为约是在那时出现在诸国度[the Realms]的,虽然大部分其他种族并不知晓它们的存在。这些移民中最突出的是巨人,他们建立了王国并与占统治地位的巨龙开战。

 很久之后,类地精(兽人、大地精以及它们较弱的亲族,如狗头人和地精)就像其他种族那样从其他天宇进入了费伦,并迁徙了现在被称为卡拉图[Kara-Tur]、马兹特克[Maztica]和扎卡拉[Zakhara]的地方并定居。

 几个世纪后,跨位面迁徙的防洪闸被打开了,费伦出现了它的第一批眼魔、次级巨龙种族、血麋兽[leucrotta]、半人马[centaur]、半羊人[satyr]、半人狮[wemic]等等等等,与此同时巨人诸王国演化为了诸帝国,而巨龙的势力开始明显减弱。

 大量飞马和类人有翼种族大量涌进了诸国度,而之后的几伙人类移民则带为诸国度来了成熟的社会和宗教信仰:一伙从由季节性脉动的大河支配的沙漠地区涌入;随后,另一批从两个邻近地区涌入——其一是片荣光与帝国之地,另一则由城邦和大胆的哲学观拼凑而成——它们的神系互相照映,却非彼此的精确复制;之后的族群来自于一片与自然、与海洋、与它的一打强大神王的战士历史连接更紧密的土地。大约在这时,在那些从精灵处学得魔法的人类(不料竟会在魔法的实验和创新上迅速超越了他们的老师)的推动下,未来的耐瑟瑞尔[Netheril]开始崛起。

  随后,巨龙们在第一时间被羽翼丰满的耐瑟瑞尔王国或是征服、或是击败。

 耐瑟诸神[The Gods of the Netherese]是首个由有组织的神祇组成的神系,它在费伦[Faerûn]大陆取得了普遍的重要地位。(所谓的“古老帝国[Old Empires]”的神祇们则紧随其后。)在耐瑟瑞尔,公民们迎来了几位极其强大的法师——神王[god-kings]——的统治,后者除了自己的力量、并不崇拜任何事物。这些大奥术师[archwizard]的宗教是众道攫求[the Pursuit of All],意即成就一切(包括个人的魔力与不朽)。巫妖[Lichdom]是其中一条通向它的实验道路,而实现类似名为观察者幽魂[watchghost]的状态则是另一条。许多大奥术师将撒伦精怪作为一种更优越、发展更进一步的魔法种族效仿,而一些现在的撒伦精怪便曾是耐瑟瑞尔人类,他们实现或达成了撒伦精怪的形态,免于在绝望中被毁灭或拥抱非生命状态。

  然而,耐瑟瑞尔渺小、但雄心勃勃的中间阶层中崇敬的是阿曼纳塔[Amaunator],统治、文明与发展之太阳神。下层阶层崇拜“大地之母”迦纳斯[the Earthmother Jannath](即裳提拉[Chauntea]),她在彼时的面相比今日的外观更为野性;伽拉苟斯[Garagos](也被称为泰格斯[Targus]),即战争与战胜野兽(特别是巨龙)之神;密丝瑞尔[Mystryl],被准巫师而非那些当权者崇拜;摩安多[Moander],腐烂与腐败之神;塞伦涅[Selune],她是温柔、充满爱的预言、恢复与净化之女神;莎尔[Shar],她是诱人的秘密、邪恶、遗忘、冲突、苛政、黑暗以及怪物之女神;塔洛斯[Talos],即风暴、瘟疫与毁灭之主;以及太姬[Tyche],她位善变的运气女神,她监管着运气、机会、命运以及根源。很容易就能发现一些知名于古代耐瑟的神祇幸存到了当代(虽然发生了变化),而其他的已经衰弱或者完全消失。

 在耐瑟瑞尔陨落至少千年之后,另一场短暂的移民潮为托瑞尔带来了更多的文化和宗教,移民潮来自于两片有着严寒、漫长的冬天的土地,那培育了粗壮的、灵巧的航海武士和劫掠传统。

  神性队伍最近一场显著变化是1358 DR的大灾难,这场灾难被称作动荡之年[the Time of Troubles]、诸神降世[the Fall of the Gods]、化身时代[the Time of the Avatars]、艾欧的干涉[the Intervention of Ao]或是众神之战[the Godswar]。在这灾变与反常的魔法偏差的年月里,几位神祇被毁灭,而新神登场获得了自己的权能。

 可以轻易发现,古往今来,神祇们的相对权能总是随着在费伦的凡人崇拜者的数量与影响力而波动,这是一项不断变化、而非静态的事物。在关于神祇和祭职人员的任何讨论中,必须记住保持神秘同样重要,即便这样看上去不太准确。实际上,这一方面是由于神性者的影响和欲望,另一方面也由于费伦务实、创新的神职人员,后者为他们自己和为了给崇拜者奠定指导和服务,而总是在设计和制定新的仪式、惯例、头衔、纪念和规章。费伦的观察家们不必惊讶遭遇到在本卷所列中被省略、忽视、或看似矛盾抵触的信条、典礼和宗教礼仪。

 艾伯尔·托瑞尔星球的诸神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向崇拜者授予魔法,而其个体力量随着所掌握凡人崇拜者的数量的波动而起伏。祭司唯有在侍奉神祇的过程中,忠于他们神力的目标和规则、并根据神祇的愿望行事,从而取悦他们的神祇,方能晋升其阶层。大部分费伦佬认为,在考虑是否必须信任某人、与其贸易、或是一起冒险时,了解其宗教倾向是明智的——但他们在试图了解这些事项时会谨慎而为,因为公开问询宗教信仰的行为,经常是最高程度的侮辱。已知有些家伙会直接攻击(即便是间接地并且最礼貌地)打听其信仰者。

  神性存在数量上的过剩,以及其众所代表或象征的神职之繁冗,让对诸国度其他信仰或崇拜保持容忍成了普遍状态。而在普罗大众实际生活中,这种容忍达到了只要其人不犯法就能包容的程度(不过人祭普遍被认为是谋杀,未经授权使用他人物品作为祭品则被视为盗窃,在某些情况下还被视为肆意的破坏)。然而,某些个人——尤其是神职人员——或许一点也不容忍其他信仰。对于自己并不侍奉或不太可能敬拜的神,过于深入地询问敬拜的细节也被认为是不礼貌的行为。

泛费伦神系是团充满火药味的混合体,由来自无数种文化、种族与信仰的神力组成,其在地理与族群方面的势力范围仍在持续扩张。这种活跃与发展相当部分可以归因于神系中常被忽视的半神力们。(泛费伦神系的强大、中等以及弱等神力于a href="http://www.yousuu.com/name/%3Ci%3E%E4%BF%A1%E4%BB%B0%E4%B8%8E%E5%8C%96%E8%BA%ABFaiths%20%26amp%3B%20Avatars%3C%2Fi%3E">《信仰与化身Faiths & Avatars》详述。)就整体而言,诸国度[the Realms]半神力的现状,远要比神系中的其他神力等级成员更不稳定。那一颗颗标志半神力的星宿,在诸国度里时时刻刻或上升、或下行。这个等级的大部分神祇在其擢升——或被降为——半神力后的几个世纪内,都将上升到弱等神力地位,或是在萎缩中步入消逝。因此,大部分半神力要么不知名到在诸国度里几乎没有凡人听说过他们的名讳,要么活跃到他们的追随者们对诸国度的历史发展所施加的短期影响,远超其信仰规模之相对比例。

  虽然许多泛费伦神系的半神力,包括加葛斯[Gargauth]、桂伦·流风[Gwacron Windstrom]、卡尔苏斯[Karsus]、拉芮[Lurue]、红骑士[the Red Knight]、赛雅茉芙[Siamorphe]、乌鲁提欧[Ulutiu],主要居住在主物质位面[the Prime Material Plane],但其他半神力将他们的家园安在了外层位面[the Outer Planes],靠近神系中更强大的成员。无论如何,总的来说费伦的半神力们相较于地位更高的神力们远更依赖主物质位面,且相较于那些更强大的同类,他们更可能表现出往昔凡人的特点与特征。因此,诸国度的半神力常被吟游诗人在歌曲与传说中描绘为一个人,而非一尊他们神职的具现。虽然强大、中等和弱等神力与他们神职所定义的世界观结合得更为紧密,但半神力有着更强的随时间推移而适应环境和进化自身的能力。

  泛费伦神系的半神力填补了诸国度信仰的几个重要生态位。一些半神力,譬如桂伦·流风、希阿莉亚[Shiallia]、维沙伦[Velsharoon],直接侍奉着强大和中等神力(或在服务期间成为了神性存在)。而某些半神力,例如伽拉苟斯[Garagos]、耶各[Jergal]、霍尔[Hoar]、以及萨弗拉斯[Savras],他们的时代已经远去。而其他的那些,譬如凡德[Finder]、红骑士[the Red Knight]、维尔寇[Valkur]、以及赛雅茉芙,则是在神系中崭露头角的新(或相对较新)神力。

  某些半神力,例如夏芮丝[Sharess]和霍尔,是从其他神系迁移而来的外来神,他们甚至仍有一只脚还踩在另一支神系中。而加葛斯则是一只谋取到神性地位与力量的下位面[Lower Planar]生物。有些半神力曾是凡人,包括凡德、桂伦·流风、卡尔苏斯、赛雅茉芙、乌斯伽[Uthgtir]、维尔寇、以及维沙伦,他们借由各式各样而独一无二的方法登神。

  诸国度充斥着小众的教派和无名的教会。它们中有许多将动物的形象化用为它们的神、或他们神祇的代表形象。泛费伦神系两位现有成员——拉芮和诺班尼恩[Nohanion]——身为非人类生物神祇,但之后因他们所代表(或被认为代表)的信念而发展起来的大量人类追随者,已经与他们所庇佑的生物混合在了一起。另外两位神祇乌斯伽和乌鲁提欧服务的是氏族化的部落社会。他们允许他们子民的氏族各自的原始神性概念,被呈现为侍奉着他们二位的拜兽教的图腾而继续存在。事实上,这些拜兽教原本可能是这些氏族的地方性半神力,但现在,这些图腾只是凌驾于它们之上的守护神极其强壮的跨位面神仆;对这些图腾的崇拜,则将滋养掌控它们的半神力。

  总体来说,泛费伦的半神力是极其多样化的神祇杂烩。那些寻找将这泛费伦神系的部分统一起来的线索的人,将为它的完全不存在而沮丧失落。无论如何,在这个有争议、且时常是位居下等的群体中,费伦人经常能找到他们在更个人的层次上感到认同的神力——而实际上,他们甚至可能在这些神祇仍然在世时与其面对面相遇过。

推荐阅读:
  • 广泽旧事·上华篇
  • 生命不息
  • 苗疆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