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方奇幻小说网 > 书评> “御剑士传奇”系列之一《镀金锁链》

“御剑士传奇”系列之一《镀金锁链》

在我小的时候,非常喜欢《三个火枪手》三部曲——《三个火枪手》、《二十年后》和《布拉热昂子爵》——以至于爱屋及乌地把大仲马作品的所有中译本统统找来阅读,包括《玛尔戈王后》、《基督山伯爵》等等等等。
自然,在那个年龄还谈不上什么欣赏水平,之所以去看大仲马的作品,只是因为从中体会到了一种独特的体验——这和那些要你花心思去琢磨的作品不同;也和那种仿佛跟着一台摄像机、随时可能会有怪物蹦进镜头吓你一大跳的作品不同——那是一种跟随着作家的思路,自然而然,流畅从容地走下去的感觉,而这也是“御剑士传奇”系列给我最深刻的感受:成熟。
想来也应该如此,因为作者戴夫·邓肯创作这一系列作品时已年届六十五岁高龄,时间已经将年少轻狂洗涤净尽,并自然而然地赋予他更深广的创作视野。
戴夫·邓肯1933年出生,原籍苏格兰,在苏格兰本土接受教育,直到22岁才移民加拿大。他前半生的职业是石油地质学家,工作内容是到处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田,晚年成为作家后,主要在奇幻领域笔耕不辍。迄今已经出版三十六篇小说和短篇故事,在这些作品中,只有极少数是历史小说和科幻作品,剩下的全是奇幻小说,且几乎都有激烈的武打场面,或索性以武打情节为核心——这是他写作的最大特点之一,“御剑士传奇”系列即为其代表。
戴夫·邓肯投身写作的时间很晚,他1984年开始创作,1986年才卖出第一部小说——那时他已届53岁“高龄”。
很多读者也许会因此感到迷惑:一位五十多岁的石油地质学家怎么会突然兴起当作家的念头的呢?用邓肯自己的话讲,起初纯粹是运气作祟。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参加过一些写作笔会,并创作了一些短篇小说,但都未能发表。他不服气地想,干吗不写长篇算了?我不求出版,自己娱乐还不行么?
紧接着,在1986年,世界石油业发生了一次周期性衰退,这次石油危机让邓肯生平第一次失业了,恰巧就在这个空闲期,一位纽约的编辑打电话向他询问他的小说,结果两人一拍即合——他当年便卖出了2部小说,次年卖出了3部。从此,邓肯永别石油业,成为了全职作家。
后来,他解释道:当作家好歹比当石油地质学家实在。因为“无论我去不去开采,石油都在那儿,迟早会被人发现……甚至无论爱因斯坦发不发明相对论,相对论本身也存在……只有艺术的成就无法复制,比如,没有达·芬奇,就没有《蒙娜丽莎的微笑》。”
出道之后,邓肯异乎寻常地多产,成名也很快。在处女作《玫瑰红城》(A Rose-Red City)出版之后,他很快又推出了“七剑系列”(The Seventh Sword),并从此成为了畅销作家。紧接着,从1998年开始,他连续推出了“御剑士传奇”系列,这一系列作品令他的影响力更上一层楼。
除了重视打斗的“武侠”场面外,邓肯作品的另一特征是高举反托尔金流派的大旗,反对过分关注“第二世界”,呼吁将重心放在塑造人物上。他非常看不起当今许多年轻作家在写小说之前,花费大量精力先去构思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的做法,并认为这纯粹是浪费时间。因为“小说不是旅行游记,听别人叙述他自己的梦想世界跟听他说梦话没什么区别……我们要着力创造让读者记忆深刻的人物。”——当然,这个观点一直富有争议,见仁见智,就无需刻意评说了。
将邓肯的“御剑士传奇”定位为“奇幻武侠”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从小说一开始,你就可以看到孤儿到大漠中的铁堂拜师学艺,招招式式自成流派,优雅而又致命,危险而又细腻;再看书中高潮处几次惊险至极的交手,都是我们从小耳濡目染的金庸古龙式场面。但另一方面,“御剑士”的特质更在于这个“御”字,他们是国王独一无二的忠勇武器,他们的生活立足于宫廷,而在这种人生当中,理想状态和现实之间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分野,文章的爆发力和着力点正在于此。作者拿了把小刀刺进宫闱深处,把真实的生活翻给你看,让你不能不为之动容。
请想一想吧,现实中的保镖多半是收钱办事,或是受到指派,而作为被保护的人,都希望这些保镖能绝对无私地付出,绝对地忠诚——可惜很少有人做到,甚至可以说没人能做到。好了,邓肯设计出一种剑客,这是孤儿们“再就业”融入社会的途径,而付出的代价是参与利剑穿心的魔法仪式,让他们和刺出那一剑的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成为绝不会背叛的保镖。
乍一看,这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也许我们该期待的是一段段无敌战士忠心耿耿、可歌可泣的传奇……不,邓肯用第一剑客杜朗达一生的经历告诉你,越是理想化的东西,它和现实的差距就越大。你绝不背叛,但若被绑在一个叛徒身上怎么办?你绝对付出,但你的主人要你去做坏事怎么办?因为绝对的捆绑,你也没有了自主的权力,而你的主人是人,人之为人,真正做“好事”的时候是很少的,其他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呢?
理想和现实的碰撞沉重而又残忍,杜朗达入铁堂,完成许多困难任务,成为国王的禁卫军司令官,又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最后,却又在混乱中杀掉了因求长生不死而变成怪物的国王。他少年时春风得意,而后远赴外地,性格开始成熟,最后变得苍老睿智。这中间的世事变迁令人唏嘘,书名《镀金锁链》,正是代表了这种人生——就跟镀金的锁链一样,被牢牢钳制着,外表光鲜,内里沉重。
做出选择固然困难,但不做选择却不见得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
这种对人生的探讨潜藏在文章表面流畅的打斗和宫廷戏下面,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沧桑感。而这种探讨与沧桑感,正是让本文升华的原因。“御剑士”好比《冰与火之歌》中的骑士——后者也从不同的角度表达出那种理想的骑士制度事实上很难存在,即便有少数坚持骑士信条的人,例如詹姆·兰尼斯特等,却往往被世人鄙视或误解——理想和现实间的拔河,是人性最基础的矛盾之所在,很多时候,荣誉只能自己给与自己,对别人,你只有无悔地去面对。
这个矛盾让“御剑士”们的生活真正地活了起来。
作为“御剑士系列”的一部分,《镀金锁链》这部书虽能独立成章,但它又是三部曲的有机组成——你在阅读中,有没有觉得杜朗达的中年生活跳跃太多?有没有觉得女王即位交代得不清不楚,前因后果过于简单?其实,这些情节都留给了《火地之王》和《剑空》去交代,而《镀金锁链》的主人公将在那两部书里成为背景角色——三部书都可以单独阅读,但合起来将形成更完整的架构,为你展示安布罗斯四世王朝的全部历史,揭示御剑士们不同的人生与抉择。
这就是戴维·邓肯在系列作品中独特的谋篇布局,值得期待的是,剩下的二本《火地之王》、《剑空》即将由科幻世界杂志社推出。
看完三部曲之后,如果你有兴趣继续关注御剑士们的生活,那你也可以去寻找后传三部曲《楷模迷失》(Paragon Lost)、《众寡悬殊》(Impossible Odds)和《虎骑士》(The Jaguar Knights),以及“御剑士”的外传“国王之匕首”(The King's Daggers)系列。
总而言之,“御剑士传奇”系列将带给你一次成熟而愉快的阅读体验,衷心希望你能够享受它带来的乐趣。

推荐阅读:
  • 清明上河图密码4
  • 《宦海沉浮》
  • 绅士盗贼卷一:拉莫瑞